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十九章 遇险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的到来,当然很快的被铁血团知道,何能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沉呤了一会儿,才吩咐道:“全天候的监视,先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这本就是萧秋风的目的,这一次他根本就没有准备出手,只是为了吸引对手的注意罢了,把眼睛放在他的身上,李强兵与步蛇他们,就越好办事。

    “爸,步蛇已经来扬州了。”何向南在一旁,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何能眼眯起,透出缕缕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主子来了,他那条狗还能不跟着么?”对这件事,他早就知道,这个萧家的风流公子,还真是有胆量,敢闯铁血总堂。

    “不过萧秋风每日只是视察风正旗下公司的业务,我派人追踪,没有发现一丝的异状。”何向南又汇报道,他已经弄不清楚,这个曾经的酒肉朋友心思,或者他已经看不懂他了。

    何能冷冷了笑了笑,说道:“你说可能么?”这话说出来,连他自己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何向南也知道,萧家与铁血团之间,总有一方要倒下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怎么办,他们的力量很强。”

    其实到了今天,他们也弄不清楚,斩杀血杀组与几十个雇佣兵的人究竟是谁,但是无可否认,这些人的确可以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何能说道:“他们不动,我们就等,我们的支援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警长已经派高手前来,不然他也不敢面对那神秘的恐惧力量。

    再说铁血团内部还不稳定,十二堂,此刻剩下的八堂,也只有六堂归顺,剩下的牛堂与马堂分明有着占地为王的打算,对总堂的命令,根本就阴奉阳违,而且都一个星期了,还未见有人前来应见。

    一旦贸然动手,这些人能不能派上用场还很难说,必竟他这个团长并没有太多的威信,更何况,他杀戮老团长的事,现在在铁血团也不是秘密,这些人只是不敢言怒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还靠不住。

    “通知狐兔,让他来见我。”何能眸里寒光一闪,有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何向南点头离去,何能轻轻的说道:“扬兄,这一次要你走一趟了,只要没有了主人,那条狗就可以任人宰杀了。”

    扬伯又出现了,但是这一次,他的脸上少了昔日的稳定,淡淡的说道:“这个人,我看不清他,只能尽力。”

    他的命早就属于何家,这么多年,看多了人世间丑陋的事情,他也只能让自己变成一个无心的人,活了这大把年纪,他也活够了,只是很可惜,找不到可以为他送终的人。

    何能笑着安慰道:“扬兄,凭你的身手,一定马到功成,我等着给你庆功。”对他来说,这个老人死不死,并不太重要,重要是萧秋风死。

    很快,狐兔进来了,这是一个很瘦的男人,年约四十左右,尖嘴猴腮,不叫猴而叫兔,让人很是有些费解。

    头戴着一顶很破旧的老人旧帽,如果不小心,你很可能把他看成是一个身染沉疴的老人,但是他并不老,而且还很精明,精明的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团长。”很淡淡的声音,轻轻的说道:“不知道团长找兔子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给我找一个机会,我要萧秋风死。”何能当然知道这个兔子的本事,整个东南,估计没有人可以逃脱他的追踪。

    狐兔点了点头,他已经明白了何能的意思,又说道:“不知道团长对付天网的计划施行得如何了,我担心那个女人会反扑!”

    何能冷冷的笑了笑说道:“你放心,这事很快就有结果,那只凤凰会变成鸡,永远都不会再飞起来。”

    狐兔有些担心,但是没有再开口,他了解这个新任团长的性格,容不得半点劝说,所以有些话,他只能闷在心里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凤兮背后的力量,虽然她抛弃了这些,但并不表示她不会重新使用这些力量,而且最近几天,天网的销声匿迹,让他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萧秋风端起桌上的碑酒,还禁不住的又问了一遍:“林小姐,你能不能告诉我,这一次是你请客,也是你付帐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轻轻的笑了,很是肯定的点头:“放心,这一顿我请。”说着,她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百块,叫道:“老板,钱先给你,等下吃多少再结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萧秋风第三次问了,见到林秋雅先给了钱,他才把碑酒放到了嘴边,猛灌一口。

    虽然这只是一个大排档,但总算是别人请客,萧秋风倒也吃得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“萧大公子,真是不好意思了,请你来这种地方,希望你不要见怪,下次有时间,我请你去扬州八宝城,那里有几样菜色不错。”

    十月的天气,东南还是有着几分躁热,冰镇碑酒下肚,萧秋风身体都舒爽了许多,手里更是已经拿起了几串火辣辣的烧烤,还真是够味。

    “美人相邀,就是下刀山下火海,我也会去,林小姐似乎忘记了,我本就是风流公子。”碑酒配上美人,这也是一道风景,更何况眼前的女人,更是一个绝代媚柔佳人。

    林秋雅逗逗一笑,说道:“哦,我们的萧公子还真是会演戏,一套一套的,估计骗的女人,一定不少吧,难怪连嫣月妹妹入了你的圈套,变成傻傻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笑,问道:“林小姐这么神秘的请我出来,该不会是为了嘲弄我的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接到林秋雅电话的时候,也有些惊奇,说实在话,这女人虽然与柳嫣月称姐道妹的,但是在他的心里,却还当她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因为这女人太聪明,眼里时不时的露出炙热的光芒,似乎可以看到别人的心腑,萧秋风并不想与她打交道,而且也似乎用不着。

    林秋雅轻轻的点了一下头,说道:“那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,萧家与铁血团的矛盾相信也不是什么秘密,作为朋友,我只是想关心一下,不知道萧公子相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关心或者太严重,林小姐是好奇吧!”

    林秋雅这一次没有否认,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,我实在很好奇,不知道看在我请你吃一顿的份上,能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说好奇心,会害死猫,果然不假,林小姐,有时候太好奇了,并不太好。”萧秋风手中的杯子微微的颤动,一股沉重的压力,已经慢慢的靠近,萧秋风喝了一口酒,看了没有一丝察觉的林秋雅笑道:“这一次,你似乎也惹上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本就很偏僻,除了这家野外大排档,偶而露过的路人,这里很静,因为这家店的生意,都是在晚上,晚上才是纳凉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桌子已经被掀起,萧秋风没有一刻的犹豫,趁着圆板挡住的一瞬间,已经拉住了林秋雅的手,林秋雅失色之下,还来不及问话,枪声已经响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林秋雅才知道,就算是她选中再隐密的地方,这些人仍然可以找到。

    “有人想杀你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面审视着远处的枪手,一边淡淡的回道:“这你早就应该知道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林秋雅竟然没有紧张,只是紧紧的靠着萧秋风,有些无力的笑道:“你说我们这算不算同命鸳鸯?”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:“在他们眼里,我们只是一对狗男女。”

    而话声未落,萧秋风身形又一次动了,如风如电,影幻三叠,连紧靠着他的林秋雅,也没有发现,他是何时离去。

    等到林秋雅回过神来的时候,六张桌面已经摆立一排,萧秋风却已经藏身小店里,向他轻轻的招手。

    这些枪手离得太远,如果萧秋风只有一人,完全可以随意的离去,但是加一个林秋雅,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小店后面的林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