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七十八章 魔鬼佣兵团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不敢靠近,夜鹰的思感,让他不得不保持十二分的小心,现在还不是泄漏他身份秘密的时候。

    三人到了闹市,却已经分开了,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,萧秋风选中的,是三人最不熟悉的飞剑,作为昔日的战友,飞鹰与淫贼,萧秋风还算是很熟悉的,但这个飞剑,既然能进入龙组,当然也不会一般。

    飞剑动作很快,就算是闹市里,也有些飘忽不定,如果不是萧秋风,别的人还真不一定能跟得上他。

    路越走越偏僻,似乎到了郊外,这里木蓬林立,很显然的贫民居,随处可见的垃圾,更是腥臭无比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怀疑,什么危险分子,会选择居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那跑来跑去,热闹嘻戏的孩童,这里的气氛,并没有一丝的杀气,或者对他们来说,这里是天堂。

    一种有些闷响的脚步声,急切的传来,飞剑身影已经在一瞬间隐藏了起来,萧秋风也藏身石台之上,看着下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起来,起来了,你们再不起来,烧鹅我一个人吃了。”冲进来的是一个中年人,皮肤黝黑,与亚洲人有几分相像,但是从他的口音,萧秋风知道,他们是中东人。

    还好,这种语言,萧秋风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本来平静的院落响起了“噼啪”的声音,一个少年最快的出现在门口,头发很长,但是盘结在头上,似乎有超过一年未曾清洗了。

    “烧鹅?在哪里,在哪里-----”少年发现了中年人手里提着的袋子,或者是闻到了那种香味,就已经冲了过去,从那袋里掏出了一只香喷喷的烧鹅,根本连手上的污泥也没有顾忌,就已经送到了嘴边。

    一边吞食,一边还吱唔的说道:“坦克大叔,你好歹也是魔鬼队长,是不是太吝啬了,来这鬼地方都一星期了,每天啃干粮,我牙都啃快掉了。”

    这被称为坦克的中年人已经一巴掌下来,骂道:“有得吃你就吃,就你废话多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刻,屋里又走出了四个人,全都是二十上下的青年人,大家都没有客气,坦克袋里的烤鹅已经被分,一人一只,再加上几罐碑酒,大家吃得嘴巴油光可鉴,不亦乐乎,看样子平时还真是缺少营养了。

    坦克等大伙都吃得差不多了,这才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冷馒头,大口的咬了起来,不过看他的表情,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在萧秋风的眼里,这只是一些躲避战争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“坦克大叔,我肚子小,吃不完这么多,你也吃点。”那最先抢烧鹅的少年已经把吃了一半的烧鹅递了过来,硬是塞到了中年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另几个也围了上来,纷纷的扯下自己的的烧鹅,送给这个坦克大叔,气氛倒显得很是融洽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吧,我已经找到生意,只要助助威,就有五万块,等钱拿到手,咱们去深湾烤鹅店吃个通宵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有些感动,领着这些小子在国际上流浪,他倒无所谓,只是苦了他们,但是因为太遵守自己的原则,所以钱也实在难赚。

    大家都兴奋起来,一个小伙子更是大声的叫道:“坦克大叔,只要有机会,咱们魔鬼佣兵团闯出名号,就每天有烧鹅吃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也叫魔鬼佣兵团?萧秋风有些目瞪口呆,这名字倒挺吓人的,但他们不过是几个孩子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并不能看表面。

    坦克突然凌眉一皱,脸上的表情,显现出一种深邃的警惕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愣,他被发现了?

    被发现的不是他,而是飞剑。

    但是这坦克的警惕之心,却让萧秋风很是诧异,脸容一变,这个中年人,已经与刚才的平凡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小心,拉布!”剑光一闪,坦克已经有一种深深的惊骇,手一提,就已经把那个蓬头少年拉开了,动作快如闪电,这种速度,能在这个看起来如此平凡的中年大汉身上表现出来,的确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飞剑的剑的确很快,就算是坦克拉开了拉布,他依然没有躲过剑气,一截衣袖已经被割破了,血染红了手臂。

    飞剑的行动,已经超出了萧秋风的意外,作为一个龙组高手,不应该下如此毒手,更何况,这些人并不值得杀戮。

    虽然龙组有这种权力,但并不是说可以乱杀无辜的。

    飞剑没有开口,或者他真的如醉鬼所说,用这些人来练练手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要对付的不是恐怖组织么,与这些佣兵何干?

    “队长------”几个年青人急吼,在这一瞬间,至少有三把匕首闪现,愤怒的表情,就如几只待人而噬的豹子,面对着飞剑,一丝不让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的实力相差太多,在飞剑的手上,没有任何的便宜可占,飞剑似乎想速战速决,剑气凌然爆涨,三尺之内,形成了致命的剑气。

    三人受伤,血色飞流,那只没有吃完的烧鹅已经滚到地下,对飞剑来说,他的确已经深得龙组杀戮的传承,解决对手,不留形踪,就是龙组的宗旨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莫名的杀戮,似乎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,直袭喉间,坦克身形急转,但是剑气更快。

    他已经避无可避,在那战火漫天的世界,他逃过了很多次死亡,但是这一次,他似乎已经逃不过了。

    一抹寒光,凭空而现,剑光一止,一顿,坦克却已经滚出了三米。

    “谁------”

    “滚,我不想杀你。”萧秋风已经现身了,冷喝一声,他并不想动手,虽然这个人看不透他的招式,但是影子心诀,却很是独特的功法,只要他一说,绝对会有人联想得到。

    飞剑冷眸寒光,死死的盯着萧秋风,剑意未动,但是意志已经有些动摇了,看着萧秋风,恍若泰山压顶,不堪承受的沉重,他来无影,却也无踪。

    “我会再找你。”没有把握的事,飞剑并不会去做,而且他相信,这些人不会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坦克已经在几年青人的扶持下站了起来,但是身上警然的神态依然未变,并没有因为萧秋风替他们赶走强敌而有任何的松懈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少年拉布已经喝问道,看他年纪不大,但是韧劲不小,手里满是血,但是抓着的匕首却还是紧紧的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从那地方走出来的人,都死过不止一次了,对他们来说,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能活下去就好。

    萧秋风收回了先前的轻视,这所谓的魔鬼佣兵团,还是有些让他接受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是的我想让你们把命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坦克冷冷的回道:“你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他身边的拉布却在片刻的沉默之后,很是出奇的问道:“你能出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拉布------”坦克瞪了拉布一眼,制止道。

    但是拉布却没有停下来,只是抬头看了这个最尊敬的队长,这个比亲人更新的大叔,他轻轻的说道:“队长,我们需要钱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我一个美丽的女老乡写的小说《拈星》,已与起点签约,书号:1157039,请大家收藏或者投几票,给这位美女一点信心!如果能拿到玉照,一定给大家欣赏一下,谢谢大家。

    倾珠泻玉,摇落半天星子。

    魂归何处?香丘无处掩清魄。

    是惩罚么?竟然会沦落成为最卑贱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是奇遇么?会有那么多的交会与遇见。

    是背阴谋与背叛,是离奇与诡异,什么是真?什么是假?

    什么才是一直寻求的真相?

    璇霄月坠,碧落星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