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四十六章 讨厌的人依然讨厌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萧秋风早早就被吵醒了,昨夜与露丝疯狂了半夜,最后又进到小雪的房间里,安慰她离别的思念,心灵与肉欲的交融,可以让所有的感觉,变得十分的圆满,此刻的小雪都是甜甜的酣睡着,可爱至极。

    没有打扰她,萧秋风梳洗过后,出来被凤兮几个大姐评头论脚的,换了一身新,这可是第一次回娘家,当然要好好的打扮一番了。

    看到林秋雅,也是焕然一新,高价的手饰,每一样都是天价,灵珑的身姿,配着时尚的长裙,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,都是如此的高贵灵气,有种**完美的成熟风韵,深情的双眸,如水细流,被轻轻的扫过,心中自然升起了暖意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与萧秋风聚少离多,她也很少打扮自己,其实她的美丽依旧,并没有因为生了孩子而逝去,只是有了爱的女人,很多时候,都忘记了自己的妆扮,全心全意的为爱人为小孩子考虑去了。

    一套很得体的西装,配着萧秋风修长的身形,绝对的有型,年青的脸庞,凌然帅气间,有种霸气盎然柔生,虽然看了无数次,相处了这么多日子,柳嫣虹看着姐夫的时候,心里还是像小女孩一样的悸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帅哥美女,果然绝配,这样出去,光是萧大哥与秋雅姐的形象,就会让很多人自卑了。”把林秋雅拉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男女相衬,果然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。

    林秋雅有些羞红的脸,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好了,我又不是小女孩子,不需要你们恭维,与美婷比起来。我们可都是老了。

    林秋雅算起来,比萧秋风还大两岁呢,从年龄上来说,的确已经不再是小女孩了,只是那沉敛的妩媚风情,却是丁美婷这种纯情少女,根本无法相比的。

    一架军用地直升机。正在门外的草坪上等候,因为带了不少东西,本来是准备开车去的,但是二三百公里,也需要不少的时候,怕小飘受不了,所以只好向赵光平借了这架直升机了。减少些巅跛,不需要太过于疲惫。

    还好,在中东的时候,小飘早就被狼组的成员带着玩过了直升机,并没有像其他三个家伙一样的兴奋,哭着着要上飞机。哄都哄不了,最后还是萧远河答应,给他们买直升机玩具,这才罢休。

    白云蓝天,朝阳初升,彩霞满天,这可是比去山峰上看日出,更具有景致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着这种美景。真正欣赏地却只有小飘,而林秋雅只是握着萧秋风的手,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心思早就已经飞回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有与父母电话联系,但是他们却真是有七年多没有相见过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些激动了?”萧秋风轻轻的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林秋雅点了点头,说道:“当然了,都这么多年了,能再回去,真是往事如烟。却历历在目。老公,其实人生真是玄妙。我们之间的缘份,也算是奇缘。当初你已经有了嫣月,我想你,却又不敢说,你知道么,被赶出林家的那一刻,我几乎都快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有你安慰,伴在我地身边,我怕是承受不住了,老公,其实我要感谢你,你给我重生的机会,还让我拥有今天的幸福,有了你,有了小飘,我这一生,都已经不再有遗撼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贼贼的一笑,说道:“秋雅,其实我也不吃亏的,讨了一个漂亮的老婆,又生了这么一个可爱地儿子,最赚的是我,我应该向林家那些排挤你的人说谢谢才是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不抑的一笑,说道:“那也是真的,当初不是迫于无奈,我也不会到萧家落脚,也不会爱上你,更不会在你有了嫣月之后,还想做你的女人,就这么一天一天的,没有想到,我们竟然走到了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没有想到的事多了,好了,不要想那些没有地事,回去好好的与亲人聚聚,这么多年,我占着你,也该让他们看看你了,秋雅,这些年,真是让人受苦了,如果不是老妈提醒,我也不知道你心里的委屈,以后有不管什么事,好的坏的,你都要告诉我,我是你的老公,你的事,我也要承担的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凑头过来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很是幸福地应道:“知道了,我地好老公,以后有事,我一定不瞒你,好了吧!”

