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五十章 魔女的挑逗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焦虑的心里,缓缓的注入了一股暖流,就像是有了一种力量,一种依靠,未来的人生,不管发生什么,都有这个男人与她相伴,她不需要独自一个人面对。

    “秋风,不管如何,一定要救我师傅,紫瑶在世上,只有师傅一个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点头,握住她手,很是坚定的说道:“放心吧,紫瑶,破军前辈一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脚步移动间,两人已经闯入了星芒大阵,对星芒阵,萧秋风并不陌生,第一次是因为血脉的原因,他与梦清灵一起被吸附进去,成就了他们的姻缘,而第二次,他进去,是为了救母亲,从星芒阵中,寻找医治黑魔手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贪狼的星芒大阵,与黑夜警长的力量,相比起来,简直就是萤火与皓月,根本不能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不是黑,简直就是一团墨,就算是萧秋风神境进化的力量,也只是看到眼前的三尺之处,一片荒芒的沙丘,好像遥无边境。

    星芒大阵与星芒诀一样,都是属于神的物质,而星芒阵,更是堪称为神阵,进入阵中,需要的机缘,萧秋风前面两次入阵,收获匪浅,第一次却是警长的力量不够,发挥不出星芒阵的力量,所以无功而散。\\/*\

    第二次,却是吸附了星芒阵的力量,让他力量突破了无锋之境,这一次,已经是第三次,这一次,又能带给萧秋风什么呢?

    “秋风,这是什么地方?”星芒阵对紫瑶来说,还很陌生,前一步还是光明大道。这一步,已经是身在地狱了,这般凄然的世界,恍若修罗的地狱。

    萧秋风耳听八方。眼观六路,没有回头,只是轻轻的回道:“这就是星芒阵中。”

    “星芒阵,我们能不能找到出路?”紫瑶心忧师傅,很是焦急的问道,他们可只有三个时辰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说道:“星芒阵根本就没有出路,如果想出去。只有领悟,因为星芒阵根本就是有生命的。”

    身上轻轻地风,似乎在诉说着什么,但是没有人能懂,几次的阵中感悟,萧秋风知道的,当然比紫瑶多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的向前走,但是一个时辰过去了。\*\相携手而行地前方,依然如旧,一片黑色的漆洞,没有边际。没有亮线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紫瑶已经慢慢的有些煎熬,想着师傅正在受苦,而她却不能相救,那份沉重,让她不堪负荷,她哭了。因为她也明白。身边的这个男人,已经在尽力的相办法。但是星芒阵,实在太玄妙了。它几乎包囊了天地万物的智慧。

    “唉-------”一声叹息,蓦然的在萧秋风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萧秋风凝聚的力量,已经一震,冷然地喝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年青人,我们又相见了------”随着一抹淡淡的光芒,这黑如漆,浓如墨的夜色中,竟然出现了亮光,虽然这种亮光看起来有些微弱,但是对萧秋风两人来说,却是如一盏明灯。

    而在这种淡然的亮光中,一个虚幻的影子,轻飘飘的,恍若鬼魅一般的虚无,但是萧秋风一见,心中却是大喜,惊叫道:“空间之神-------”

    不错,这个影子,这种声音,就是当日在金门大桥之战中,提升他力量的空间之神。\*\/\

    “年青人,看样子,你遇到麻烦了。”影子似乎在轻轻地笑着,说道:“其实星芒阵,也是我的麻烦,没有想到,宿命的因缘,果然有着无穷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这话萧秋风并不太懂,而紫瑶却已经急叫道:“这位神仙,你能不能带我们出阵,我师傅正在受苦,我们要马上出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追求天道,不受些苦楚,他就不会有所领悟,你们不需要担心,这是一件好事,也许经此一劫,他能大彻大悟,进境天道,而这星芒阵,天下间,也唯有你们可破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开口问道:“老人家,星芒阵究竟是什么东西,你这般地神通,也破不了这个阵么?”

    “天地伊始,星芒阵就已经存在,它是混沌时期的产物,是一件神力强大的法器,你刚才说的没有错,它已经有生命了,而且正在无尽的进化着,或者有一天,整个世间,整个空间,都会归它所有,因此,必须把它破除,这也是我留在这里,最后需要做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们能帮你什么?”如果能破阵,那刚才就已经动手了,何须等到现在,萧秋风不太明白,为什么老人会说他可以破阵。\\/*\

    “百世的姻缘,就是无穷地力量,你们在彼此地生命里融合了百世,双方都有对方的影子,只是这种力量需要阴阳相调,用至阴至阳地鲜血,洗化星芒阵的黑暗气息,那天地正气,自然孕育而生,难道你们没有感受到,天道宿命地机缘,就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么?”

