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五十八章 相聚在霍家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二天,霍家的人早早的都起来了,三年来,这还是首次,萧秋风搂着梦清灵下楼的时候,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,系着花花的布围裙,端着一碟咸菜,丁美婷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美婷,早啊------”以前全家就数她起得最早,但是今天看起来,是她最晚了,连霍家的两个老人,都在门前的草地上划太极锻炼呢?

    丁美婷格格一笑,说道:“清灵姐,不早了,我与妈都在厨房里忙乎不少时候了,妈心疼你,让你多睡一会儿,怎么样,委屈都散了吧,脸也红润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情爱的滋润,空寂的心灵,得到充实,人当然也跟着精神起来,特别昨夜恩爱交缠的**冲击,此刻身体上还带着这种余韵呢?

    “清灵,起来了,过来吃早餐吧,等下会有客人来的,今天大家好好的玩玩。”还好霍沁荷也走了出来,慈祥的看着梦清灵,感受着她青春洋溢的波动,当然知道,有了儿子在,这小女人已经春意萌升了。

    梦清灵妩媚的瞥了萧秋风一眼,鼻子一皱,似乎在说,都是你干的好事,天亮了,还非得缠着我,让我被戏笑了。\//*/\\

    “妈,我来帮你,老公,叫外公外婆吃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庄园的平坪上,两个老人耍着双人太极,这玩意,的确能修身养性,而且数十年,老人都有不错的根基了,此刻动作倒很有一种行云流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开口,一直等两人把这道动作耍完了,才轻轻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风,外公这套太极不错吧,这可是祖上三代传下来的,人老了。也只能与这太极为伴了。”老人笑着,已经接过了老妇人递过的毛巾。轻轻的拭着额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老妇人也笑道:“太极讲究圆滑,触而不碰,碰而不接,讲究避其锋芒。四两拔千斤,你倒好,学了太极,做人却是正好相反,太刚强了,这么多年,真是辛苦吧!”

    老人看着萧秋风,有些安慰的说道:“为了孩子。我辛苦一些又有什么关系,看到小风。我霍家楣门有光,就算是下辈子再辛苦一辈子,我霍非宁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女儿,事业正是辉煌地时候,激流涌退,可以说所有的人都叹之可惜,就算是1号首长,也对他这种果断坚定心怀敬佩。\/*/\

    “爸,妈,吃早餐了。等下还有客人来呢?”霍沁荷也走了出来。看着眼前地三个亲人,脸上浮现着温情的笑意。只有儿子在身边,她都不会觉得孤单了。

    早餐还没有放下。家里就来客人了,看到他们,萧秋风就不觉得奇怪了,人家说早晨不上门,但是对他们来说,什么规矩都不是规矩,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喜欢践踏规矩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来了也提前告知一声,真是的,要不是丁老说出来,我们还不知道呢,等下你要一定要先罚酒三杯。”赵若明从车里下来地时候,手里抱着一箱极品的红酒,自从萧秋风说过了,要他们请客之后,他就已经在准备了。

    司马洛手里也提着一个酒的礼盒,笑道:“若明,你是来做客的,还是来当搬运工的,你看,我这才叫极品,不,应该叫极品之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看,笑道:“果然不错,没有想到你司马还有些本事,这种王者也可以给你弄到手。”

    赵若明那一箱,都是八二年的极品,但是价钱,却比不过司马的这两瓶,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。\\*\

    赵若明却凑了过来,拿着两礼盒看了半天,突然地哈哈大笑起来,叫道:“司马,你丫的好大地狗胆,连司马太爷的镇家之宝都偷出来了,不怕回去被打断狗腿?”

    被拆穿了,司马洛刚才嘲笑的脸,变得有些尴尬,讪讪的说道:“放着也是放着,喝了也少了一种挂念,等会秋风多喝几杯,我想太爷应该要给你些面子,不会找我的麻烦的吧!”

    这两瓶酒可是老爷子的命根子,每次有客人来,这酒只是一种摆施,吹吹牛的资本,但是从来都舍不得开的,在司马洛的记忆中,这两杯酒,在司马家都存放几十年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大笑起来,说道:“放心,这么好地酒,我岂能不多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两个损友地到来,倒是给霍家增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氛,他们在萧秋风地家并不客气,东南一样,霍家也一样,那才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哟,没看到还没有感觉,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早餐都没有吃,各位,我们凑合一下,你们不介意吧!”司马洛脸皮永远都是最厚的一个,不管别人如何看,他已经在餐桌上坐了下来,手拿着糕点,塞到了口中。\\/*\

    霍沁荷真是服了儿子地这个朋友,根本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了,立刻笑道:“没事,你们喜欢就好,若明,你也坐下吃些吧,中饭还早着呢?”

