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八十四章 阴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香港圣母医院里,傅生金气息若缕的昏躺在病床上,床边坐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,半白的银发,带着一丝不苟肃穆,一身长袭的袍子,手里撑着一根碧石制作的手杖,满脸的戾气。

    而在老人的身边,站着一个中年人,不言不语,只是小心翼翼的侍候着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,生金弄成这个样子,你竟然还有心情开董事会?”老人生气的把手杖在地板上敲了几敲,代表着他心里很不平静。

    傅家在香港虽然不是第一家族,但也是百年雄踞一方的豪门,而傅生金更是他们三代单传一脉的孙子,对傅初傲这个老人来说,疼爱傅生金还不如说是保护傅家的香火。

    中年人正是傅生金的老爸,傅氏集团的总裁,此刻也不敢吱声,因为在傅氏,这个老人有着绝对的权威,不要看他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只要这个老人说一句话,他明天就会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何况,他也知道,自己的父亲对孙子的宝贝,几乎已到了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掉了的程度,无求不应,这才养成儿子如今不可一世的性格,甚至连他这个老爸,也没有办法管制。

    儿子是什么样人,他很清楚,但是在这个老人面前,他懦弱了一些,不敢开口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要生气,医生刚才也说了,生金眼睛没有太多的问题,只是视力有些影响,无大碍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-----”破口大骂,老人一下子站了起来,手上的手杖扬起,似乎想打人了,但是正在这个时候,门突然的开了。

    吴总闯了进来,在酒店里看到英皇给天颜悦的合约,他知道,他与这个老人先前商量的计划,都已经不管用了,当然要立马过来汇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回公司,看到你就烦。”手杖没有打下去,傅初傲大声的喝道,似乎也很是瞧不起这个懦弱的儿子。

    中年人巴不得,当然马上点头行了礼,匆惶的退去。

    吴总上前,把在酒店里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的禀报,老人枯紧的双手,紧紧的握着手杖,眼里流露出一种阴森戾气的光芒,一直到吴总说完,他都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吴总有些急了,问道:“傅老,现在怎么办,有了英皇的接手,我们的违约金与投资,会损失一大笔的,你也知道,天娱就靠天颜悦撑着,她一走,我们------”

    老人抬起手,制止吴总再说下去,说道:“你放心,关于你的损失,我会全额的赔偿,甚至还可以多投资十亿的资金给你,不过、你得给我再办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吴总大喜,说道:“傅老请说,能为你效劳是我的福份,吴某一定照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明天他们要举行记者会的,你给我准备一些东西,我要让她大大的‘出名’--------”

    看着老人狞狰的表情,吴总心神领会的一笑,点了点头说道:“我明白了,就算没有,我都可以让它生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总兴奋的走了,十亿的投资,他的天娱又可以迈上新的台阶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娱乐公司的老总,当然知道,要弄臭一个明星,其实有很多的办法,那些媒体,不就喜欢这种八封的么?才不会有人理会这是真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傅初傲慢慢的转头,看着床上的傅生金,脸上表情,转成一种无限的疼爱,伸出枯瘦的老手,慢慢的疏理着他的头发,嘴里发出一种轻柔得只有他才听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生金,爸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气,虽然为了傅家的声誉,不能报警,但是我会让那个女人永远都逃不脱你的掌握,让那个男人,成为不生不死的废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一个天大的秘密,或者连他的儿子也不会知道,这个所谓的孙子,其实就是他真正的儿子。

    对傅初傲来说,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这一切只能怪儿子太无能,懦弱不说,更是连个孩子也生不出来,为了香火,也只有他来代劳了。

    其实萧秋风并不想参加什么记者会,但是天颜悦苦苦的恳求,把傅家公子打了,她真的很担心傅家的报复,这个时候,唯有这个男人才能给她安抚平静的感觉。

    加长的凯特轿车,英皇还真是下足了老本,以一种最高的规格,来迎接天颜悦的加入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你不要不高兴嘛,人家真的很害怕,所以才拉着让你在身边,最多以后回去,我在两个姐姐那里多说你几句好话,这样可以了吧!”

    天颜悦的手紧紧的拉着萧秋风,似乎有些担心他一不高兴就离开,她也有些想不通,这个男人从第一次见面,就让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或者说摧毁了她明星完美的形象,那一刻,她真是恨不得咬他几口。

    但是人生就是这么的玄妙,当秋雅姐告诉她,这个男人绝对可以信任的时候,她真的不敢相信,所以初时的接触,她小心翼翼,忐忑不安,因为她知道,男人靠近她,讨好她,大多都是一个目的,那就是占她的便宜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平日里表现出来的那般笨拙,这只是她保护自己的一种伪装。

    与这个男人越靠近,她越发的有种无法割舍的悸动,似乎只有在他的身边,一切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女人的通病,不管她平日里何种的呼风唤雨,骨子里依然渴望着这种温情,如小女人一样的希望有一个男人呵护她,疼爱她,让她可以无忧无虑的快乐。

    天颜悦就是在萧秋风的身上,找到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说道:“好了,你不要拉得这么紧,让人家看到可就一大堆新闻了,放心,这几天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于傅家,昨天萧秋风也从舞那里知道了不少,在香港这个国际港口,他们可是黑白两道,无所不能的,有时比警察还管用。

    所以萧秋风就算不愿意,也要在这几天小心的保护着这个女人,直待她演唱会结束离开,关于四大龙组高手的事,还有何向南的落脚点,也只有等舞与凤兮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高调的加盟记者会,英皇的确给天颜悦一种倾情的欢迎,从轿车里走出来,萧秋风很自觉的变成了保镖的角色,为天颜悦拉开了车门,而袁国平已经迎了上来,与他一起的,还有一个黄毛的西方人。

    “天小姐,这位是我们英皇的首席总裁巴融拉先生。”袁国平已经最先的开口介绍,据他所知,这个蓝眼高鼻子的家伙,还是第一次如此大张旗鼓的欢迎一个新加入的艺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后面隐藏着什么,袁国平并不知道,但是他明白,这个天颜悦的新人,北影绝对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天小姐,我是巴融拉,欢迎你加入我们英皇,未来的日子,我们就是一家人,希望你在这里生活的愉快。”很典型的西方人,只是那躬身准备吻着天颜悦手的模样,倒像是见到了女皇,热情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不太喜欢这种礼仪,在他的感觉里,总觉得这是占女人的便宜,见到漂亮的女人就吻人家的手,太随便了,中国传统的女人纤纤玉手,岂是可以让人家随意的亲吻的。

    “巴融拉先生,天小姐不太喜欢这种接触,按照中国的传统,握握手就够了。”萧秋风一开口,那巴融拉就有些不自然的一惊,但是没有生气,反而有些尴尬的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袁国平很是不解,这个外国佬一向好面子,此刻竟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天颜悦此刻倒是有些怪怪偷偷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掩着嘴有些想笑,说道:“希望巴融拉先生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看样子我对中国的文化,还是不够了解,天小姐,你请,记者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