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四章 不一样的方法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几女喷笑,没有想到,看似仙子般的紫瑶,也会被这个男人如此的亵渎,想来她的适应之路,一定走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露丝笑道:“紫瑶,习惯就好了,世间情爱,本就是如此,再说,你应该喜欢这种感觉才是。”爱得彻底,露丝的话里,也带着真心的表叙,只要这个男人喜欢,再羞人的事,她都愿意为他做。

    梦清灵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好了,不要助长这坏人的习气,免得他越来越坏,就知道折磨我们,行了,穿好了,皇上,是不是可以去见父亲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为萧秋风整理了好了衣领,细声的询问了身体状况,见到无碍,梦清灵真的像面对着皇帝一样,深深的行了一礼,古典的意味很浓,因为她身上温柔多情的性格,本就带着一种大家闺秀的书卷味。

    四女有说有笑的出了卧房,下了楼来,厅里只有两个老人,看到了萧秋风,立刻惊然而起,大声兴奋的叫道:“小风,小风,你没事了,你没事了吧!”

    其实这两个老人几天来过得并不太好,虽然紫瑶已经说过了,萧秋风并没有大事,但是他们还是很担心,而且女儿与女婿难得在三十年后可以重逢,但是看样子,两人不知道犯了哪尊大神,此刻比敌人还不如。\//\

    所有的希望,当然是在外孙身上,但是外孙昏睡,他们也只能煎熬的等待,看到了萧秋风,心灵之中的负重,就像是有了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霍非宁站起来。拉住了萧秋风的手,细声的关心着,看他气态神朗,脚步稳重,并不像是有事地样子,立刻说道:“小风,你爸虽然救回来了,但是他记忆全无。你快想点办法,治他一治吧,你看他与你妈,就像仇人一样,我们看着都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当然心疼女儿,活守了一辈子的寡,好不容易老来有依,但是却与女婿闹成这样,看着到手的幸福,却享受不到。岂能不难过?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外公,外婆,你们不用担心,我会想办法的。走吧,去看看老头子,这些年,相信他也过得很辛苦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萧秋风心里很清楚,老妈对老头子的感情,从来没有轻淡过,不然面对着人形兵器的绝世杀戮,她竟然没有一丝的害怕。\\\\\反而哭泣着求萧秋风不要伤害他。

    草坪上,萧迈飞正在陪着狼组练习,虽然没有记忆。但是他天生地武者功法却还在,特别是武之魄与龙变心法,还是如此的凌厉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狼组成员,一个身手高绝,较量起来,很有武者的激情,这些天,他把所有的时间,都用在了练习上,虽然与家人关系没有改善。但是与狼组联络了感情。

    没有记忆。他现在连大声的说话也不敢,在家里呆着。他也很辛苦的,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,这里有他最关心最渴望的人,他也许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迈飞------”霍非宁已经大声的叫道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已经接受了这个呼唤,身心疲惫的三十年,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地名字。

    来到众人的眼前,比人形兵器的时候看起来,清爽了许多,头发也理得整整齐齐,眸里神光溢动,很有一种高位者的气势,想来三十年前,这个龙神地确也是了不起的人。\\

    还没有等众人开口,他已经看向了萧秋风,张了张嘴,似乎想叫什么,但终于只是轻轻的问道:“秋风,你没事了吧,对不起,让你受伤,是我的错-----

    萧秋风本来温和的脸,突然的染上了一缕不堪的寒意,冷冷问道:“你可知道,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迈飞轻轻地点头,虽然身不由已,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成为了一个凶手,杀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如果你要泄恨,我可以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嘴角浮现出一种玩意的邪笑,大声的说道:“好,既然你想求死,我成全你,就当我从来没有救过你。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意外地情况下,萧秋风的手突然的抬起,连想都没有想,只见金光一闪,气势狂霸的拳头,就重重的打在了萧迈飞的胸口,只听一声惨叫,他的身形,就已经飞了出去,掉落入灌木众中,连让人阻拦的机会,也没有。

    紫瑶与露丝一下子挡在了萧秋风的面前,惊声的叫道:“老公,这是你地父亲,你不能这样对待他------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父亲还很陌生,但她们已经知道,这个就是曾经誉满东方地一代战将龙神,也是萧秋风亲身父亲,有再多的愤怒,也绝对不能伤害自己地父亲。\\

    萧秋风偷偷的扫了旁边的窗户一眼,说道:“这是他欠我们母子的,这一拳,不会要他命,因为是为我自己受这一刀打的,但是下一拳,是为老妈打的,我要打断他的一条腿-------”

    “小风,你不要胡来,他是你爸啊-----”老妇人也急了,看着萧秋风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,她还真是怕把那个女婿给杀了,这不是乱了套?

