超级强兵

第685章 战的序幕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685章战的序幕

    南宫家的人在厅里检讨发泄的时候,南宫伽伽躲在房间里,房mén已经锁了起来,房间中的她竟然穿着一件很xing感的透明睡衣,睡衣下灵珑身姿,白嫩如雪,除了睡衣,还可以看到两件贴身的亵衣。器:无广告、全文字、更

    亵衣是水蓝sè,很薄的那种,所以就算是两件衣服,依然可以看到那xiong部傲然突起的豆粒,而下身的内ku也是水蓝sè,很细小的薄片组成,系带在腰侧,从背后看来,似乎就没有穿一般的,因为那细小的薄片,已经深陷tun沟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衣服不是南宫伽伽的,而是今天从燕飘飘那里带回来的,燕飘飘曾邪魅的告诉她,这衣服她穿起来,一定会很漂亮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终是没有受住youhuo,试穿了一下,而心情,却是怦然心动,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兴奋,发纵情绪涌上心头,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,不敢看镜中的自己。

    双手捂着脸,她在颤抖,嘴里发出哀苦的声音:“我怎么了,这是怎么了,我是男人,我是一个男人,我怎么可以穿这么yindàng的衣服?”

    一行泪溢出,而她浑然不觉,而没有人知道,仅仅只是一件衣服,就可以搅luàn她二十二年平静的心扉,一个从来没有问过的问题在心里浮现:“我究竟是男人,还是nv人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她换上了正常的衣服,很jing神的走出房间的时候,天sè已经黑了,在那黑乎乎的小厅里,却是一抹红点在不断的浮动着,南宫伽伽吓了一跳,下一刻,灯亮了,她看到了南宫家的老爷子,在吸着烟,一脸的淡漠。

    “爷爷,怎么是你?”南宫伽伽心里一惊,快步的走了上去,问道:“爷爷不是已经戒烟很久了,怎么又吸上了,吸烟有害身体健康,爷爷你-------”

    老爷子却是打断了她的话,扫了她一眼,问道:“你去找了陆天峰?”

    这声音虽然轻柔,但是有一种让人不能拒绝的压力,南宫伽伽心神一凝,半晌之后,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,我今天去找了陆天峰,还动了手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眸里神动着一抹寒光,然后笑了笑说道:“他没有伤你,还是给南宫家面子,伽伽,现在你是不是明白,为何爷爷如此担心?”

    若是这话是两天之前说起,她肯定不会太在意,但是现在,她沉重了很多,或者是因为见识过了,才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并不是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三爷爷都太轻看了陆天峰,他的强大,比传说中的更恐怖,他若想杀我,也许只需要一招,这一次,也许是我南宫家的命运决择,希望爷爷能打败他,不然------”

    老爷子又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为何要接受这一战,还把事务jiāo给老二老三,让他们把南宫家加入铁血的旋涡?”

    南宫伽伽心里一顿,也是一惊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没有说出来,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南宫家站在巅峰已经很久,失去了百年的热血与攀爬之心,需要经历铁血的磨练,这一次就算没有陆天峰,下一次也有王天峰,许天峰,所以我答应了,让南宫家进行一场淘汰历练,哪怕这一战,有很多人都会死。”

    南宫伽伽急声的问道:“爷爷,你难道没有把握?”

    老爷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,说实在话,爷爷一点把握也没有,但此刻,爷爷也别无选择,就算是我不接这一战,勉强保持南宫家的威势,再让南宫家持续几年荣耀,但我总有一天会死去,我保不了南宫家一生一世,所以,南宫家还是需要靠你们这些年青人。”

    “伽伽,你要知道,当年我与你父亲做出的决定,就是想把你留在南宫家,因为你是南宫家的希望,到了今天,你有没有怪过我?”