    紫瑶听不懂,很是大声的问道:“神仙,要如何才能破阵,需要我们做什么,你就直接说吧,我真的想快些救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天有日月,地有阴阳,而人,亦有男女,男女欢合,这就是天道。”老人说完,萧秋风已经懂了,连紫瑶也懂了,脸上一片赤红,润泽欲滴。

    “你们只有三个时辰,时候已经不多了,要想破阵,交合吧,那会散发出无穷的力量。”随着话声,老人好像已经越去越远,留下了萧秋风与紫瑶,很是有些尴尬的伫立在黑色之中,沉默失色。

    经历了人世间的阅历,紫瑶当然也不再是当日般的纯清,每日跟在萧秋风的身边,感受着他与众女的情爱狂欢,虽然不晓得其中的滋味,但是却明白,那是男女存在的天理所在,人有男女,正是这般的延续。\\*\

    一股清香,淡然而泄,紫瑶轻轻的放开了萧秋风的手,已经解开了衣服上的第一粒扣子。

    “秋风,虽然我还不是十分了解情爱,但是这一生,我只会有你这一个男人,你能打动紫瑶的心,的确是宿命,老人都说了,我们有百世的姻缘,这一世,我仍然是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心里知道,这种事,迟早有一天会到来,但是此刻是不是来得太早了一些,他没有丝毫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紫瑶,这------”

    “秋风,就算是不为救师傅,我也是你的女人,其实从我随你回到了东南萧家,我已经决定放弃对天道的追求,像舞姐还有嫣月他们一样,只是做一个女人,我也只是一个女人,那些伟大的使命,还是留给别人去做吧!”

    很是有些意外的,紫瑶的这些话,真是让萧秋风惊讶,这个一生追求天道,以天道为已任的女人,竟然会为了他放弃追求。

    软绵的双臂,已经搂住了萧秋风的脖子,一抹火热而悸动的唇香,轻轻在他的脸上拭过,如晴蜓点水一般,挑逗着他的**与怜爱。

    心灵之间,有一道堤,也是她最后的防线,当那道堤被冲跨之后,展现出来的,将是紫瑶的本性,魔舍利的力量,让她变成了魔女,虽然一向的内敛控制,但是此刻,爱意分明的狂动下,在她绝美的脸上,满都是妩媚的诱惑。

    身体贴在萧秋风的身上,随着腰带动**的摆动,身上的衣裙,在这天魔舞步中,慢慢的滑落,白嫩肌肤的香肩,浅现春色。

    早些年,萧秋风觉得凤兮是世上最懂得诱惑男人的女人,她妩媚的风情,就算只是眨眨眼睛,也可以挑逗男人的**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萧秋风要了玉婵,她天生的媚质之体,百伐不疲的身体,加上嗲声柔媚的声音,简直比凤兮更惹火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萧秋风才知道,世上最让人无法抗拒的,是紫瑶。

    她竟然可以无师自通的,跳起了这贴身的天魔狂舞。

    修长的五指,灵美如葱,慢慢,慢慢的从萧秋风的脸庞抚爱而下,经过他的眼睛,他的鼻子,他的嘴,然后到了他的脖子与胸膛,所到之处,火热**,燎原的熊熊大火,已经腾然而起。

    衣裙滑落,亵衣间,雪白凝脂的肤色,就如白玉一般的散发莹光,圆润的身体,灵致丰腴,就算是萧秋风抚摸过,也没有想到,平日看起来,冷艳到了骨子里的紫瑶,会拥有这般的一副成熟的身体。

    手在胸口抚摸,臀在摆动,嘴里吐出一种春歌的气息,吐在萧秋风的脸上,就如一种挑情的春药,**步步升腾,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当那樱唇,贴近萧秋风嘴角的时候,那诱惑的味道,就算是拥有神劲,也会泯灭理智,萧秋风的手动了,一个熊抱,已经把这不断扭动着身姿的女人抱入怀,双手在她的身上揉搓着,从后背的滑腻,到她的细腰股间,一丝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浅浅的火热清香,变成了沉沉的喘息声,如等待了千年的轮回,这一刻两人终于相遇,积蓄的想念之潮,变成了火,把两人的心灵,烧成泥,然后重新塑造出,彼此融合的两颗心,很久之前,他们就已经是相融,属于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