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十一章 狗咬狗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整个东南,此刻呈现着一种风雨欲来之势。

    自从雷暴的死与死蛇的背叛,铁血团似乎变得沉寂起来,再也没有攻击风正集团的产业,但是萧秋风却并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暴风雨之前,总会有少许的宁静。

    电话这个时候响起,这是私用电话,除了神兵战队,也只有步蛇知道。

    这来电话的却正是步蛇。

    步蛇最近很风光,抄了十几家平日里不敢下手的小帮派,顺我者生,逆我者亡,有了几个兵王的帮助,他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,那些老江湖一向眼高于顶,但是此刻见到他,却也要尊一句蛇哥。

    “萧少,上面派了条狗来,想与我谈判。”步蛇享受着这些快意,觉得自己的选择太对了,做有钱人的狗,总比做穷人舒服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冷的说道:“那你就好好的与他谈,谈完之后,送他一程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句话,但是步蛇却已经明白,瘦狗这一次-------死定了。

    十二堂主以生肖命名,而这一次来的正是瘦狗,据说他领二千多人,已经准备占领上海了。

    对小小一个堂主,萧秋风并不在意,他此刻在意的是血杀组,凤姐已经传来消息,铁血团最恐怖的血杀组已经开始行动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练兵的好时候,萧秋风很是有些迫不急待了。

    瘦狗其实并不瘦,相反显得很壮,也许是因为他个子高了,所以看起来,显得单薄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次合围蛇堂的并不只是他,他来得快,是因为他路程比较近。

    他一向很瞧不起步蛇,一副娘娘腔的吊货,根本不配与他相提并论,所以,他邀请步蛇来,只是一个对付他的策略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敢来,就会让道上的人饥笑胆小懦弱,但是如果他敢来,这是他的地盘,这里四周有狗堂的二千弟兄层层的包围着,他也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堂主,步蛇来了-----”一个在外面监视的小头目已经冲了进来,向正在自饮自酌的瘦狗禀报。

    瘦狗酒杯一扔,急问道:“他们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连步蛇在内,只有十个。”

    瘦狗一喜,笑道:“步蛇还有几分胆色,不过这是自寻死路,吩咐外围的兄弟守着,不要让人闯进来,咱们在里面慢慢的玩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步蛇慢慢的走了进来,脸上洋溢着容光焕发的精力,就如一个吃多了酒显得很是兴奋的醉汉,只有他知道,此刻,他比任何人都清醒。

    瘦狗已站了起来,看着步蛇与身后的九个属下,脸都笑开了花,说道:“蛇兄真是给面子,来,喝一杯,咱们边喝边谈。”

    看着步蛇孤身前来,瘦狗已经感觉到功劳就要到手了,只要把这吊货抓起来往上面一交,这大批的奖金,可是又可以让他挥霍好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步蛇坐了下来,并没有太多的热情,问道:“瘦狗,说吧,找我来干什么,不必兜***,有话就直说,有屁就放。”

    瘦狗向着门口的小头目轻轻的点了点头,然后才笑着说道:“蛇兄,你这么急干什么,咱兄弟已经很久没有聚过了,来,喝两杯先。”

    步蛇眼里闪动着阴戾的神光,飘忽在瘦狗的身上移动。

    “兄弟?瘦狗,你什么时候开始把我当兄弟了,那我向你讨个情,你带着你人离开上海可以不?”

    这个瘦狗是十二堂里,最瞧不起他的人,这一点,步蛇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瘦狗的脸色慢慢的变了,成了一种不屑,似乎在嘲弄眼前的步蛇,还分不清楚自己处境,这里都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步蛇,人做错事不要紧,但是一错再错就说不过去了,你叛团的事,团长老人家可是很恼火,只要你现在回去向他认个错,再加上这么多兄弟替你求情,想来也不至杀你,但是如果你一意孤行,那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步蛇还是一丝表情也没有,轻轻的说道:“想杀我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只怕我回去的时候,这团长之位就要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孤傲冷寂,就如一条冷冰毒辣的七步断魂蛇。

    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瘦狗那两颗黄牙很是显眼的暴出,身体发出一种忍俊不禁的抖动。

    “步蛇,几天不见,你真是狂到了没边,不过今天你来了,乍说也要陪我去见见团长了,希望他真的能给你留下条活命。”

    步蛇转头,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现在我没有这个兴趣,那就恕我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得了么?”瘦狗已是一脸的杀机。

    步蛇又回头,轻轻的问道:“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逼我的,兄弟,谁叫你背叛铁血团呢?”看着门外人影伫动,想来自己的人已经把这里团团的围住了,瘦狗也不需要再装,露出了一种有些疯狂的笑,大喝一声:“杀,全部杀掉-----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了,两百个他一手培训出来的好手,个个不要命的人物,瘦狗似乎已经闻到了血的清香。

    他得意的笑着,步蛇也在阴森的笑着,笑得很邪魅,这种眼神,让面前的瘦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抽出了腰里别着的开山刀,锋芒毕露的一下子拍在了桌子上,朝着步蛇喝道:“步蛇,外面玩得这么开心,咱们也来玩玩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打断他的腿!”步蛇后退一步,嘴角露出一种玩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静静的站着两个人,没有说话,没有任何的动作,如果不注意还会以为是两根木头,但是这一刻,木头动了。

    瘦狗的开山刀,猛力劈到,但到了半空中却已经停止了,被其中一个人抓在了手里,只听“咔咔”两声,瘦狗的脸冒出了冷汗,谁的两条腿被活生生的打断,总会是有些痛楚的,他没有喊出来,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堂主,堂主------”那个小头目冲了进来,手里拿着匕首一脸是血,是自己兄弟的血,他神情几乎有些崩溃了,步蛇带来的不是人,是怪物,他的二百兄弟如蚂蚁般的被踩杀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堂主,此刻却真如一只死狗般的跪倒在地下,双眸圆睁,看着冲进来的小头目,大声的喝道:“李兴,干掉他们,干掉他们-----”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小头目李兴才看清楚,堂主瘦狗的双腿已经被废掉了。

    步蛇上前一步,阴阴的问道:“你叫李兴?”

    小头目马上点头,看着步蛇有如恶魔般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如果瘦狗死了,青凌市就是你的。”这本是瘦狗的地盘,但是今天,他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李兴的头冒出了冷汗,他虽然心狠手辣,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背叛他的老大,此刻他也知道,这是他唯一可以走的路。

    瘦狗还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袖,但是手中的匕首却已经斜着捅了进去,一声惨叫之后,瘦狗已经把他重重的推了出去,肚子上鲜血淋漓,染红一片,虽然未死,但已经没有气力,只是重重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我-----”

    李兴脸色苍白,手中的匕首已经掉在地上,步蛇却上前一步,冷笑道:“这不叫背叛,我们只是想活下去,能活着,没有谁愿意去死。”

    步蛇又走上前,在瘦狗的面前蹲了下来,手里已经多了一块青砖,眸里狂热的光芒一动,青砖已经砸在瘦狗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血流,脑碎,但是步蛇没有停下来,只是随着血溅,笑声越发的疯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