    南宫伽伽神情有些灰暗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怪任何人,这是我的命运,因为我姓南宫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有说话,他心里如何不知道南宫家欠了伽伽很多,但是为了南宫家,他不得不这么做,他一生祟尚力量,从来不信佛,但是他很相信不了禅师一句话:“huā开huā谢,缘起缘灭,唯天伽不败,南宫可续。”

    而南宫伽伽这个名字,就是不了禅师所取,而这件事,也成了南宫家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或者人老了,就会信因果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次搔扰,一切又很快的恢复平静,所有人都很耐心的等候着,等候着南宫家与陆家决战的那一天,而这一天,已经来到了。

    端着香茶,送到了陆天峰的手里,还很细心的替他拭去了衣领上的一根发丝,媚眸流lu着脉脉风情,一抹笑意绽放。

    “陆少,来,我以茶代酒,敬你一杯,祝你旗开得胜,凯旋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香茶似乎还少了一些,我觉得,一个香wěn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燕飘飘身体靠了过去,脸上红润如火,虽然这几天来,没有少被这家伙占便宜,更是不知道被偷亲了多少回,但此刻,她心情依然激荡。

    因为以前都是被动,是含蓄的,但是今天此刻,她却是主动送上了红chun,以一种相当狂热的姿势,香丁暗送,满足这个男人的要求,想想那一战,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给一些鼓励又有何不可,而且,她实在也不抗拒这种亲密的感觉,有些着mi了。

    以前看到某些nv人为所谓的爱情失魂落魄,为了男人要生要死,她觉得很可笑,现在才知道,这是一种甜美的youhuo,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,爱上一个男人,注定要失去自我。

    燕飘飘开始尝试这种感觉,慢慢的堕落,总有一天,她会知道,她与别的nv人没有什么不同,也会为爱情苦,为爱情乐,也爱情mi糊过一生。

    天宅之巅是南宫山宅的最高处,这里是一座百米高的大悬台,虽然经过了南宫家的开发,已经成了一场宽场的场地,但是一般人,却是到不了这里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,整个广城的mi雾开始慢慢的消散,透过雾气,一缕缕金sè的光芒,已经万丈照shè,那草木上的lu珠,那树上的飞鸟,还有伫立在广台边缘,负手而探望的陆天峰,都已经被这光芒笼罩。

    这一刻,广城成了金sè的世界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了脚步声,很轻很沉稳,陆天峰没有回头,因为意识之眼已经看到了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老人从来没有见过,但陆天峰知道,他就是南宫家的一家之主,南宫老太爷,一个实力进入虚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陆天峰?”老人走近,两人隔着三米并排而立,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陆天峰没有回头,但回道:“我就是陆天峰,京城陆天峰。”

    老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人中龙凤,的确不俗,难怪能挥军南下,势如破竹,年青人,你真的准备在广城挥动屠刀,让广城陷入水火么?”

    陆天峰冷声的应道:“谁敢挡我,谁将被辗个粉碎,你南宫家,董家,或者宋家,皆是一样,只是你南宫家已经腐朽得败落,让我可以找个软的捏。”

    老人眸里寒光,一转一动间,那枯老的脸上,已经有了杀机。

    “好狂傲!”

    “狂傲是需要本钱的,我有,你南宫家也很狂傲,可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人纵声一笑,说道:“很好,我老头子从五十年前开始,就一直没有动过手,今日能倾力一战,此生无撼也,陆天峰,我老头子就来垫量一下,你究竟有多大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你一定可以知道。”

    广台之下,有一个从岩石上突出的台阶,而此刻台阶之上,已经站了一排人。

    但有两个很特别,一个南宫伽伽,一个燕飘飘,她们两人站在一个古树下,枯树下有一张桌子,燕飘飘的到来,只是受到了几句冷哼,这会儿南宫家的人都关注这一战,没有人有心情找燕飘飘的麻烦。

    南宫伽伽失去一惯的自然,被燕飘飘盯得有些不好意思,问道:“飘飘姐,你盯着我干什么,你应该看看广台上的大战,你不担心他么?”

    燕飘飘撇了撇嘴,说道: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应该担心的是你,你有没有想过,若是老太爷败了,你将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南宫伽伽没有说话,她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燕飘飘看着南宫伽伽的mi茫,说道:“两天不见,我发现伽伽脸上似乎多了红润,越来越表现出nv人姿态了,伽伽,老太爷若是败了,能救他的人只有你一个人,伽伽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么?”

    南宫伽伽不解的说道:“我打不过他。”那天已经试过了,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,就算是拼命,也只是送死而已。

    “陆天峰并没有想过把南宫家赶尽杀绝,但可惜你南宫家太孤傲了,所以让他很生气,若现在没有人给他发泄,你南宫家就会血流成河,伽伽,你不必成为他的对手,你只要记得,你是一个nv人,一个实实在在的nv人,nv人对付男人,其实还有其他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伽伽脸更红,身体都在抖动,因为她听明白燕飘飘话里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!@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