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七十章 皇城惊然之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此刻没有心思去判定好与坏,既然这些人趁火打劫,那么他们得有被杀戮的准备,东南有破军坐镇,光凭这些所谓的世界黑道组织,就想入侵,简直是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南北的动荡,倒是给国家造成了不小的影响,丁老头肩膀上的压力,也是益沉重,在这种战云密布的较量中,始终都要有种突破,七杀不除,天下不静,不过此刻,需要比谁比较沉得住气了。

    露丝一气之下,把魅影调了出来,交给了凤兮,这支力量,若论单兵作战能力,并不比魔鬼的总部卫队军团逊色,对付绝世高手不行,但是集刺杀,保镖训练于一身的她们,对付那些黑道成员,却正是克星,因为她们就是为了这种任务而训练的。

    舞当然也没有闲着,经历了中东的三年,他的领导能力,当然不比露丝差,凤兮不会武功,此刻只能在家里出谋划策,所有的执行,也都得舞去处理,把一切可以动起来的力量,都要动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着坦克率领的部队强大的打击力,魔众损失很大,而国家的边域防线,也禁止一切可疑人员的进入,魔气大减,对七杀的打击,也很是巨大,没有魔气相融,他根本就掩饰不住身形。\\\

    虽然京城有强大的防域,但是这两日,已经多了些许魔力散动的气息,萧秋风神情异常地冷峻。除了命令狼组加强管制除理,他自己更是全神以对,也许七杀已经进了京城,也到了他们应该面对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任何的诡计在强大的力量面对,都是不堪一击的,但是可惜,在他与七杀之间,插着一个龙神萧迈飞,以致生出了许多的变故。这也是萧秋风未曾想到的,不过一连三次的放纵,他心里已决定,不能再让龙神再继续杀戮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京城所有力量都异常紧张的时刻,一封挑战信,已经送到了萧秋风地手中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,皇城之巅,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这封信上,只有这十二个大字,苍劲有力。带着一股深沉有杀机,萧索凌然气息,不需用心去感受,就已经涌现。

    丁老头第一个发问:“秋风。是不是你的逼使计划起作用了,七杀终于准备探头了?”

    而1号却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秋风,面对着七杀。\\你有几分胜算?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。七杀的力量强大的超出了想象,这一战的重要性。更是代表着整个东方,如果失败。东方会沦为魔的世界,而人类也将被黑暗笼罩。不见光明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个人之战,而是东方的生死存亡之战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这都是他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,只是有一战的机会,这个结果,会很快地分明。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原因,丁老,下令更严密的警戒,这一战除了是七杀想立威之外,估计他已经计划好了一切,不会只是一战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而且萧秋风也不会给魔众喘息的机会,坦克的行动,仍然继续,月圆之夜,就是八月十五,也就是三天之后地午夜时分。

    丁老头对萧秋风的话,当然不会怀疑,立刻下达命令,让京城的防域更是从五级升到了六级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不过让众人有些奇怪地是第二天,纠集地魔众,竟然得了纷纷的藏匿起来,让魔鬼军团找不到攻击地目标了,没有人知道七杀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南方的入侵势力,也在这种气息中,平静了下来,好像整个世界,在这一瞬间,又恢复了正常,只有萧秋风知道,这一切,都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地宁静,也许所有的结果,都在这一战之中。\\

    众女安慰,老人们地关心,对萧秋风来说,都是一种心灵的寄托,第二天过后,萧秋风一个人,悄悄的沉思了一天,他需要用最强大的力量,摧毁七杀的**恐怖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事,萧秋风疏忽了,在这宁静的三天里,世界却发生着很是莫名的变化,有些百年的隐藏的霸者,都悄悄的抬了头,苏醒了,比如国的洛菲尔家族,Y国的克拉斯家族,F国的吸血鬼家族,他们在魔气的召唤下,拥有无限的生机。

    这些进化的人类,都是魔的产物,他们身体里拥有着魔的元素,只是经过了漫长的融合,步入了人类的世界,但是在血脉里,潜藏着无限的野兽根源,此刻魔帝的魔神之气,彻底的让他们重活。\///\\

