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十二章 我只是一颗棋子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是一个风流的男人,也许是因为以前特工的性质,他不想被女色扰乱警觉的心,但是与林秋雅一聚,他还是不由对这个女人的底细有了些许兴趣。

    先不管好与坏,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。

    凤姐已经把资料传了过来,除了这一次上海市黑帮行动的结果,还有东南三花与四大公子其他三人的资料,这些,对他来很有用处。

    除了柳嫣月,这其他的两朵,一朵正是赛诸葛的林秋雅,被人们戏称玫瑰,花艳黯然**,而另一个,却是有些神秘的郁金香卓凝雪,据说她并不常露面,因为在三花之中,她算是比较平凡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个平凡,是指家世,但是她的美丽,却是无庸致疑,这一点,萧秋风从林秋雅身上就可以想见得到。

    倒是林秋雅的背景,让萧秋风微有些诧异,他家的风正集团虽然号称东南第一,但是与林家一比,却是小巫见大巫了,林家不止在东南,整个国家,像华丰集团一样的企业,资料上已经标出了六家。

    东南,对他们林家来说,或者还真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
    林家现在太爷林炉松当家,四代同堂,二代四男三女,而林秋雅却是三代,她父亲排行老三,就她一个女儿,而她的堂兄堂弟,却是有十几个。

    看着他家族的成员资料,萧秋风就可以看出很多问题,林家的庞大产业,也并不是拧成一块,至少林秋雅父辈四兄弟,就并不团结,这一点,不需要怀疑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独身女的关系,林秋雅不得不从小要求自己,看人看十分,却只信三分,灵智无比,所以才能在众堂兄弟堂姐妹中脱颖而出,得到老太爷的宠爱,现在掌管整个东南的产业。

    柳嫣月的资料当然不必说,但是关于那个卓凝雪,却也引起了萧秋风的疑惑,资料上关于她的身世背景,只有短短的几句话,父母皆健在,却都移居国外,而关于她本身,却除了一个年龄,就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本能,萧秋风知道这个卓凝雪也不会太简单,不过匆促之间,凤兮能搜集到的资料,却只是这些,虽然不在国内,对他的影响并不太大,但是萧秋还是打算,关于这个女人,还需要进一步的查探。

    其他的三大公子,司马洛与赵若明资料不太多,但是并没有看出太多的问题,只是老二何向南,却实在太简单了一些。

    父,何能,东平集团董事长,母,已逝,没有兄弟姐妹,也没有什么亲密的朋友,简单的几乎如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“事过犹而不及,太白了也就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知道,这不是真正的何向南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一次的扫黑行动,赵若辰破釜沉舟,下了很大的决心,结果她很满意,上海市挂得上名号的几大黑帮,被统统清理了一遍,连带最近活动猖狂的铁血团,也被一网攻破,两大堂主病虎与天龙,也被抓获。

    有些遗撼的步蛇失踪了,不过能做出这样的成绩,赵若辰觉得可以向上面有所交待了。

    这份报告,由她亲自交给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赵光平连看也没有看,就扔到了一旁,只是轻轻的抬头,问道:“你觉得这一次行动如何?”

    此刻公事上,她们不是父女,而是上下级。

    赵若辰说道:“基本上已经实现了预定目标,共捕获黑帮成员六百一十八人,包括几大黑帮的主脑人物,相信未来两年之内,都不会再出现黑帮火拼的事件。”

    赵光平没有任何的表示,问道:“你真的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赵若辰冷冷的说道:“司令长官认为有什么问题,请明示!”

    “铁血团血杀组相信你知道吧,还有不少的雇佣兵,你们警察在处理善后的时候,也应该看到了,你告诉我,以他们这种强悍的实力组合,谁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杀掉他们,步蛇失踪了,他为什么会失踪,这场黑帮火拼,不是他挑起的么?”

    赵若辰呆了呆,这些问题,她也曾想过,但是没有找到答案,而且她已经让警员去搜集资料去了,相信不久,就会找到这些事情幕后的真象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司令长官,这些正在处理,还没有最终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有错就承认,敢作敢当,这是赵若辰的性格。

    但是赵光平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事你不必再插手了,我已经发出了调动申请,下周,你就去京城吧,若辰,你已经不小了-------”

    若辰这种小名一叫出来,气氛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赵光平变成了父亲,脸上却依然是严厉,说道:“若辰,我已经与黄家商量过了,明年你就嫁过去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冷冰的脸上,马上露出一种愤怒,铁青而没有一丝的血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你会给我机会证明自己。”

    黄家与赵家早就有这个联姻的意思,只是赵若辰坚决反对,她虽生女儿身,但是她不想成为家族提升实力的工具,她要把握自己的命运,这些年来,她不认输,就是为了证明,她比男人强。

    赵光平说道:“机会我已经给你了,三年的时间,你也玩够了,若辰,这些事让男人来做,你好好的当黄家的贤妻良母吧,这一次当了别人的棋子,希望以后不会。”

    赵若辰脸上浮现一种笑,一种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天生就是一颗棋子,你不也是这么认为的,这就是我生存的价值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放肆-----”

    一记耳光,脆声的传来,赵若辰脸上,多了四道痛红的指印,但是她没有哭,只是脸上的笑,却有些凄然。

    她终究逃不过她的宿命,成为家族联姻的工具。

    赵光平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,第二天,赵若辰的调职通知书就已经下达,副局孙庆煜接替了她的所有工作。

    没有欢送仪式,赵若辰很是简单的完成了交接工作,就悄然的走了,却也是例届换局最平静的一次,几乎是悄无生息,而在她走的第二天,李海斌也上交了辞职报告,柳嫣月把他的梦彻底的破碎,他也想回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