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二章 受伤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有些狼狈,但是七杀却没有畏惧之色,反而大声的笑了起来,说道:“小子,算你狠,既然你想杀我,那就亲自先杀了你父亲再说吧!”

    言罢,不顾身形神劲狂乱的不抑,已经又一次,幻化着人形兵器的无匹刀气,凌然的袭来,而且凝聚在刀上面的神劲,更是强大,似乎真的有把兵器一折为二的意思,就算要死,他也要拉个垫背的。

    紧握着拳头,几乎有些疯狂的戾气在萧秋风脸庞上掠过,想杀七杀,必须先过人形兵器这一关,但是骨肉相残的沉重,的确有些不堪承受,恍惚之间,人形兵器,却已经诡异的闪到,不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。

    血脉相融,激发他体内武之魄的力量,这或者是唯一解救的方法,萧秋风霸道的气势,微微一凝,身形金色的光芒,在这一瞬间,逝去无痕,而属于七杀的力量,阴冷的弥漫,占据了属于萧秋风的空间。

    人形兵器,耀出幽冷的死光,几乎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下,一刀,已经刺过了萧秋风的胸口,心脉之间,只剩一寸的距离,而手中紧握的拳,蓦然的挥出,这一次萧秋风的行动,出乎七杀的意外,这一拳,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脑袋上。\\/\

    一声戾然的惨叫,七杀身形爆退了几十米之后,撞在了空间的气幕上,萧秋风能量大释,根本维系不了神劲空间的力量。七杀不敢怠慢,身形一跃,就已经闪避出了空间之中,力量爆涨之下,已经得意疯狂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插在萧秋岁胸口的人形兵器,却在颤动,却在呼啸着心底最怒意的呼唤。也许这个声音,只有萧秋风一个人能听清:“我是谁,我是谁,我究竟是谁

    “哧”的一声。人形兵器已经从胸口抽出,鲜血一涌。萧秋风一丝不敢怠慢,手起指落,就已经制住了心脉之血,这是他最危险,但是却没有办法使后的最后一招。如果萧家的血脉之血,都不能融化人形兵器身上的魔气。那唯一地结果,只有杀戮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,儿子已经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七杀在狂笑,恢复人形的兵器却在嚎叫,只有萧秋风,根本就没有看自己的胸口一眼,抬头望天,那属于毁天灭地地力量,已经运转在全身。\\\力量在随着受伤在流逝。他不能再给七杀一丝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一刀,萧秋风算得很准。心脉之间,被一刀穿过,但却不会致命,神境地气息,可以瞬间,愈合伤口,但是不管多危险,他都需要试一次,这是他的义务。

    能做的,他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“七杀,你是不是觉得我受伤了,你就可以肆无忌惮?”萧秋风突然转头望来,轻轻的笑道:“可惜要让你失望了,我真正的力量,你现在可以有机会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才是他真正本体最强大地力量,所有内敛的气息,绽放艳色地鲜花,温柔的光芒,徐徐而飘,很快,就把这个空间,变成了一道道彩虹,恍若仙境,这就是神境之后,仙境的力量。

    狂妄得意的笑,立刻停止,七杀眸里狭长的眯了起来,思感里有了一种澎涨的杀机,心里暗叫不妙,就已经大声的喝道:“人形兵器,融合------”

    “融合、融合-------”第一声没有响应,一连又叫了七声,七杀得意的脸上,已经变成了恐惧与苍白,两者的融合,虽然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,但是他可以借用这个人形兵器地身份,全身以退,他从来就没有想到,他精心修练地人形兵器,会失去作用。\\\\

    人形兵器慢慢的抬起头来,痴呆地眼神,有了许些的清醒,但是却带着一种很是迷茫的神光,看着萧秋风,又看着七杀,呆呆的问道:“你们是谁?我又是谁?”

    虽然杀气被血脉之息融合,但是他的记忆还没有恢复,不过萧秋风却很是宽慰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总算把你救醒了,你是龙神萧迈飞,而我,是你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落,他的身形就已经飘然而起,很慢很慢,但是那姿态神圣闲暇之间,却带着无边的能量随之溢动,七杀眸光转动,似乎有了逃走之意。

    他也动了,不过他不是与萧秋风面对,而是袭向了有些呆茫的萧迈飞。

    而萧迈飞正在喃语着叫着:“我儿子,我儿子-----”就算是萧秋风挡在他的面前,也一无所觉,两劲相撞之下,掌风余劲,却已经把他扫出了三丈之远,落在了草皮上,暴吐出鲜血,而七杀幻化的刀气,更是十柄挥出,不攻萧秋风,专攻萧迈

    他老奸巨滑,当然知道,对付萧迈飞,就是最好的办法。\\/\

    果然萧秋风在这个时候,当然需要先救自己你父亲,好不容易破除了魔气的控制,如果这时被七杀杀死,岂不是前功尽弃?

