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七十五章 亲人回归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没有任何风声,十大集团之一的东平集团在上海市撤资,似乎一夜之间,东平就消失了,去了哪里,很少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收到消息,何向南在香港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凤兮的天网,总会在第一时间,收集到他需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据查,那些与他有过接触的人,都很神秘,似乎是一个组织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点头:“查到他们正确切位置,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扬伯的出现,让萧秋风知道了很多背后的东西,何家就是铁血团的幕后主脑,对他们这种阴险的人,一定要斩草除根,不然铁定会留下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凭这简单的资料,不用怀疑也可能想象得到,在铁血团的背后,还有更强大的组织在支撑着,而且何向南已经受到他们的庇护。

    这不是萧秋风乐意见到的。

    萧远河老口子已经回来了,在收到管家玉婶每天的汇报,他们的归程显得有些迫不急待,当然,对那边遇到的人与事,他们更有几分困惑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他们如何的询问,对方都只有一句话:“我们是你儿子的朋友,受你儿子所托,在这里接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所谓的一下,却让这两个老人,享受了一次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爽快旅程,每到一处,都会有人把他们的衣食住行,安排得妥妥当当,而且似乎都是免费的。

    连萧秋风都有些惊讶,儿子什么时候,有了这种财大气粗的朋友,更何况还是在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总算是回来了,嫣月真是特别的想你们。”从她走进萧家的大门,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萧家人,爸妈也是叫得越来越是顺口。

    田芙拉着柳嫣月的手,细细的审看着,那淡然宁静的气质,似乎在这些日子有了改变,多了几抹女人柔情蜜意的春风喜气,这的确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“嫣月,妈这不是怕秋风欺负你么,所以早早的赶回来,他没有惹你生气吧!”早就看出这媳妇与儿子相处得错,但是田芙却还是故意的关心。

    脸上多了一种羞涩的妩媚,眸子的神光,偷偷的瞄了萧秋风一眼,有些不好意思低声的说道:“没有,妈,他没有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似乎也感觉到了这种变化,开心不已,对老婆作出旅游的决定很是赞扬,给这两人留个私人的空间,果然是英明的决策。

    “嫣月没有生气就好,走,咱们回家,你妈可是帮你们买了不少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没有说错,连柳嫣月看到那些行礼,都有些惊讶:“妈,你们带这么多东西回来,也太辛苦了吧!”

    田芙有些尴尬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辛苦什么,反正不用我们出钱,还有人帮忙送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也回望了萧秋风一眼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萧秋风只是轻轻的笑了笑,他似乎已经明白,老哥对这两个老人的照顾,好像有些过火了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,行礼十几件就堆在客厅里,田芙也没有让玉婶收拾,与柳嫣月一起,把里面的东西都细细的察看了一下,不少珍贵的珠宝,还真是羡煞了这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不是穷人,但是闪亮的东西,天生对她们女人有一种诱惑力,没有办法免疫的。

    “妈,你说这些都是别人送的?”柳嫣月从里面拿出一枚戒指,不舍得放下来。

    田芙看出了她的心事,笑笑道:“嫣月,你喜欢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一愣,赶紧把戒指放下来,说道:“戒指意义重大,我不能随便收别人的东西。”当然,如果是那个男人送给她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田芙这个妈妈果然没有让他失望,戒指已经递到了萧秋风的手里:“去,送给嫣月,人家在这里照顾你一个月,你总得表示表示吧!”

    什么表示不好,非得用戒指,萧秋风当然明白老妈的心思。

    柳嫣月有些激动,凑了过去,看着戒指一脸的渴望。

    对待代表着一生认定的戒指,男人绝对没有女人那般的看重。

    握住她的手,戒指慢慢的套入手指,萧秋风轻轻的说道:“戴上可就没有办法取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手在颤动,脸上惊喜,看着手指间晶亮的钻戒,柳嫣月似乎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忘记了身边还有两个老人,小嘴凑到萧秋风嘴角,重重的一吻,然后惊慌失措的转头逃开了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她算是找到一生的归宿。

    田芙与萧远河也很是兴奋,他们人生最大的心愿,很快就可以实现。

    “小风,你小子以后要善待嫣月,不然妈可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也很是正经的点头,支持老婆的决定,看着柳嫣月已经离开,这才开口问道:“小风,说说你那位朋友的事,爸很是有些好奇。”

    田芙也开口:“对,对,我也是一肚子不解呢,你那朋友是什么人,不仅很有钱,似乎很多人都给他面子,我们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萧秋风早就想好了说词,马上说道:“爸,妈,这是我老哥,认识有好几年了,不过一般都不太联系,这一次你们正好出国,我这不是顺带提了提,没有想到他这么注重,下次见面,我会好好感谢他的。”

    田芙还想问,萧远河却哈哈一笑,说道:“小风,你小子还真是有不少东西瞒着我们,行了,我们也不问了,反正你也是大人了,知道什么事该做,什么不该做,不要让我与你妈,还有嫣月为你担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萧远河必竟也是风风雨雨一路走过来的,儿子说这般的平淡,当然不符合那人的身份,试想一下,华尔街是什么地方,他们进去,也受到无数的欢迎,说明那人一定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既然儿子不愿意细说,他又何必苦苦追问呢,他并不是那种好奇心特浓的人。

    田芙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不问就不问,哼,你们爷俩好玩么,装什么神秘,懒得理你们,我去找嫣月聊天。”

    田芙急走,剩下的两父子,只能相对无言一笑,他们是爷们,有些事,不需要解释,也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晚饭很是丰盛,更多加了红酒,一家人终于又吃了团圆饭。

    “小风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田芙并没有因为下午的聊天不悦,此刻反而一脸的笑意,似乎中了乐透彩的一等奖。

    柳嫣月轻轻的低着头,捂抚着指间的戒指,一脸的娇羞与红润,其实这件事,是老人要求的,她只是点头答应罢了。

    萧远河说道:“说来听听,让我也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嫣月决定,以后就留下来照顾小风,不搬回去了。”田芙笑道:“我看我们家很快就要办喜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冷汗,不搬回去倒无所谓,但是这喜事,可没有这么简单,事情还没有理顺呢?

    “这事,慢慢再商量,慢慢再商量,来,我敬妈一杯,算是你为接风洗尘吧!”

    赶紧插开话题,萧秋风根本没有办法解释,除了柳嫣月,还有一个舞,与一个**于他的赵若辰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