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七十七章 这也不叫占便宜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真的不想与这种白痴的人一般见识,但看他的样子,很是欠教训,也许在家里地位尊宠,一直顺风顺水的缘故吧,他简直就有些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“如果觉得公子的称呼不配我这种人。”萧秋风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你想叫我老爹,我也会勉强答应你一声的。”

    傅生金有种怒极而笑的狂态,看着萧秋风更是一脸的鄙视,但是在心仪的女人面前,他还会装着绅士。

    “这位司机先生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好像有种惯例,一般的纨绔总喜欢拿家世压人,意思是说,我背后能量大着呢?

    萧秋风很真诚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太清楚,但是想来也是某个富家的败家子,我实在也没有兴趣知道。”

    经理人哼哼一抹冷笑,马上介绍道:“这位是香港三大豪门之一傅家的傅公子,你连傅公子也不认识,不用怀疑,一定是从哪个土壕子里出来的乡下人,与你说话,实在有**份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这一次真的有些怒了,但是她克制得很好,有些淡淡的说道:“钱经理,我这里不需要你了,你先回去吧,从今以后,你不再是我的经理人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给机会,但是这些所作所为,实在太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这位钱经理一愣,有些不敢相信,赶紧望向一旁的傅生金,她可是收了傅生金的好处,才这般的为他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天小姐,钱经理是个人才,你怎么能为了一个乡巴佬而离弃她呢,再说了,她还在我这里为你拉傅氏的下批广告呢,光是那个代言人的酬金,就已经超过一个亿,天小姐实在应该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威胁与利诱吧!

    在他们这种顶级富豪心里,明星与婊子有时候就是同一种意思,试问,哪个婊子不爱钱呢?

    天颜悦微微一笑,很是明媚的美丽,泛着淡然的满足,不是很高兴的说道:“不需要考虑了,傅公子,说实在话,就算你真的有心,我也不会接下这个代言人广告,忘记给你介绍了,我这个男朋友很有钱,对一亿也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那钱经理脸上一白,傅生金也是一愣,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能把一亿不放在眼里的,当然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天颜悦正待开口,萧秋风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们有完没完,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,如果你们喜欢聊天,可以去一旁,没有人会管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与这种人说话,简直是破坏吃饭的心情。

    天颜悦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萧秋风装可爱的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傅公子,不好意思,我要陪我男朋友吃饭,如果你没有事,就请离开吧!”

    傅生金手握成拳头,脸有些铁青,但是他摸不准萧秋风的身份,倒也没有发怒出来,只是对着天颜悦一笑,说道:“既然天小姐喜欢安静,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在对付一个人之前,他总得查查他的身份,在香港,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袖手而去,连那钱经理也自觉无趣的随着他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天颜悦看着这些讨厌的人离去,有些开心的举起双手,做胜利的姿势,说道:“真是太好了,终于把这讨厌的人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连看也懒得看她一眼,说道:“你也可以走了,我不想明天陪你一起上报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这个男人怎么这样,怎么说咱们也是熟人,你看到我受难,也不帮帮我?我可是也叫嫣月姐姐的,你不怕我告诉她,说你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与女人扯蛋真是太没劲,萧秋风正准备离开,却发现,餐厅的入口,很是急步的走进了三条人影,其中两人正是以前的龙组四大高手之一,至那个陌生的,相信就是最近的替补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一种天生的警觉,在他们走近萧秋风桌边的时候,其中一个很是注意的审视着萧秋风,他叫夜鹰,的确是龙组里思感最敏锐的一个,这一点,萧秋风也比不上。

    萧秋风想都没有想,就有些痞子气的叫了起来:“说就说,我怕谁,老子现在还真是要占占你便宜才行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之下,也只有拿这个女人当挡箭牌了。

    双手一拉,这个女人就已经投入他的怀里,天颜悦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真的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的放肆,情急之间,竟然惊得忘记了挣扎,在外人看来,她这根本就像是欲拒还迎。

    天颜悦羞得粉脸俏红,回过神来,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,气极的正准备破口大骂,萧秋风怕她坏了大事,一巴掌已经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拍了,萧秋风才想起来,这女人不是舞,也不是柳嫣月,冲动间拍了人家的屁股,似乎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不过作用还真是不小,天颜悦羞愧之下,竟然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,只是把头埋到萧秋风的怀里,小嘴已经重重的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娘的,这女人属狗的,咬人这般的狠。

    屏风里的声音传来:“已经找到他们的位置,但是目标还没有查到-------”

    他们说得很简洁,如果不是萧秋风,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这个人的声音很陌生,想来就是代替萧秋风位置的人。

    醉鬼的声音突然地响起:“不必这么罗嗦,这么多人,灭掉一些再说,反正这些时间太闲了,弄几个人练练手挺好。”

    夜鹰的声音响起:“不能贸然的动手,这样会打草惊蛇,而且我们需要知道他们真正的意图,流轮密切的监视就好,如果能引出幕后黑手,那就更好。”

    醉鬼似乎站了起来,有些闲懒的说道:“喝多了,睡会,需要出手时告诉一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夜鹰几个沉默了片刻,没有人说话,一直等到醉鬼离开,那个陌生的声音就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醉鬼怎么这样,这不是影响咱们的团结与势气么?”

    “行了,醉鬼就是这德性,飞剑,你习惯就好,走吧,咱们去盯着。”这一次说话的不是夜鹰,而是淫贼。

    淫贼也并不是真正的淫贼,只是这丫的玩得一手迷香,当然顺带的会治治病,毒毒人,传自唐门,众人就送了他这个并不太舒服的雅号。

    三人没有再说话,很快的就离开了,萧秋风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、你还想干什么?”天颜悦脸色有些焦急,这男人不会是兽性大发,想对她不规矩吧!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记得把帐结了。”萧秋风没有在意这女人眼里转动的表情,下一刻,就已经尾随着夜鹰他们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把那天颜悦气得呆立当场,这王八蛋,竟然占了便宜之后,还要她结帐,没天理了,真是太没有天理了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让我碰到,我一定咬、咬、咬死你这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猜得没有错,天颜悦的确是属狗的,但是这咬人,却还是第一次,看样子本性相依,还是有几分道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