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强兵

第178章 婚约不能解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白天出去走亲戚,晚上回来码字,很累!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陆天峰醒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蒙亮,身体觉得很温暖,山里的气温较低,三人挤在一张床上,秦如梦睡在最里面,许冰艳睡在中间,陆天峰当然睡在最外面,顺便负责把门,但是现在却变成了一边怀里抱了一个,两女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这三天来惊吓不断,体力消耗不小,两女的确都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不论喜欢还是不喜欢,两个熟睡的女人,却都有着惊人的美,许冰艳双腿夹住了他的一条腿,而秦如梦,却是背对着他,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一条手臂,放在怀里,这会儿可以感受到她舒绵的胸前果实。

    一夜好梦,的确是春色怡人

    秦如梦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看到了一双晶亮的眸子,这个眸子属于一个男人,而她就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,脑海里一片空白的时候,她已经惊声的叫了出来:“大色狼……”

    陆天峰哭笑不得,也不知道是谁晚上的时候冷,拼命的往他怀里钻呢,这会儿倒知道叫大色狼了,昨夜的女流氓不记得了么?

    许冰艳也被吓醒,一下子坐了起来,看着抱着身体闪躲,而一边满脸呆然的陆天峰,不由的笑了,叫道:“如梦,你这是干什么,撞鬼了?”

    秦如梦一脸的委屈,看着许冰艳有些哽咽的说道:“冰艳,我被这家伙占便宜了,他怎么可以抱着我睡?”

    许冰艳摇了摇头,说道:“昨夜屋里气温太低,你体质纤弱承受不了,总是打着寒颤,我就让天峰靠近你,男人嘛,热气总是旺威一些的,你却一下子把他抱住了,这会儿还说被占了便宜,要我说,是你占了天峰的便宜才是。”

    秦如梦一愣,看着许冰艳,又看着陆天峰,嘴巴一下子揪了起来,说道:“什么,这怎么可能呢,我会抱他,就他这一副臭模样,我才没有兴趣呢?”

    虽然死鸭子嘴硬,但是秦如梦也知道,许冰艳说的是真的,昨夜她的确好冷,后来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港湾,她连想都没有想,就投了进去,这会儿想来,应该是这个男人的怀抱了。

    陆天峰没有兴趣解释,手在床上一撑,就已经下来了,说道:“准备一下,我们马上离开,这里并不是太安全,要尽快的找个小镇,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没有这两女累赘,陆天峰早就挥刀迎敌,在西北掀起腥风血雨了,哪里会有这么多叽叽歪歪的问题,还扯来扯去,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等陆天峰离开,秦如梦立刻凑近了许冰艳,小声的说道:“冰艳,你把你男人看紧一点,我们这么两大美女陪他在一张床上,他竟然没有什么反应,要么是不行,要么是在外面偷吃了,你觉得是哪一种?”

    许冰艳虽然算是一个成熟的女人,但是对这种事还是很含蓄的,听了秦如梦的话,也不敢接,只是说道:“不要说这些荒唐事了,天峰还在等我们呢,快些起床吧!”

    三人留下些钱,就继续赶路,与昨天的狼狈不同,这猎户居的旁边,有一条虽然狭小,但却很明显的小径,一直从山腰穿插了过去,三人顺着这条路,一直走了整整五个小时,才走出了大山。

    从村到镇,坐的是马车,两女也算是新鲜了一回,秦如梦还在农家买了一顶草帽,这会儿遮住了半张脸庞,只是两女的娇美,却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回眸,陆天峰本来有些担心的,但是问过才知道,他们这已经离开了萨市的范围。

    不过不是离京城近,而是离京城更远了。

    秦如梦一个电话,让秦上阡惊喜莫名,虽然他相信陆天峰这小子的能力,但是西北的确是一个大坑,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,而且孙女手无缚鸡之力,遇上暗藏极深的蓝和生,后果堪忧,没有想到,西北最后最激烈碰撞时失踪的孙女,竟然完整无缺给他打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如梦,这些事我都已经知道了,你这一次做得很好,既暴露了他们在西北暗中的潜伏力量,又为国家的安排赢得了时间,爷爷为你感到骄傲。”

    如果以前听到爷爷的这种声音,这种话,秦如梦会很兴奋,很欣喜,很理所当然的,但是这一次,她没有,这一次在西北,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,背后隐藏的那些人,都在看着笑话,如果不是陆天峰,她也会被随时抛弃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之所以无视她的存在,是因为她的存在,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危险,就说最后田家动的杀心,若没有陆天

    峰的话,她绝对不可能活着专到这甲。凹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其实没有这么优秀,这些事都是陆天峰做的,在他的眼里我好像就是一个小丑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秦上阡微微一震,这个孙女一向的聪明过人,从不服人,今天语气有些不对啊!

