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十四章 放开胸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狂风暴雨,到风平浪静,不堪受压迫的萧秋风,终于也做了回主人。

    人都是这样,有了第一次,这第二次似乎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,破罐子破摔了,身上的女人累下来的时候,他重新上马再战,只是让昏昏欲睡,神智仍不太清楚的赵若辰春意啼鸣,羞人的呻呤续续不断。

    这一次,萧秋风可真是彻彻底底的看清楚了,这女人的身材一级棒,雪白的肌肤与之前印象中的截然不同,当初当这女人教官的时候,萧秋风以为这女人衣服下的身体,也是一片乌七抹黑呢?

    只是那嫣红的一抹血痕,如鲜艳的玫瑰一般绽放,让萧秋风泼了盆冷水,这女人还是处的,这下闹大了。

    天色渐亮的时候,赵若辰也慢慢的清醒过来,也许是身上缕缕的凉意,让她一下子惊然的坐了起来,眼里看到的一切,让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此刻,她竟然赤身**的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,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一个风流无耻,让她恨入骨子里的纨绔之弟。

    一件衣服捡起来,挡在了胸前,暴怒的眸里,射出恨意的光芒,似乎有种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萧秋风吓了一跳,这女人好像真的动怒了,赶紧坐正身体,叫道:“喂,你不要瞪着我,是你自己吃了春药,把我给XX了,你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模糊的记忆,似乎慢慢的明朗起来,想起了昨夜的事,但是却立刻大哭,扬起的拳头随之已经下来了,拍打在萧秋风的身上,不过好在没有用蛮力,不然还真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还有理,你污了我的身体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把抓住她的手,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哪里还有一分英武的气质,根根本本的就是一个受到委屈的小女人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做都做了,还能怎么样,最多我负责,行了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赵若辰身体震了震,却甩开了萧秋风的手,一声不吭的把衣服套在了身上,冷冷的说道:“不需要你负责,你这王八蛋,把今天发生的事统统给我忘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忘记估计有些困难,虽然是被强迫的,但乍说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了。”听这女人漠不在意的样子,萧秋风心里倒是有些不太舒服,一边穿衣,一边戏谑道。

    赵若辰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如果你嫌命太长,那就随便你,但是有件事我可以告诉你,我是京城黄家的女人,你得罪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东南的各种人物,萧秋风或者有些陌生,但是京城黄家,对他来说,却是如雷贯耳,如果说东南林家是巨无霸,那黄家可以说是巨无霸的爷爷。

    而且他与黄家一向都有恩怨未解,起因当然并不是因为他,而是因为将军,将军与黄家是势不两立的,而他,就是将军的义子。

    “没有这件事,你想嫁给谁,我都可以不过问,但是现在,你是我的女人,有些事,你就不能这么任性了,知道么?”

    赵若辰冷声喝道:“住嘴,我的事,不需要你管。”虽然讨厌这个男人,但她也知道,昨夜的错不是他,既然事已经发生,那就让一切都过去吧,从心里面,她也不希望这个男人无辜的枉死。

    他必竟是自己第一个男人!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么的奇怪,不管一个男人给他的印象多坏,一旦**于他,总会留下缕缕的情感依恋,这或者就是她们的本性,所以许多许多男人,在想得到一个女人的时候,总会先在她的身体上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女人常说:要留住男人的心,先要留住男人的胃。

    而男人却说:要得到女人的心,就先要得到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萧秋风手一伸,已经把赵若辰拉到了怀里,压制着她的反抗,手掌已经大力的打在了她肥美的**之上:“对我要有礼貌,特别是现在,我已经是你的男人,你更要本份一点,不要我就打你的屁股开花。”

    “住手,你这王八蛋,啊----不要----不------”

    **的水潮,又一次的不抑的翻涌,破口大骂的尖叫,慢慢的变成了一种呢喃的呻呤,当萧秋风转过她身体的时候,这个女人脸上的红潮,却如动了春情的**,一副妩媚的骚荡。

    萧秋风似乎发现了什么,手不经意的在上面再一次的扫过,看着这个女人配合的哼出嗲声,有些兴奋的笑了出来:“若辰,看样子你这里很敏感嘛,要不要我多抚摸一下?”

    这个羞人的秘密被发现,赵若辰真是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,脸红得像是番茄,一下子推开了萧秋风的手,想打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没有给她机会,又把她拉回来,笑道:“这有什么害羞的,昨晚咱们更羞的事都已经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,不要说,你这王八蛋,是不是要我羞愧的自杀,你才满意?”都忘记自己最讨厌这个纨绔的风流哥,赵若辰芳心乱颤间,竟然流露出撒娇的意味,还真是让萧秋风大开眼界,这女人也有如此娇人的可爱模样。

    萧秋风托起她的脸,很是正色的说道:“若辰,相信我,我会对你负责的,不管是黄家还是白家,你已经是我的女人,我不会把你让给别的男人,答应我,不要喜欢上任何人,你是属于我的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好像习惯了这种拥抱,她没有再反抗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你让我如何相信你,你是风流公子,有那么多女人,你还会在乎我么?你不要逼我,我不想害你,你是斗不过黄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至少要给我时间,还要给我一个机会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赵若辰沉呤了半刻,最后幽幽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如果你真的、真的喜欢我,就来京城找我吧,只要能让我爱上你,就算你真的是色狼,我也会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对赵若辰来说,并不奢求一生的富贵,对感情,她也看得很淡,或者自从听到他的死讯之后,她对什么也不在意了,嫁给谁都无所谓,但是在她的心里,还是觉得,眼前的可恶男人,似乎比那陌生的黄家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承诺,萧秋风倒真是放心了,赵若辰的性格,他很了解,说过的话,绝对算数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说定了,等我到京城的时候,若辰你会发现,其实我比那黄家的傻毛好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脸上泪痕未拭,却多了一种淡淡的笑,对赵若辰来说,这只是一种宽慰,却并不是幸福。

    她心里知道,这一生,幸福已经不再属于她。

    赵若辰没有要萧秋风送她,一个人悄然的离开,而在第三天的时候,萧秋风收到消息,她已经离开了上海。

    望着星空,萧秋风的心里多了几抹淡然的惆怅,也多了一个思念,除了遥远的舞,现在,更多了一个赵若辰。

    身后,柳嫣月轻步的走了过来,为他披上了件袍子。

    “秋风,夜风冷,小心着凉。”殷勤的体贴,让萧秋风不由的拉起了柳嫣月的手。

    这种亲腻的动作,在他们两人之间,却还是第一次,柳嫣月已经羞红着脸,低下了头,但是心中,欣喜若狂,渴望着这个男人更进一步的接触。

    “嫣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有了赵若辰,萧秋风知道,有些事已经发生了,就没有办法回头,就如柳嫣月的这份感情,爱就爱了,根本没有办法割舍与收回的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再是影子,身上承载着两个人的生活,舞,他深深的爱着,但是对赵若辰,却也没有办法放开了,既然都已经变成这样,那再多一个柳嫣月,似乎也算不上烦恼了。

    拥她入怀,默默的温馨慢慢的滋润着彼此的心房,而柳嫣月,悄然的眯上了眼睛,她要用心灵,来感受这幸福的一刻。

    不远的走道里,玉婶端着一碗甜汤,悄然的退去,她不敢打扰这对纠缠的身影,只是在脸上,多了一种温和开心的笑意,夫人盼望的事,终于实现了,她要马上把这个好消息,告诉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