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十七章 今夜陪你睡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人着装很是一般,并没有超级特工的神态,这或者也是他们掩饰自己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但是夜鹰从走进这个房间,就不自觉用武者的气息审视着一旁淡然的萧秋风,这是一种很是纯粹的感觉。

    淫贼看着天颜悦,也有瞬间的惊讶,也许是被她明星光彩的姿色所惑,此刻并没有关注夜鹰的表情,只是走到天颜悦的身前,很是沉声的说道:“天小姐,实在很抱歉,我们收到线报,有些人可能对你不利,所以在你逗留香港期间,我们两人将负责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天颜悦这一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,竟然连龙组的高手都被调来了。

    夜鹰眸子里精光一闪,慢慢的从萧秋风身上移过头来,冷冷的说道:“天小姐,如果可以,我们希望你能取消这场演唱会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微微一笑,这绝对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相信你们警察的力量,这一次也一样,有你们保护,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天颜悦说着,已经走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依着他坐了下来,柔情轻语道:“再说了,就算是你们不行,我还有萧大哥,有他在,我知道,没有人能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其实如果真要让他说,他也会像夜鹰一样,希望这个小丫头能放弃这一次演唱会,但他也知道,这应该是不可能的,这个小女人对他的信任,倒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淫贼也把目光投向了萧秋风,表情有着微微一震,那种武者的气息,他在这瞬间领会到的,并不比夜鹰少多少,但是他摸不清眼前男人的真实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皆没有开口问什么,夜鹰最后看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为了尽量的保证天小姐的安全,我们已经搬到隔壁,请天小姐配合,最好不要离开我们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笑着点头,说道:“我会配合的,谢谢两位,这几天可能真的要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淫贼也笑了:“天小姐,这是我们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交待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,二人在袁国平的招呼下离开房间,而天颜悦却已经拉住了萧秋风的手,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:“萧大哥,你看现在,可不是我想缠着你,人家是真的很危险,你一定要二十四小时的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决定了,接受这个美丽的麻烦,因为他相信,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这个小女人身上,只要跟着她,那些人早晚会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知道,这一次香港风起云涌的风波,究竟是什么人闹起来的,他们想干什么?

    拍了拍这小女人的脑袋,萧秋风笑道:“知道了,你安心的准备演唱会,任何危险,萧大哥都会帮你挡住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欣喜不已,把头挤到萧秋风的怀里,说道:“我就知道,萧大哥最好了,所以我决定,今晚就跟萧大哥睡一个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这很是会让人遐想的,看着他怪异的目光,天颜悦俏脸染红,翘起了嘴巴,哼道:“萧大哥,你真是坏人,又误会我了,我是说你睡沙发,我睡床,你可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故意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是你没有说清楚,这么漂亮的美女突然说要与我同房,是男人都会有些别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脸上的羞红变成了一种诱人的妩媚,她的声音似乎也变了:“是么,萧大哥,你真的觉得我很漂亮么?可是我知道,你虽然不是好人,但却也是胆小鬼,就算咱们睡一起,你也不敢碰我半个指头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小女人对他一点也不设防,把嫣红的小嘴,粉嫩的脸庞都凑到了他的面前,萧秋风一瞬间有些很禽兽的想法,要不要今晚让这女人知道,他其实也是色胆包天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无奈,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,确实没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有了舞,他已经很满足,随后又无意中要了赵若辰,现在家里更是多了一个柳嫣月,他都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理,这个女人还真是没有说错,就算是送上门,他也不敢要的。

    隔壁的房间,淫贼装了几个声音与信号搔扰器,这才在一声不吭,陷入一种思索的夜鹰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鹰,你想什么呢?”夜鹰其实并不老,才二十八岁,曾经也是舞的暗慕,但是他的太过于老成,感觉就像是老头子。

    夜鹰慢慢的抬手,把碑酒灌入了嘴中,淡淡的有种涩涩的味道,这一刻,他想起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何要留下飞剑与醉鬼?”夜鹰冷冷的开口,并没有看眼前的淫贼一眼。

    淫贼笑道:“不是让他们暗中行事么?我们四人分两批,一明一暗,相互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夜鹰轻轻的摇头,看了淫贼一眼,问道:“小贼,你到龙组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三年-------喂,我说老鹰,你前一句后一句的,连说话也不在神,你在想什么呢?这些你不是知道么,我进龙组三年,是最晚的一个,不然能被你们总是欺负么,对了,现在飞剑比我更晚,老子终于有个可以欺负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飞剑------”夜鹰眸子很是突然的爆射出一种炙热的光芒,却是一闪而没,连淫贼都没有听清楚,他究竟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淫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夜鹰的神态异常,不过说实在话,龙组的人个个都是怪胎,不能用常理推断的。

    “老鹰,这个天颜悦长得真是不错,看样子,咱们的舞神我是没有希望了,留给你们吧,我能追上这种纯真如水仙般的小明星,也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夜鹰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很是冷冰,说道:“我劝你一句,追女人没有关系,不要乱来,如果你不想死的话。”

    淫贼吓了一跳:“什么、什么不想死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看到那个姓萧的年青人,我可以保证,他一定是高手,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,如果没到迫不得已,你最好不要与他面对。”

    淫贼一惊,问道:“我也觉得那个人不简单,但是有这么厉害么,真这样,还要我们保护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上面的命令,我们不需要知道理由,只要保护她的生命安全就行了,其他的事,能不管就不要管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

    淫贼这一次没有再问,脸上的表情变得讪讪的,意态散然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追就不追吧,唉,想来想去,还是我们的舞神好,这一次来香港,我一定要多买些东西送给她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夜鹰抬头,脸上不是冷冰,而是一种失落的无奈,他轻轻的说道:“其实如果你喜欢舞,那也不必再试了,那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见淫贼一副鄙视他的表情,夜鹰也没有生气,接着说道:“以前我一直不知道舞原来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,她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在龙组已经不是秘密,以前的日子,大家凑趣一起去追求讨好舞,舞对每个人都平等的对待,如兄弟一般的不远不近,但是影子的离去,舞的痛苦与伤悲,却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舞真正喜欢的人就是影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,淫贼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小子死了,还霸着咱们的女神,老子还真是羡慕他了,如果他不死,说不定这老大的位置,还真是得由他坐了,老鹰你一说,我还有些想他了。”

    夜鹰慢慢的把身体揉进沙发里,身形如委缩的野鸡一般,只露出一个脑袋,影子的死,绝对隐藏着很多东西,他虽然不知道这一件事的真象,但是却猜出了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此刻,嘴里吐出轻轻的喃语:“如果可以离开龙组,我相信,我可以活得更长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但是,一脸不解的淫贼并没有办法领悟到他的心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