    “怎么,那小子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老人这轻声的问语,就如一股暖流,滋润着她几天来心慌的情绪,就如所有的烦躁都找到了泄发点,说道:“他就欺负我了,爷爷,他骂我傻,还骂我蠢。”

    秦上阡一听,顿时就有些无语了,他就知道这小子天不怕,地不怕,没有人管得住的,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连自己这么漂亮的孙女也敢骂,真是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如梦,不要生气了,等你们回来,我要他向你赔礼道歉,陆家能攀上咱们秦家这门亲,那是他们祖上积德,陆天峰这混帐能娶到你,那也是前辈敲几百只木鱼才修来的,敢不珍惜,我就要让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秦如梦有些讶然,问道:“爷爷,我与陆天峰的订婚不是走走过场么,现在西北的事解决了,应该宣布解除婚约啊,你与陆天峰当初好像也是这样约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么,你听谁说的,爷爷是这样出尔反而的人么,订婚岂可当儿戏,订了亲就得遵守这个约定,再说了,陆家老爷子还是很支持的,所以,如梦你现在与天峰相处,还是得多了解他一下,不要总看他不顺眼,这家伙,其实身上还是有很多优点的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有优点,那还真是没有看出来,对了,如果杀人算是优点的话,那个优点,那就真的太大了,这个家伙杀人,好像很少见到血的。

    一直等秦上阡挂断了电话,秦如梦还是有些像是在梦中,回不过神来,陆家与秦家的婚约不是假的,还得继续?

    虽然秦如梦相信陆天峰说的话,当时联亲的时候,一定是说过了,这只是当一个借口,但是就如历史上刘备借荆州一样,说好了是借的,但是人家借了就不还,你还真是没有办,很显然,秦上阡这回是准备当一次赖皮了。

    秦如梦有些苦笑,尽管老人什么话也不说,但是她也开始有些明白老人的意思,坚持这门婚约,对秦家相当重要,这个重的对象,当然不是陆家,就陆家这三流的破家族,对秦家不值一提,那只能是陆天峰了。

    与他联亲,以后还得当他老婆?给一个小了她四岁的男人当老婆,她前几日不是已经嘲笑过许冰艳的,没有想到这会儿自己也要步入后尘。

    这种想在心里生起,一种怪怪而又羞羞的感觉涌了上来,脸上不由自主的红了,嫣红一片恍若风中摇曳的玫瑰花辨,美艳极了。

    “喂,喂,如梦,你怎么了,做春梦呢,讲个电话而已,你发什么呆啊!”许冰艳的声音在一旁响起,有几分嘲弄的味道。

    秦如梦醒来,看着许冰艳,心里又多了一种内疚,都与她保证过了,不会影响她的幸福,回去就会把与陆天峰的婚约解除,但是现在,她有些矛盾了。

    不论是她还是家族,似乎都需要这个未婚夫的存在,而且昨夜里,她的确睡得很好,很安稳,也许这个彼此看不顺眼的男人,真的可以改变她的一生。

    两种想在心里纠缠着,秦如梦的脸上有些扭曲,许冰艳一见惊声的问道:“如梦,你怎么了,是不走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秦如梦让自己平静下来,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事,没事,西北的事国家正在全力的处理,听说田家已经被彻底控制起来了,至于蓝和生,也潜逃了,现在正在追击。

    许冰艳一听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这是件值得开心的事啊,你怎么愁眉苦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有件事,绝对不会让人开心,冰艳,刚才我与老爷子提起过解除我与陆天峰婚约的事,但被拒绝了,而且态度很坚决。”

    许冰艳脸色果然一变,惊问道:“什么,不同意解除,但是天峰明明都说了,这是一个借口,秦老爷子怎么可以反悔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与陆天峰的口头承诺,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外面的人却只知道,我秦如梦成了京城陆家一傻的媳妇儿,我爷爷既然决定反悔,一定有很大的原因,这种原因是我们无抗拒的,冰艳,这件事,怕真是要拖一阵子了,不过没有关系,天峰现在还在上学,晚两年一点问题也没有,你们该干嘛就干嘛,当我不存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可以这么说,但还真的能当你不存在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