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六十七章 即将展开的乱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老妈已经看开了,但是萧秋天却知道,他是如何也不会杀掉自己的老头子,绝对不可能的,只是要用什么办法,破除人形兵器的约束,还他的自由呢?

    没有一刻的犹豫,萧秋风已经拔通了东南萧家的电话,电话给紫瑶的,这件事,希望破军能够帮他。

    “秋风,人形兵器根本无法可破,你能苏醒,复回记忆,是一个奇迹,如果人形兵器是你父亲,相信在他的血脉里,有一种与你相同的东西,你想办法激发这种东西,说不定他可以恢复,当然,这只是我一种猜测。”

    猜测,什么时候堂堂三大高手之首的破军,说话喜欢用猜测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,怎么样,紫瑶师傅有办法么?”看着萧秋风放下了电话,一旁的梦清灵已急切的开口问道,虽然霍沁嘴里说不在意,但是她却全神的注意倾听着萧秋风的话,必竟那个人,是他这一生,最珍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是他们儿子的父亲,不是说说就真的可以彻底的放下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破军前辈也没有什么办法,不过我也是从这种人形兵器中苏醒,相信老爸也可以,妈,你不要担心,这件事,交给我处理,不管多困难的办法,我都会去试一试!”

    他们拥有着萧家的血脉,而且都拥有着武之魄的强大体质,也许触动武之魄的力量,或者可以让老头子产生身体自行的运转,用以抗拒魔气的侵体毒素,但相信,这会是一件,比当初救醒母亲,更不容易办到的事情。\\\

    “小风,尽力而为吧。我们都支持你。”霍非宁已经轻轻的开口,虽然脸色并不太好,但是如果迫不得已,就算是真的杀死了萧迈飞。他也会站在外孙这一边,今天的情形他已经看到了,如果不是萧秋风的极力阻挡,这个女婿,怕真地会血洗霍宅,没有丝毫的人性可言。

    事情都已经是这样子,霍沁荷满心的痛苦,但是没有办法诉说。只是对着众人轻轻的笑了一笑,说道:“你们聊吧,我累了,想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连两女想陪他也被拒绝了。看着她孤单落寂地身影,慢慢的消失在眼前,萧秋风也不太好受。\\\这是孕育他十月的母亲,而此刻,母亲很不开心,这种不开心,对他来说,就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我们可以理解感受妈的心情,这种事发生在我们身上,也是一样的,但是不管你决定怎么做。一定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。不然给你陪葬的人,却不会只是一个人而了。”

    借着心痛的感觉。萧秋风已经张开了双臂,把这两女人搂在怀里。他地心,真的有些乱了,七杀这一招,的确很阴毒,用萧迈飞的人形兵器来对付萧家,对付霍家,根本就陷他们于两难之境。

    杀也杀不得,放也放不得,真是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没有像平日里一样,肆意狂欢,虽然也是两女相伴,花香艳色飘然,但是萧秋风没有这个心境与心情了。

    天色初亮,二女后半夜才堪堪入眠,萧秋风却已经起来了,他走在宅院里,思索着每一个可行地办法,触动心脉的武之魄,需要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机会,以人形兵器地强大,根本就不可能安安静静等他施治。\\/\

    而这一天,所有的被七杀魔气熏陶的魔众,都已经快速的向东方移动,丁老接到了情报,也是惊慌得不得了,顾不上危险,冲到了霍宅,向萧秋风寻求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丁老,现在我也是乱得一团糟,实在是帮不了你。”老头子的事,都处理不了,哪里有心情管那些徒子徒孙的事。

    丁老头说道:“秋风,你不管不行啊,现在这股魔气力量实在太大了,西方许多国家为了讨好,都已经不敢过问,只求自保了,他们这些王八蛋,哪里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,就算在东方肆意天下,怕很快有一天,他们也自保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,你对付不了人形兵器?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麻烦了,在丁老头的心里,好像天下就没有这个小子对付不了的,所以问地语气,都有些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萧秋风说道:“如果正大光明地,我当然不怕,但是七杀身为天魔,城府极深,他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,再说了,丁老可能不会知道,被修练**形兵器地人身,却是我的老头子,你说我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如果光凭武力,萧秋风绝对不会像此刻这般地为难,他连破军说过来的打算都制止了,七杀与人形兵器身形未定,谁也不知道,他们的第一番攻击从哪里进行,北方有他,而南方铁定也要有一个绝对的存在,不给他们太多的机会。\\