    手臂一张,已经把林秋雅搂得更紧,而一旁的小飘也凑了过来,看着两人,一脸地期盼,萧秋风立刻用另一只手,把他也抱了起来,笑道:“你们母子俩,都是我的宝贝,少了哪个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之后,直升机已经降落了,按照萧秋风指定地地点,就停在林家古典宅院的大石场中,还没有下飞机,就已经看到了四周,偷偷的有人探望着,一别七年多,怕是很多人,都不认识他们两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老人,急匆匆的走了过来,看着两人,愣了半晌,很是激动的叫了起来:“大小姐,是你,真的是你,你真的回来了,你真的回来了-------小莲,快去叫三爷,说大小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老人,林秋雅也倍感亲切,因为他是伍伯,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林宅大管家,七年不见,他越发的苍老,怕是这个管家的职位,也差不多到了易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伍伯,好久不见了,你还好吧,家里的人都好么?”

    伍伯有些弯曲的身体,不住的颤动,老泪纵横,说道:“小姐,一切安好,只是这些年,太爷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怕是熬不过多少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他-------”话没有说出来,就已经被人打断了,此刻的林秋雅已经不是萧家人,但是对老人的关心,却发自内心,这一点,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的叫出来,曾经的大堂姐,你现在可不是我们林家人,这会儿,你也算是客人吧!”随着声音,却是那让人很不喜欢的堂妹,这个女人,萧秋风曾经见过,只是没有想到,这些年不见,她整个人都枯了,身形瘦如干柴,倒是那双眼睛,市侩得有些狠劲,嘴里奚落着,却盯着林秋雅身上的手饰,流露出狂动的羡慕。

    “堂妹------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这么叫,你可以叫我林小姐,对了,回来干什么,林家现在可是没有钱分给你,看你样子,也不像缺钱,没事就早些走吧,林家的事,与你已经没有干系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样子变了,但是性格还是没有改,一样的不讨人喜欢,萧秋风倒没有兴趣说她,只是小飘瞪着她,冷冷的喝道:“你这个坏人,死一边去,不要跟我妈妈说话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他萧秋风的儿子,有霸气,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女人一愣,徒然就笑了:“没有想到,你们连野种也带来了,看样子,当初还真是没有冤枉你,你们果然有勾搭。”

    本来好好的心情,被她几句,就惹了一身的怒意,萧秋风连想也没有想到,就已经一巴掌拍了下去,这个女人连哭声也来不及,就已经飞到了一旁,昏了过去,如果不是今天不想触霉头,光凭她那一句话,就可以死八次不止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。”随着朗声话音,一个男人已经从内堂走了出来,在他的身后,跟着一个样子略略的有些憔悴的妇人,却正是林家老三的两口子。

    “秋雅,秋雅,我的孩子,你真的回来了,真是太好了,妈还以为这辈子,再也见不到你了,呜呜,可怜的孩子,你真是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抱着林秋雅,就已经不顾形象的哭了起来,反倒是林北强上前,看着萧秋风,然后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小子现在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岳父了,我女儿可是连儿子,也给你生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妇人一下子抬起头,止住了哭泣,盯着小飘,兴奋的得大叫:“秋雅,这、这就是你与秋风的孩子?”

    林秋雅立刻点头,对着小飘说道:“小飘,来,叫外公外婆,他们可是很想小飘的。”

    小飘撇着头,说道:“他们才不想我呢,他们想妈妈-------”

    妇人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把小飘从萧秋风的怀里抱了过来,泪未干,却已经笑道:“好可爱的小飘,真是外婆的小心肝,好了,小飘,外婆不知道你嘛,你不要生气,以后外婆一定会好好的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小飘才开口叫道:“外公,外婆。”

    张北强笑了笑道,自嘲的说道:“唉,看样子,我还真是老了,都当外公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问道:“是不是林家又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张北强叹了口气说道:“太爷身体很是糟糕,卧病在床已经有三个月了,我那几个好兄弟,都在争家产呢,唉,林家败到如今的田地,还有什么好争的,我就想不通,争来争去的争了一辈子,他们就不厌烦么?”

    林秋雅这一刻才知道,为何堂妹会如此的态度,原来还以为她是回来争家产的,真是太可笑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