    梦清灵与丁美婷也是吓了一跳,立刻过来阻挡,但是萧秋风又岂是他们所能拦得住的,只见他身形一动,从空中掠起,双凝聚的强大神劲,让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。

    受这种气势的影响,老丁与1号他们都被惊动了,急切的冲了过来。只见萧秋风已经身形一闪动,脚挥出了霸道的真气,把那草皮扫起了一大块,满天飞舞之势,真是杀气凌然,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的萧迈飞,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,被这一踢身形飞起,在半空中又中了两脚,简直就变成空中的皮球了。\\/\

    虽然不致命,但是惨叫声连连,萧秋风想让一个人痛苦,发出惨叫,也并不是非要用力的,这只是一场戏,一个让老妈看的戏,他就不相信,老妈真的可以无视老头子受苦。

    “小风这是干什么,儿子打老子,反天了他------”虽然对这萧迈飞有些气愤,变成了人形兵器,祸害东方,连1号都敢行刺,但是看着被萧秋风狠揍,心里也很是不爽,这中国传统的尊老爱幼,这小子总要做倒吧!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等他发话说教,躺在卧室里偷看的霍沁荷真的忍不住了,这些日子,她是因爱成恨,一时之间,不知道如何与这阔别了三十年的老公面对,所以才会粗声粗气的叫骂,来平息内心的悸动,

    她爱他,爱这个孩子的父亲,这是根本不需要怀疑的。

    看着萧秋风大发雷霆,她还是心急了,怕儿子把老子真的打成残废,好不容易救他回来,她不想再看到他受苦,受伤,一家人,应该开开心心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“小风,小风,不要、不要打了,你这小混蛋,才刚好就又要打打杀杀的,是不是嫌伤势不够重,想再挨一刀子。”叫骂着,萧秋风一停手,她就已经冲了过去,从萧秋风身边露过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然后跑到了萧迈飞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混蛋,老娘真是不该心疼你,你没事吧,快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能有什么事,萧秋风使的劲,还能真的把他打死么,只是在他身上最痛的经脉,注入了几抹神境的气息而已,除了那惨叫声不假,其他的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能这样呢,爸这几十年,相信也吃了不小苦,你还这样的对他,真的要把他逼死么?”梦清灵到这一刻,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反倒是紫瑶,从萧秋风出手的动向就已经感受了,这种生气腾升的杀气,虽然是真的,但他的下手,却很轻,都是柔劲,根本不会让老头受伤。

    笑了笑,说道:“清灵,没事,老公这也是骗妈出来而已,其实他这只是做做样子,没有真伤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真是被吓了一跳,萧大哥,你就不能先告诉我们一声么?”丁美婷幽怨的看了萧秋风一眼,很是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丁老头也笑了起来,这一刻,他也明白了,因为被连踢了几脚的萧迈飞,竟然已经站了起来,有些尴尬的被霍沁荷握住手,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人都这般的年纪了,却还是有些害涩,霍沁荷先前的担心,在看到男人站起来,一点事也没有,心里是又气又急,真是无法可泄,不顾大庭广众之下,一把揪住了萧迈飞的耳朵,羞急的喝道:“你这老混蛋,为了你,老娘这把年纪了,还要被儿子耍,还要被别人笑,你很得意是不是?”

    明明眼里都是关心,但是这个老妈的个性,却真是太强悍了,萧秋风却还是很可怜自己的老头子,要受得了这种脾气,还真是需要超强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萧迈飞也是涨得一脸通红,这女人揪耳朵的功夫,还真是不简单,挣扎了几次,都没有挣脱掉,情急之下,大声的叫道:“快、快放手,这么多看着呢,小荷花,你也给我点面子-----

    小荷花?这难道是老妈的小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