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章 你不要臭美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在脑海里有着这张绝美玉颜的娇容之画,但是当萧秋风看到柳嫣月时,内心的悸动,还是被蓦然的震撼了。

    他坚固的心房犹如被一把十公斤的重锤敲下,瞬间破碎,世上竟然有这么柔美嫣然的女人,也难怪那个花花公子想着占有了,连他这个自认毅力坚韧的龙组高手,也失神了整整超过一分钟。

    柳家也是大富之家,只是五年前,一场世界的经融风暴席卷中国大地,柳家面临着破产的边缘,萧远河与柳家家主柳随风平时交情不错,危机间出手相助,这份恩情,本只是兄弟之间的义气。

    但是当风流公子萧秋风看到柳嫣月的那一刻,一种控制不住的占有欲让他产生了卑劣的念头,要把这个女人据为已有。

    其实柳家已经平安度过大难,只要翻脸不认,萧秋风也没有办法得逞的,何况这件事,萧远河与柳家家主柳随风都是极力反对,但是很可惜,柳嫣月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,她的承诺就算是柳父,也没有办法改变。

    她离开了家族的企业,进入了萧家的风正集团,是以萧家公子未婚妻的身份,准备用她一生,来偿还这份恩情。

    或者就如她与妹妹说的那句话,可见她内心的坚韧与对萧秋风的无视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一份救命之恩,柳家必须偿还,就算他是一只猪,我说过的话也不会改变------我会在二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她对萧秋风的承诺,二十五岁生日那天,她就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小秘书似乎对这个小老板并没有什么好感,冷冷的目光扫了萧秋风一眼,轻声的说道:“柳总,萧大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萧家的风正集团,但是萧秋风并不得人心,如果不是他的身份,估计根本没有哪个女人会看他一眼,关于柳嫣月成为他未婚妻的故事,就有数个版本在集团里流传,但是不论是哪一个,都带着同样的定律。

    富家公子以权势威压纯洁善良的女子,如果说她是白雪公主,那么萧秋风就是那个邪恶的巫婆了。

    头抬了起来,大学毕业走进风正集团已经有三年的时间,柳嫣月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工作中,因为她的生活本就没有任何希望,没有任何寄托,疯狂的工作,却可以麻醉自己。

    短短的三年时间,他给风正集团带来的利润已经超过了百亿,这也让萧远河偶而不经意间产生这样自私的念头:如果忍嫣月这丫头真的是自己的儿媳,那该是一件世上最完美的事了,儿子不成器,她也可以支撑起萧家的商业王国,不会没落。

    弯弯的月眉一皱,本就寒霜冷冰的脸上,更多了几抹淡然,那动人的星眸若苍穹最夺彩的星辰,就在那一瞬间,变成了一道人世上最美的风景,灵鼻微哼,却也呤声如梦,皎若秋月的神光,配着丰姿卓约的气质,她就如天月寒宫的嫦娥,让人不敢冒犯。

    花颜月貌,皓齿樱唇,肩若削成,腰若约素,那高耸酥胸,就算用乳白色束腰的长裙,也根本隐藏不住内在的风华之态,用尽倾国倾城等赞美之词,也不尽然的可以形容她的美丽。

    头又低了下去,甚至就没有拿正眼看他一下,冷冷的开口:“我很忙,没空招待你。”根本像是对墙壁说话,一点面子也不给。

    “萧大公子,请-----”小秘书立刻准备赶人了,这小丫头,看样子对自己的主人,很是忠诚,连他这个总裁也敢横眉冷对。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以前这鸟人干了很多天怒人怨的事,所以也没有生气,只是对着小秘书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先出去,我有事与嫣月商量。”

    小秘书根本就没有理会,只是看着柳嫣月,一副紧张的样子,这个风流公子人品极坏,虽然在集团里因为董事长的监看,不敢对女员工乱来,但是大家私下议论,陪他上过床的女人没有一千,至少也有五百,让嫣月姐单独面对,她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柳嫣月叹了口气,摆了摆手说道:“小悦,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小秘书不甘的离开,萧秋风上前,准备与柳嫣月谈解除婚约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就在那里说,不必走过来。”这女人,除了看他一眼也嫌多余,甚至连靠近一点也显得恶心,萧秋风心里暗想,讨这种女人当老婆,那男人岂不是得当和尚,长得好看,也不能当饭吃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气,径直上前,喝道:“柳嫣月,注意你的身份。”***,看着这女人的嚣张气焰,萧秋风真是想给她几巴掌,不要因为长得漂亮些,就真把自己当仙女了。

    柳嫣月轻蔑的看了他一眼,冷冷的说道:“不需要你的提醒,我这不是在为萧家做牛做马么,至于你想提醒我婚约的事,也不需要再废话,还有八个月,我会把我的身体给你。”

    还有八个月,就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,那一天,也是她承诺的最后期限,她知道,这个男人一直在苦苦的等待着这个日子。

    虽然是噩梦,但是终究需要面对的,不是么?

    萧秋风真是被这女人气死,好像他就没有见过女人一般,要把自己恩赐给他。

    “柳小姐,虽然我承认,你长得的确很漂亮,但是世上漂亮的女人并不止你一个,现在,我想告诉你,我要解除咱们两家的婚约,从今天起,你不再欠萧家的,想嫁谁嫁谁,与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嘴角隐露着一种邪魅的笑意,只是很可惜,被雷到的柳嫣月,却有些傻了,根本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我现在找的女人,温柔又多情,而且比你漂亮很多,抱着她,想来比抱着一块冰舒服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是很自大么,老子也不是好惹的,萧秋风在心里暗暗的想,他不喜欢那些自以为是,臭美到极点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这个时候,柳嫣月才惊声的叫道:“你、你真的要解除婚约?”

    她想不通,也想不到,当年为了这个目的,这个男人用世上最无耻卑鄙的手段,而现在,眼看着一切都要如他所愿,他却提出了解除婚约,这可是她心里最狂热的梦想,只是这一刻,她却不知道如何接受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从来没有想到这种可能,而是用将近五年的时间,一步一步的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切,如果此刻被这个男人强暴,她都可以忍受,因为她设想过这一天,但是放开她,她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一惯的冷默与憎恨,柳嫣月真的想过去摸摸他的头,看看这男人是不是神经有些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给她这个机会:“好了,就这样了,如果你想离开风正集团,那就写下辞职信,我会审批通过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走了,走了很久,一直到小秘书走进来,柳嫣月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柳总,柳总,你没事吧------”

    “他、他竟然-----竟然要解除婚约。”

    梦想过,有一天这个男人放开她,她就会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,一直以为,自己处在痛苦的境地,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到,柳嫣月却茫然的发现,自己从来就没有设想过未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世界巅覆,她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六十六楼,萧秋风潇洒的走进了老头子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老爸,好了,事情解决了,我让柳嫣月写辞职信,你批下她就可以走人了。”萧秋风说着,有些松了一口气的在沙发上倒下,很不雅观。

    萧远河倒没有骂,只是叹了一口气,郁闷在心中的结,也算是终于解开了。

    “唉,小风,这几年,集团大部分的事,都由嫣月丫头处理,她这一走,老爸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也的确要给小丫头自由,萧远河心里想着,她走时还得多给些钱,这些年,他已经把这小丫头当自己女儿般疼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