    趁着这唯一的机会,七杀飞身而退,大声的笑道:“小子,算你狠,不过我们之间的较量,还没有结束,你等着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追,受伤的体态能保持这般的时刻,对他来说,已经很不容易了,而七杀竟然没有看到真实,不然他们父子俩,此刻真的要魂归西天了。

    一直感受着七杀的气息,无止境的远去,萧秋风才慢慢的展露出隐藏起来的疲惫,相信这一刻,七杀也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把一脸是血的萧迈飞扶了起来,他晃悠的身体,看着萧秋风,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,轻声的问道:“你是我儿子,你会是我儿子,我是龙神,龙神是谁?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心痛,曾经的他,在失去了脑海中所有的思念时,也是如此刻的父亲一样,像是一个被天地抛弃的人,世间只有一个人,孤独的流浪。\\\\

    但是萧秋风没有给他回答,因为他也需要安静的治疗,这一次的受伤,绝对不轻。

    回到萧家,几女就已经冲了出来,看到了一起回来的萧迈飞,丁美婷已经兴奋的叫道:“萧大哥,你把老爸带回来了?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脸上微微一笑,身体就已经不支,缓缓的倒下,人都昏死了,他还能说没事么?

    耳边传来凄然的啼哭声,但是萧秋风真的已经支持不住了,任由那无力的沉睡,慢慢的侵占了他的脑海,轻轻的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紫瑶虽然在丁美婷的身后,但是动作最快,几乎在眨眼之间,就已经到了萧秋风的身侧,把他扶住,甚至不需要用眼去看,就已经焦急的叫道:“快闪开,老公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能把萧秋风致到如此境地的伤势,当然不是一般的伤势,但是众人看到萧秋风胸口之上,那血肉模糊的残状,哭声更是动天。

    还好七杀也受了伤,急需要疗治,不然要是仗着强大的神境,杀个回马枪的话,怕这里的人,还真是没人有可以挡得住他。

    紫瑶玉手如飞,幻化得看不清手指,但是清明的声音,却已经传来,说道:“好了,你们不要伤心,老公只是昏睡过去了,这一战,他消耗了太多的神力,需要好好的休息,他的刀伤并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哭得一脸伤痛的霍沁荷,一听是刀伤,却已经冲到了呆呆坐在沙发上的萧迈飞,破口的骂道:“你这老不死的,说,他是如何受伤的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萧迈飞有些害怕的看着这个女人,如一个孩子,轻轻的应道:“是我刺了他一刀,他真的是我儿子么?”

    刺入萧秋风的身体,两者血脉相融,那属于共同的武之魄,真的被触动了,如被洗礼了一般,萧迈飞恢复了神意,但是记忆仍然一片模糊,不记得自己,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迈飞,你也太狠心了,这是你儿子,为了救你,他吃了多少苦头,到底来还要挨你一刀,你这个当爹的,真是要挨千刀杀的家伙,简直不配做他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孙子是霍家唯一的希望,霍非宁也是心神震怒,看着萧迈飞,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,真是恨不得上前去捅他两刀。

    还是老妇人一旁劝道:“好了,好了,紫瑶不是说了,秋风没大事,只是需要休息,你就不要再骂了,迈飞失踪二三十年,他也一定吃了不少的苦,而且神智不清,伤小风,他自己都控制不了。”

    霍沁荷哪里听得进去,几个巴掌就扫在了萧迈飞的脸上,眼里喷着如暴龙的火气,骂道:“你给我滚,以后不要回来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爱之深,也恨之切,霍沁荷承受不了,这可是骨肉相残的悲剧,看着小风,她简单连哭都没有眼泪。

    如果小风死了,她铁定也不会活下去。

    萧迈飞有些怯怯的离开,看着这屋里每个人,有些陌生,也有些熟悉,倒是梦清灵拭干了脸上的泪水,慢慢的走了过来,叫道:“爸,你不要生气,妈是太心急了,我们都很担心秋风的,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,记忆会慢慢恢复的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相聚,当然不能让这个长者这般的离开,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老公这一番苦心的施救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