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十八章 扬州之行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第二天就走了,有些事他必须去做,这关系到萧家的安危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起行动的,还有十六个神兵战队的队员,本来李强兵是被排除在外的,但是听说了这一次的行动,他强烈要求参加,因为现在,他也已经感受到,杀戮就是他进步的最佳途径。

    对他的要求,萧秋风允许了,反正上海已经是步蛇的地盘,此刻应该没有人敢来闹事,再说了,凤兮那里还有六个成员,可以应付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凤姐暗中保存的势力,萧秋风相信一定不小,不然一个女人,也不可能如此风光的存在这么久。

    扬州是个风景城市,而华丰集团就座落在市中最繁华的商业区地段,六十三层的大厦雄踞一方,萧秋风一到扬州,林秋雅就已经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,但是跟在他身边的,只有李强兵与铁柱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这个风流公子来扬州,会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大学生电影节开幕式上一见,林秋雅就深切的感受到,传说中的东南四大纨绔公子,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,司马洛对她的意思,她当然明白,但是很抱歉,她对这种温文尔雅的男人,似乎谈不上什么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,她也知道了,司马洛绝对不像别人传闻的那样,是一个公子哥,相反,他很聪明,很有心计。

    那萧秋风呢?

    这个男人,在她的心中,仍然是一个迷团。

    或者短短的相聚,她有些羡慕柳嫣月,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在不顾场合之下,维护自己女人的尊严,时代性质决定了,女人很多时候,都是男人的附庸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认为,萧秋风是四大公子中最不需要在意的一个,这一点,从当年他无耻的要挟柳嫣月就可以看出来,稍稍有点风度的男人,都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但是那天看到的,柳嫣月浓情爱意的相融,却不像是作假,她也是女人,知道如果讨厌一个男人,就算是演戏,骨子里还是无法摆脱这种讨厌的意味,但是她没有,柳嫣月身上,连一丝这种情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?

    “小雅,你说他这一次来扬州是为什么?”在这办公室里,除了林秋雅,还有一个中年的男人,戴着宽大的眼境,看上去很是有一种平和的儒气,不烦不躁,不笑不急。

    林秋雅想了想说道:“上次铁血团攻击他们的下属公司,这一次来,估计是处理这些事的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哦了一声,又问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林秋雅秀眉一皱,脸色突然的有些激动,说道:“你说他是为了铁血团?”

    男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样想才可以解释很多事情,谁都知道,东南已经变天了,铁血团这一次很有可能被彻底的铲除,各种势力,会重新整合,这个风流公子,还真是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林秋雅脸已经变色:“爸,你真的这么认为,上海的事都是这个男人闹出来的?”

    林北强这一次,终于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我没有这样说过,有些事,我们只是设想,如果萧秋风真是一个纨绔公子,那么此刻他来扬州,绝对是找死,但如果他不是,小雅,扬州会起狂风暴雨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很是不敢相信,但是老爸的话也很有道理,不过她有些想不通,萧家什么时候,拥有如此大的力量,难到很久之前,这个风流公子就在隐藏自己?

    林北强站了起来,说道:“这事与咱们也没有太多的干系,只要关注一下就可以了,倒是你大伯,好几次与太爷提起,让凯跃接替你的位子,小雅也要小心一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有些生气了也跟着站了起来,说道:“大伯他们心是不是太狠了一些,明知道爸不想与他们争,却还把心机动在我的头上,他们掌控了整个西北,难到还嫌不够?”

    林北强淡淡的在女儿的肩膀上拍了拍,说道:“人的**是无止境的,不过如果真的弄到没有办法妥协,不如就让给他们算了,爸没有太多的梦想,平平安安就是福,盼着女儿找些嫁人,相夫教子,这样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林家的四兄弟,按照太爷的分配,每人掌管一角,却没有想到,大伯心太不满足,霸占了四叔的东北之后,现在还来争占东南,她虽然是女人,但没有老爸一样的看得开。

    这些本就是属于自己的,她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用再说了,不论如何,我也不会相让的,不然以后林家真成了大伯的天下,每次看到他就如太爷一样,呼来喝去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我就看不过去,林家绝对不能让样的人掌权。”

    林北强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,随和与无世无争,但是却没有想到,竟然生下一个帼国不让须眉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也长大了,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只是爸希望你记住一点,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,你要知道,你是我与你妈在这个世上唯一珍爱的,明白么?”

    林秋雅有些感动的投入到老头子的怀里,柔声的说道:“爸,你放心,你女儿这么聪明,不会被别人伤害的。”

    林北强有些无奈的摇头,只是林秋雅没有看到,唉,女儿的确太聪明,作为父亲,他倒宁愿女儿笨蠢一些,其实有句话说得没有错:女子无才便是德。

    这么聪明的女儿,他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,只怕有一天,女儿会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    萧秋风下榻扬州酒店,步蛇已经派人送来了相关的资料,鸡堂与兔窝都已经秘密的监视起来,除了堂主,各小头目,还有几大战将,都已经列入监控的范围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件事很是诡异,鸡堂的老鸡出现过,但是兔堂的狐兔,却从来没有露过面,所以至今,也查不到他真正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萧少,对于狐兔的行踪,我们正在抓紧追查,只是担心行踪暴露,人手不敢用多,可能需要多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个送信的人萧秋风也认识,关刀,一个与李兴一起,最新崛起的小头目,个头不显眼,但是能堪大用。

    “告诉步蛇,这一次主要的目标是兔堂,我要把他们连根斩除,其他的堂派,我全权交给他处理,是杀是降,我只要一个结果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关刀低头应是:“明白,萧少,我回去马上把你的意思传给蛇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去吧,我只要狐兔的行踪,尽快的给我。”

    关刀离去,一旁的李强兵连忙说道:“萧少,这个狐兔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萧少,交给我也行,我一定办得干净利落。”铁柱也强烈的要求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这件事,本是要交给你们,我来,只是为了查看公司的业务,不然,我带你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强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还好,我正郁闷着呢,萧少一出手,我们啥就没有了,当日弄那几个雇佣兵,正过瘾呢,萧少一出现,我们毛都没有捡到一根,想想都有些不过瘾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的笑,变得有些邪魅,有些冷酷,说道:“这一次,你们估计能玩一阵子,铁血团总堂不是在这里么?过几天我回去,你们就好好的玩,把扬州给我清理干净,那些垃圾留也是祸害,早些清除了也爽心悦耳一些。”

    铁柱有些傻傻的笑了,李强兵却是一脸的渴望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假话,第二天,他果然查看了几家公司,受铁血团的攻击,损失并不太大,估计他们也只是挑衅似的搔扰,让公司无法正常运作,并不是真的要赶尽杀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