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七十章 我要杀你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林子里很安静,或者受到刚才的险境,林秋雅竟然还有几分兴奋,她天生就不是一个平淡的女人,身体里有着冒险的因子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她看着萧秋风,眼里的光芒如夜空里最闪亮的星彩,从刚才的表现,这个男人被称为纨绔,实在有些名不符实,他就像是一个迷,让林秋雅渴望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萧秋风又一次拉住了她的手,手很温暖,很软柔,还带着缕缕滑腻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不会是故意想占我便宜吧,小心我告诉嫣月妹妹!”

    虽然从来没有与年青男人这样接触过,但林秋雅此刻心里却有几分欣然,女人的魅力让男人倾倒的时候,就是她们最为自傲的时刻。

    但是一种很生硬的声音,却好像就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她无限的遐想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你------!”

    一个老人,慢慢的在两人的眼前出现,这一刻,林秋雅才明白,为何萧秋风会再一次的握住她的手,虽然有些遗撼,但她感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馨。

    除了她的父母,这还是第一次,有人给她关怀,虽然他们之间,还很是陌生。

    放开了林秋雅的手,萧秋风上前了两步,看着那个老人,也有些不敢相信:“我真的没有想到,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枪手,也只是迫使他们走进这里,萧秋风走进这里,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,这个老人的出现,却是他没有料到的,因为他们曾经见过。

    他叫扬伯,何向南曾经是这样称呼他的。

    看到他,萧秋风已经联想到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眸子里瞬间多了一种光彩,一种喜悦,他已经很没有遇到这种高手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奇怪,我只是一个杀手,杀人是我的工作,虽然年纪有些大了,但是刀还很锋利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哈哈一笑,说道:“像你这样光明正大杀人的杀手,我很敬佩,如果今天你能不死,我们可以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有些时候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只是心灵瞬间的碰撞,而这个老人没有偷袭,就算是杀手,也值得让人尊敬。

    强者为尊,胜者为王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老人并没有笑,或者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希望今天死的不是你,不然我会多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却是盯着萧秋风身后的林秋雅,骨子里散发的寒意,让林秋雅有种惊恐,他说的并不是玩笑话。

    力量已经提升,凝神的注意力,如两条电火在空气里燃烧,林秋雅甚至听到耳边传来“兹兹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是正宗的内劲修练者,与萧秋风的影子心诀一样,同属古武学的范畴,但是两人相比,萧秋风在杀戮中的磨难绝对要多得多,更重要是,他年青。

    林秋雅身体有些在抖,是惊讶还是害怕,此刻她也说不清楚,但是眼前的两人在一瞬间就失去了影踪,她以为是幻觉,但是擦了擦眼睛,那影子依然存在,如果不是空中传来剧烈的炸响,她不会相信,这是真实世界里出现的打斗。

    萧秋风的身影爆退六步,右膝跪地,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嫣红,但是在他的脸上,泛着开心朗快的笑意,不管胜负,能如此倾情一战,像他这般境界的高手,都会很开心,这是一种平凡人领略不到的快感。

    老人站在那里,脸色有些苍白,本来硬朗的身体,突然的晃了几晃,接着绷紧身体,慢慢的放松,就如一个生命快要燃烧完结的老人,没有一丝活着的生气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很是意外的,他竟然笑了出来:“年轻人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没有人明白,或者连萧秋风也不会明白,他重拳之下,力道的气劲,已经渗入这个老人的筋脉,就算他不死,至少也成为了废人,他竟然说出感谢二字。

    老人没有给出答案,转过身,就如一般老人悠闲散步一般,离开了,消失在两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林秋雅这刻才回过神来:“你赢了------你们这是在比武么?”

    刚才发生的事,应该在电影里,林秋雅就算是亲眼目睹了,那语气间也有些怀疑,难道眼前的男人,真的就是武侠小说里面,隐于市中的侠少么?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回答,只是说道:“林小姐,谢谢你的邀请,不过我劝你一句,不要太好奇,还有,早些离开吧,等警察过来,你可是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一肚子的疑问,却看着萧秋风转身离开,而终于忍住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,这个秘密,迟早有一天,她要解开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杀掉扬伯,但是他却从此未再露面,因为何能曾收到汇报之后,淡淡的说了一句话:“我不养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,不好了,步蛇已经挑掉了鸡堂,现在目标正是总堂。”一个帮众急匆匆的冲了进来,有些惊然的报告。

    何能大喝道:“狐兔呢,为什么没有传来消息?”

    又一个帮众冲了进来,这一次连团长都没有来得及叫,就大叫的说道:“兔堂主被杀了,刚才兔堂一名负伤小兔报告,一些神秘人捣毁了兔堂的三居,杀死了堂主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,废物,来人,召四大堂主------”何能气急败坏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堂主,四大堂主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何能一下子瘫软在了团长宝座上,就如在一瞬间抽干了所有的精气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先离开这里吧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
    何向南脸上也有着失望,没有想到控制铁血团才短短几天,铁血团就像一盘散沙一样,被个个击破。

    何能恨意的眸子里,满是戾气,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们走------”

    林秋雅回到家里,神情还沉淀在那种虚无的片段中,就如走入戏中,分不清现实与梦幻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世上真的有种可以飞檐走壁,武功盖世的武林高手么?”

    林北海一直小心的看着女儿异状的神态,闻言应道:“应该有吧,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?”

    林秋雅一愣,眸子眨了眨,说道:“不是电影里,是我今天亲眼看到了,爸,你说我是不是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林北海问道:“小雅,你不是说今天请个朋友吃饭的,去了没有,怎么专说这种胡话?”

    他想插开话题,但是林秋雅像是没有听到,人慢慢的站了起来:“爸,我去睡一觉,等醒了梦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林北海站在林秋雅的身后,只是一脸的担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