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十三章 醉梦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灯红酒绿下,闪烁着人生的劣性,不管这一天,你是开心的度过,或者悲伤的度过,在这里,你都可以找到安慰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赵若辰并没有生气,或者她已经麻木得没有心情生气,努力这么多年,她对赵家来说,仍然只是一个工具,而现在,就是她实现自己价值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理解她,更不会有人可怜她,当然此刻黑夜的凄迷间,更不会有人会来安慰她,她的朋友,本就很少。

    不过想占她便宜的人不少,一拨又一拨的搭讪,都被她轰走,她只想醉,最好是醉得不再醒来,或者醒来的时候,这一切,都不需要再去面对。

    这是午夜酒吧,赵若辰像是一个没有家的孤儿,浪荡在街头,很是随意的走进这里,坐在吧台上,她已经喝下了三杯很醇的浓酒,此刻手中举起的,是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杯。

    脱下了一身的制服,赵若辰还原本色,灵致到诱惑的身材,在那淡淡素洁的裙下,显现出火热的春意,酒精的刺激,让她动人的容颜,更添了几分娇羞的红润,就如一个熟透了的苹果,散发着清香,向所有的人宣布,已经可以采摘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喝闷酒呢,要不要大哥陪陪你?”这种**眼神的男人,哪里都有,这种混杂的酒吧,当然少不了这种猎艳者。

    赵若辰本就很美,勃发有些过度的丰满,更是绽放着惹火的芬芳,只要不是瞎子,此刻都会被她吸引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巴掌,因为那个男人嫌废话还不够,那只脏手已经伸过来了,赵若辰的心里还有三分的清明,想都没有想,手就已经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------”怒容暴发的艳色,虽然迷人,却也是带刺的。

    男人一脸的卑贱,拼命的低头说对不起,但是一颗黑色的药丸却已经掉入了赵若辰的杯中,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黄晕之后,如烟般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赵若辰鄙视这种男人,就算是想泡她,也得有些胆量,这个世上,根本就没有人可能像他一般,让她这一生都无法忘记,只是可惜,他是舞姐的爱人,而现在,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酒端起,猛烈的灌下,一种清凉的感觉涌上心头,但是随着这种清凉浮现的是一种羞人的幻觉,他好像看到那个男人,那个第一次触动她**之弦的男人。

    身体徒然间,有了少许不应该有的反应。

    付钱,走人,酒已经有些过量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,却只看到赵若辰准备离开的背影,这家午夜酒吧是由凤兮控制的,此刻跟在他身边的,正是凤姐与李强兵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关系的保密,所以他们才选择这里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放心,这里不会有人知道,从开张到现在三年多,我从来就没有来过。”凤姐在他的身后,见萧秋风盯着门口,还以为他心里在防备。

    “是啊,凤姐你藏着的东西可真不少,估计还有不少的秘密,会更让我惊奇的吧!”越与这女人相处,萧秋风越是有这种感觉,本来堪称绝代优物的凤姐,此刻所表现的冷艳,却与平日里所呈现的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诱惑男人似乎是她的嗜好,她是一个优物不错,但却并不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,她心里隐藏的内韵,并不像表面上那般的简单。

    脸上多了一种羞然的情态,凤姐正待开口,就在这时,那身影一个踉跄,脸侧了过来,萧秋风很是有些诧异:“赵若辰,她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还真是挺神通广大的,连这么隐密的地方,也可以找得到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,还没有想完,一个男人已经靠近了她,那并不太正经的语气,透着几分玄乎:“小姐,看来你真的喝醉了,我送你一程吧!”

    赵若辰身体在摇晃,媚眸更是一片腥红,男人知道,那药效已经开始有作用了,狂动的艳运,让他看起来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萧秋风算是见识了,喝醉酒的女人是什么模样,原来这女人不是追查他,而是跑到酒吧里来灌闷酒的,而且此刻似乎遇上了些小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凤兮眸里多了一种玩味,说道:“萧少,你似乎有英雄救美的机会了,说不定人家会以身相许呢?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笑,说道:“强兵也救过你,怎么不见你以身相许呢?”

    凤兮银呤的声音也笑了出来:“凤兮虽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人,却也只对合我味口的男人以身相许,铁块虽然是个男人,却不怎么合我味口,如果他真的敢对我动歪心思,估计这会儿已经没有办法做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萧少,我还是很羡慕你有这种的人才,可堪大用,要知道,能抵挡我诱惑的男人并不太多,铁块也算是一个,凤兮总不能找一个连自己的属下都控制不了的人做伙伴吧,那样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只是随意的笑了笑,但是李强兵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还好他没有动歪心思,不然就真的丢人了。

    从心里面,他有了一种坚定的信念,以后在这女人的面前,做自己应该做的事,绝对不能想得太多,不然可能被她戏弄得真的连男人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悄然的离去,只留下萧秋风去做那英雄救美的大事。

    赵若辰觉得身体里异样的感觉,越来越不受控制,想着早点离开这里,但是眼前这个令人生厌的男人,一直挡在她的身前,四肢乏力,她就算是想把他揍起猪头,却也使不上力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手臂已经伸了过去,把赵若辰拦腰抱住,那个男人愤意的喝道:“哥们,你弄错了,这是我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这里有也规矩,色狼的规矩,哪个搞定的女人,就归哪个享用。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连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送了他一记重重的拳头,看着那人飞出三米远,撞在了酒吧玻璃门上,溅了一身玻璃碎片,躺在地下无力的呻呤着,这才弯腰把整个身体依在他身上,眼睛都快要眯上的赵若辰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----是谁,闪开------”一向暴力的双臂,此刻只能无力的拒绝着,赵若辰感觉自己快要沉迷,沉迷在那种莫名的**中。

    萧秋风当然没有放开,打开车门,就已经把她扔了进去,扔开之前,当然也很是色狼的摸了她屁股一把,弹性依旧,酥软滑手,舒服。

    英雄救美,虽然不幻想以身相许,但是占占便宜,却也是理所当然的,谁叫这女人给他机会呢?

    启动车子,萧秋风准备把这女人弄回自己家去睡一夜,反正他这是好人做到底了,就她这种身材,还醉乎乎的,留在哪里他都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想不通,据他所知,这女人一向都大大咧咧的,很少有娘们身上才有的多愁善感,今夜这醉酒,看她样子,似乎真的很伤心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母老虎,伤心的样子,还真是挺有女人味的,如果以这种温柔艳丽,相信找个男人嫁了,也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双手,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,喷着热气的嘴,更是已经凑到了他的脸上,身后醉倒的女人,却已经坐了起来,星眸媚态毕露,芬艳诱人,一种像是梦喃的话语轻呤:“我要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吓得急踩刹车。

    “喂,女人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------你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丫头吃春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”的一声,萧秋风的衣服被强悍的撕开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不是想暴力**我,你可是警察,不要犯错误啊!”

    “------”

    “**啊,杀人啊------你应该先脱自己衣服才对,我怎么也要先拉上窗布吧,让别人看到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没有自尊了,我是男人,应该在上面才对,啊--------”

    声音变得越来越小,却越来越浑浊,浓浓的喘息声,开始抑扬顿挫的传来,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