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十三章 每个人心里,都有伤心角落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二天,萧秋风与柳嫣月一起,把两老人送上飞机,而且前往的地点正是M国,萧秋风也给金手指老哥去了电话,让他派人暗中保护一下,虽然出国了,但还是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金手指当然没有二话,只是笑语:“你小子不错啊,连对丈人都如此尽心,不会是被人家女儿搞定了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笑无语,也懒得解释,只是说等有机会见面了,再一一的说明,此刻的处境,他不想让老哥知道,不然他再插一脚,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商业上的运作,他是王者,这黑暗的较量,却还是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下午还没有下班时间,柳嫣月已经找不到人了,等萧秋风回家的时候,她已经坐在厅里喝茶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炖的汤已经够火候了,什么时候喝?”管家玉婶正好从厨房里出来,向柳嫣月问道,从心里面,她们这些佣人,都已经把柳嫣月当成了未来的少夫人,这只是一个称呼上的改变而已。

    柳嫣月却立刻站了起来,她已经看到了萧秋风,马上说道:“这汤是煲给秋风的,马上端出来吧!”

    田芙临走前,把萧秋风的生活习惯一一的都告诉柳嫣月,就是希望这些有助于两人之间的感情,其实游玩不游玩,他们老两口根本无所谓,最主要的是想给这两个年青人一些私人的空间。

    当然最好的就是孤男寡女,**的烧成一团,反正他们也乐见如此,那等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办喜事了,对玉婶,田芙当然也特别的交待过。

    看着这女人的殷勤,萧秋风有些不好意思的接来喝了一口,说道:“嫣月,你住在这里就好,不需要为了我做这些事,这些东西并不是一定非喝不可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辛苦,让萧秋风对生活条件并不挑剔,像这种汤,也是老妈疼爱特意煲的,有着一份母爱的深情融在里面,但柳嫣月,实在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柳嫣月喜欢这个男人吃她做的东西,每天早上看着他吞掉几个亲手制作的饼,她就可以忘记辛苦的疲劳,欣喜一天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性里,天生就是一个居家的女人,这与她的商业才能无关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,妈已经把材料都备妥了,我只是放进去煲就可以,不麻烦,快喝吧,喝完去洗把脸,马上就可以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这种温情,就算是萧秋风想说些什么,也无法开口,只是点了点头,看样子,他还得习惯这个女人存在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想念着舞,但是对这个女人,却已经慢慢的占据他的生活。

    好大的餐桌,只有他们两个人,气氛略显静寂了一些,柳嫣月却很是突然的抬起头,看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秋风,等我们结婚以后,我会帮你多生几个孩子,让家里热闹起来,就咱俩,太安静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点被雷到了,这女人想得太远了些吧,他可没有这个打算,舞的存在,他是不可能淡忘的。

    “嫣月,你对我好,其实我很感动,但是我说的是真的,我真的有了喜欢的女人,以后-------”在感情上,这个女人似乎很是脆弱,萧秋风真的不想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打击她,但这是事实,他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柳嫣月低下头,但是却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需要再提醒我。”语气变得很淡,很柔,或者夹带着一抹伤痛的说道:“秋风,这是我的梦,与之前一样的梦,只是这个梦以前对我来说,是噩梦,而现在却是美梦,你可否让我一直做下去?”

    萧秋风说道:“嫣月,这对你是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没有再接话,只是轻轻的放下了碗筷说道:“我吃好了,你慢慢吃。”然后就离开了,她似乎不愿意再聊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柳嫣月的坚持,萧秋风也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晚上,当萧秋风关掉电脑,伸了伸懒腰,准备出来走走的时候,却看到居室前那露天的阳光花房里,静谧的孤坐着一抹灵美的身影,仰望苍穹,似乎已经与这黑暗融为一体,有种落寞与悲凉的孤独。

    是柳嫣月,如此深夜,她还不睡觉,竟然跑出来吹晚风,真是好有情趣。

    但是当萧秋风轻轻的走过去的时候,厅里光线晃动的瞬间,他却发现了晶莹的闪动,在这个女人的脸上,竟然有着清澈的泪水,在细细的浅流着,她像一个迷失的小孩,一个人在无助的哭泣着。

    “嫣月-----”

    柳嫣月轻轻的转过头来,那张绝美的脸,带着凄然淡雅的风情,蕴含着人世间最真最柔的美丽,这一刻,萧秋风被强烈的震撼了,他似乎感受到她的心。

    他说不出话来,只是希望这抹画面,永远的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泪未干,但是她笑了,那种笑,带着心伤的嫣然。

    “秋风,你能不能借肩膀给我靠靠?”

    萧秋风走了过去,他没有拒绝,也无从拒绝。

    一缕暖暖的香息,慢慢的飘散,渗入他的鼻间,心肺间,突然的多了种平和与恬静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轻我,觉得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,总是缠着你?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被这女人缠着不太好,但是萧秋风并没有这种想法,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知道么,缠着你,是我这一生中,唯一一件为自己所做的事,我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去世了,从懂事开始,我就为了柳家,而后来是为了萧家,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别人如何看,这一次,我不会再错过,秋风,我相信你,第一次,我愿意相信一个男人,这已经是我所能付出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听着,柳嫣月从靠着他的肩,慢慢投入他的怀里,这一切,似乎都如此的自然。

    这也是第一次,他真正的去了解柳嫣月,撕开面具,她也有着辛酸的记忆,往昔的日子,她过得并不快乐。

    此刻,只想多给这个女人一怀关怀,虽然这或者与爱情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