    倒是霍非宁瞪了司马洛一眼,说道:“你这小子真是有沧海这老家伙的厚脸皮,想来未来的前途,绝对比你那小白脸的老爹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绝,也不知道,这是表扬呢,还是批评,但是司马洛那得意的笑,估计是当成称赞了。

    丁美婷也说道:“司马,可惜今天虹虹不在,不然她又得刮你脸皮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最喜欢作弄司马洛,而且一点面子也不给,像他这般的不客气,当然会成为她攻击的对象。

    但是厚脸皮就是厚脸皮,司马洛说道:“那是,那是,小虹对我可是很热情的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追求我呢?”

    这一不要脸的话一出,丁美婷嘴里粥,差点都喷了出来,叫道:“拜托你,不要自做多情行不,放心了,小虹名花有主了,你还是少操这份心了。\\*\”

    梦清灵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美婷,不要与这家伙耍嘴皮子,你没有听说么,政客就是套一张嘴,他这张嘴,已经百炼成钢,水火不侵,我们说不过他的。”

    人不要脸则无敌,这句话真是***太经典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赵若明的粗犷倒是纯真的像没有见过世面。

    三个老人倒无所谓,有人气,家里的气氛,就显得开心许多,让他们年青人自己吵去吧!

    早餐没有多久,仙骨飘飘的道士终于上门了,随着他身后到的人,却正是难得抽空,就算没空,也得抽的丁老头,他竟然也贼溜溜的上门了。

    丁美婷一见,有些不忍的笑道:“爷爷,你怎么来了,不是工作很多,忙不完的?”

    丁老头讪讪的笑了笑,说道:“这么热闹的时候,再忙我也得请个假不是,怎么,霍老头,不欢迎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老道士立刻接道:“不欢迎你也来了,反正也赶不走,那欢不欢迎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时常斗嘴,也算是老来乐了。

    老妇人上前来,笑道:“都快要入土的人,还吵什么,欢迎,为什么不欢迎,都进来坐吧,秋风正在里面呢?”

    这些老人来,当然是为了外孙,这一点,老妇人心里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些日子,你又跑到哪里去了?”只有电话联系,但是老人的却是不见踪影,梦清灵已经许些日子没有看到他了。

    老道士装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说道:“你还记得爷爷,爷爷还以为你嫁人之后,都只记得萧家了呢?”

    看着孙女对这霍家的两个老人比对自己都好,老头子也是会吃醋的。

    梦清灵哭笑不得,说道:“爷爷,看你说什么话,秋风不在,我还能不照顾外公外婆啊,其实我心里也关心你的,你不要想得太多好不好?”

    老道士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好了,有这份心就行了,还没有白养你这个孙女,小风呢,我有事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在厅里呢,爷爷,进来吧!”

    不仅老道士有事,连丁本军也有事,昨天的事,他向1号汇报过了,这算得上是惊天动地的大消息,受命令,他要来询个彻底。

    关于三大绝世高手的事,老道士的家谱上就有记载,所以他知道的,稍稍多一些,但是听闻只是虚的,他也很想知道,这三大绝世高手,真的存在,而且已经出世了?

    进来了大厅,一看到司马与赵若明,丁本军就已经骂道:“你们两个小王八蛋,比我来得还早,都不用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在官衔上,他可是这两人上司上司上司的上司,骂两句,也随他乐意。

    两人不敢顶嘴,但是萧秋风却已经站起来,说道:“丁老,工作是做不完的,休息也是为了更好的工作,几个兄弟过来聚聚,你不会也有意见吧,既然这样,那今天他们带来的好酒,就不留你喝了。”

    丁老头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,对酒可是情有独钟,闻言震了震,又说道:“那算是将功补过,就不计较了,下次有好酒,记得给我送点,老头子我说起来,才是你的上司,需要巴结一下的,知道么?”

    真是让人不服不行,这老头子,竟然当面要起贿赂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