    而且受到召唤之后,他们纷纷的有了动静,视魔帝为主,重夺统治这个世界的无上权力。

    月圆之夜,万赖俱寂,此刻已经是深夜,但是在霍家里,却没有人休息,大家所有的目光,都齐聚在三个视屏上,这是最新架设的卫星感应屏,可以从不同的方位,察看这一巅峰之战的结果,他们的心,都融入了萧秋风的身上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而萧秋风,早就伫立在皇城天塔之上,如一个午夜降临世上的绝代战神,凌然傲立天地间,迎着轻轻的晚风,感应着从远而近的强大魔气,七杀,这就是七杀的气息,他真的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确敢来,因为在这个世上,能留住他的力量,根本就没有,就算是萧秋风,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豪言。

    遥远的东南,破军也坐在一处高楼天台之上,感应着这两种力量的相碰,他早就从紫瑶那里得到了消息,今夜,七杀与秋风,将有惊天动地的一战,他肩负着东南的安危,不能前往,但无所谓,就算是在东南,他感应到的,也比别人亲看到的更仔细。\\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神者,神者的力量,不论神与魔,都是相通的,他们最致远的追求,就是天道,天生万物,最后都回归一,形成混沌天灭道意。

    一壶酒,酌了一杯,然后一饮而尽,破军豪迈的声音,吼道:“小子,不要让我破军失望,这一战,你可以改变天地。”

    也许没有人,比他更清楚这一战所有的意义,那绝对不是国家的安全,世界的安宁,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,就看他是不是能在这种战意升腾中,感悟到。

    在心里,破军有些羡慕他。

    皇城之巅,已经响起了七杀狂妄而得意的笑声:“哈哈哈哈

    “小子,我们又见面了,人生命境,果然不是我们所能掌握,早知道,有一天,你会成为我的大敌,那一刻,我就该送你下地狱!”

    哈哈的大笑,也散不尽他内心的杀气凌然,融合了天地神兵的力量之后,世上唯的对手,就是这个男人,这个曾经准备练制人形神兵的材料,天道之言,的确很是玄妙,七杀虽然从不信命,但是这一次,他很后悔。

    他有一千次杀死这个男人的机会,但是他没有做,以致今日,成为大患。

    此刻世界上,有三个人配当他的对手,一个是破军,因为他已经感受到,破军突破了神境,晋升到神境进化,而第二个,西方的太阳之神,虽然太阳之神,还没有出世,但是七杀已经隐隐感觉到,继认的太神之子,已经融合了无边太阳之力,相信那一定是不弱于太神最的力量,绝对可以与他一战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,却是这个看起来,很温静的年青人,这也是七杀最不愿意,但是也不得不面对的对手,因为他成了东方的标志,不摧毁他,就算是散布更多的杀戮,东方依然不是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,随时都可以,但是下地狱的一定是你,而我,可以上天堂。”萧秋风的话,淡淡的,他需要很仔细的寻找七杀的破绽,不需要怀疑,七杀的攻击,一定是惊天动地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地狱又何妨,只要我七杀在的地方,就可以一统,把天堂那些神圣的天使,踩在脚下,会是一件很畅快的事,小子,其实,我们可以成为朋友,只要你放弃这些无谓的坚持,我们可以一同统治这个世界,没有人敢对我们说不字?”

    很多地方,他们都是相同的人,杀戮多不手软,虽然卑劣残酷,但是从不虚伪,只是萧秋风多了一样东西,那就是在他的心里,有爱,有亲人的爱,有女人的爱,还有孩子的爱,他割舍不了,也抛弃不掉,所以,他只是萧秋风,成不了魔帝。

    如果只为自己,萧秋风也许早就抛开了尘世的一切,逍遥人生去了,哪里会在这里苦苦的承受所有的沉重压力。

    “七杀,我们的道不同,成不了朋友。”这就是他的回答,平静而冷淡,不带一丝的激情。

    尘世间,他所拥有已经够多,权力、金钱、美人,他知足,再无所求,只想安安静静,平平淡淡的享受有爱的日子。

    被拒绝了,七杀的眸里,融动着浓浓的杀意,阴狠的嘴边,泄出冰冷的厉声:“那你就去死,今夜,不是你死,就是你-------父亲死,我七杀拥有这么好的替身,可以永生不死,哈哈哈--------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