    这一下,丁老头真是惊得嘴巴张大,连整个的鸭蛋都可以塞得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,龙神萧迈飞?他、他竟然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是还活着,这个老头子,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,如果我料得不错,三十年前,他也是被七杀当成了修练人形兵器的材料,只是最近才苏醒而已,我现在没有办法救他,正苦恼得很呢?”

    萧秋风早些日子就有说过,人形兵器没有心智,像行尸走肉,任人驱使,如果是一般人,杀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但是坏就坏在,这人是萧迈飞,真的不能使用强大的武力摧毁,需要用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丁老头也有些急了,问道:“小风,你准备怎么办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如果七杀利用龙神,知道你不敢杀他,怕是会胡来的,你也知道,出世一路走来,他们一行,可是杀了很多人。\\\\\”

    这事丁老头不说,萧秋风心里也很清楚,不论如何,他也不愿意,老头子成为别人的杀人工具。

    作为战士,只有进攻,才是最有快捷的办法,但是此刻,萧秋风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,只能无奈的放弃主动,变攻为守了。

    “丁老,你不要太担心,我已经把狼组派出去了,只要七杀或者人形兵器在京城现身,我就会去阻止的,不过我相信,七杀此刻还没有胆子现身,因为他还没有弄清楚,我究竟有如何的实力,不会打没有把握的帐,至于那些搔乱的魔众,下令绝杀就成,对这些人,不需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丁老头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先这样了,小风,这件事,很严重,你一定要尽快的想出办法,不然为了你父亲一个人,而要千千万万的生命陪葬,我是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人可以自私,但必须有个限度,此刻人形兵器危害整个东方,如果因为他的身份,而不加管制,那他真的会成为真正的杀手,以七杀的凶残性格,一定会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会儿,萧秋风也不知道,人形兵器与七杀的融合,究竟是如何的强大,他的力量,是不是能对付得了,什么都是一无所知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丁老头的担心并不是多余,北方的骚乱,随着魔众的挑起,越发的严重,当地的驻军已经紧密的防御,但是对强大的魔功高手来说,一丝作用也没有,虽然七杀的属众没有黑夜一样的多,但是魔气侵体的扩散,此刻围在他身边的人,绝对不少。

    为了防御这种骚乱,丁老头把京卫军都派出去了,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大,因为军队只是处理一些枪手,但是对高手,没有办法防范,他们的进攻,依然向南深入,前头的动乱之势,已经慢慢的接近了京城。

    一旦京城乱了,那整个东方,就可以沦为魔帝七杀的天下。

    中国作为东方最强大的国家,地位重要性不言而喻,正因为如此,七杀才会把首当其冲的目标,定在这里,而且东方最强大的力量,也在这里,如果可以一举歼灭,那就没有什么人,什么力量,可以挡住他的脚步了。

    面对凶暴的歹徒,面对着那些趁乱而起,到处肆意破坏的匪众,丁老头暗中下达了最严厉的命令,可以就地格杀,这可以说百年来,最为凶险的一次危机,需要下狠劲处置,杀一人,可以救百人,这种事,非做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的,霍宅的那一战,人形兵器已经不见踪影,连七杀的气息,也似乎不见了,内敛融入了魔气冲天的魔徒中,无法探测。

    一天,二天,三天------不断的传来了杀戮的消息,萧秋风在这种枯躁的气息中,已经不想再等下去,七杀想用这种魔众来打扰他的视线,估计在背后,策划着更大的阴谋,他也不能坐以待毙,需要做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露丝,把屠神都调入东方,还有让坦克把总部卫队二万人调过来,既然我们没别的办法,那就把这场火,彻底的点燃起来,他们喜欢乱,我就让整个东方都乱起来。”

    不管用什么办法,总是需要把七杀迫出原形,这种强大的魔帝,藏在黑暗中,他的每一次突然而击,绝对都会是致命的,必须先下为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