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四十一章 破军的托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间仿古的小客栈。这也是商家为了吸引顾客而故意装饰成很是古典的意味。算是那些大侠、女侠。江湖侠客落脚的的方。

    客栈的名字很是响当当——龙门客栈。

    萧秋风走进来的时候。一眼就看到了破军。紫瑶也看到了。眸里一喜。一股亲切的温情。已经布满在她的脸上。破军对她来说。不仅仅是师傅。也许说是父亲更恰当一些。这些年。两人相依为命。感情比真正的亲父女更融洽。

    “两位。是吃饭还是打尖?”冷不妨一个侍者迎了上来。油渍味道的长袍。还真是有些店小二的架式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。已经说道:“我们约了朋友。”

    一张木桌。实木制成。未上任何的现代油漆。上面油渍般般。看起来并不是很干净。但是三菜一汤。四个小碟。却排的整整齐齐。一双筷。一瓶酒。破军就坐在那里。悠闲自的。好像有种难的偷空半日闲的乐趣。自饮自酌。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紫瑶已经兴奋的叫道。一下子就坐在了破军的身边。替他拿起了酒壶。满满的倒了一杯酒。问道:“这些日子。你过的可好?”

    破军抬起了头。看着萧秋风。轻轻的点了点头。然后似乎满意的说道:“你们来了。来。秋风。坐下来。陪我喝两杯。一个人喝酒的确太闷了。唉。可惜。我这人脾气太坏。没有酒友可以邀请。”

    唯的一个朋友。却成了魔尊。对破军来说。心里实在不是很好受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高手。心志的坚定。非常人可比。朋友不多。但成为了朋友。就是生死之交。

    朋友的背叛。比妻子的背叛。更让他们痛苦。平日的淡漠。只是掩饰自己情绪的面具而已。

    紫瑶立刻移开凳子。招呼道:“秋风。不要站着啊。我师傅没有这么规矩。坐吧。陪我师傅喝几杯。他除了喝酒。好像也没有别的爱好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坐了下来。小二立刻送了两副筷。二只杯。三杯酒。碰在一起。气氛热络了许多。紫瑶不会喝酒。只是舔了舔。但是破军与萧秋风。一饮而尽。有些话。就在这酒中。不需要问。彼此都能明白。这才是朋友。才是知已。

    三杯酒下肚。破军已经笑了。看着紫瑶说道:“紫瑶。师傅过的还算是不错。但是比起你。却还是不够好。你竟然可以把魔舍利化为已用。果然天缘福厚。天命所至。的确非人可以逆改。师傅真是替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一说起这件事。紫瑶就羞红着脸。说道:“徒儿当时也真是生不如死。没有想到秋风会想出这个办法。吸纳魔舍利的力量。我也感觉。体内的真劲澎湃。功力又提高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破军欣慰的点头。魔舍利是数代魔尊真劲集成的魔气幻化。当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秋风。看起来。你也有了飞跃。我当初没有看错。你就是天道第一人。枉我破军百年的苦苦追寻。却也逃不过天意。哈哈哈——我知道你想说谢谢。这两个字。你不需要开口了。因为我有事求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没有开口。他就已经感受到了。这个绝代的武者。不仅神境力量庞大。而且历练百年的岁月。对人性的了解。也很是剔透。

    “你说——”萧秋风没有虚伪。破军帮了他这么多。有事相求。他当仁不让的相助。

    破军脸一瞬间。有了暖意。拉起了紫瑶的手。放在了萧秋风的手里。说道:“破军我一身以天下为已任。紫瑶是我唯一的牵挂。现在。我把紫瑶交给你。你要替我照顾她一生一世。要让她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——”

    没有给紫瑶说下去的机会。破军已经摆手制止。说道:“秋风。敬我一杯酒!”

    萧秋风抬杯。说道:“破军前辈。敬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这酒杯。就是紫瑶嫁你的所有礼节。我喝了。秋风。答应我。好好的爱她。萧秋风看了看紫瑶。她已经低下了头。媚眸流露间。羞涩难当。根本不敢与他相望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我会的。”这就是萧秋风的承诺。其实从第一次相救。到后来一路的风风雨雨。他们之间。有种无形的情意。早就已经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很好。这才是男儿大丈夫。秋风。来。再喝。”完成了紫瑶的终身大事。他已经百无牵挂。仗剑天涯。可以过他想过的日子。

    紫瑶很是突然的抬头。问道:“师傅你是不是准备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破军一愣。微微的点了点头。脸上有些伤感。看着萧秋风说道:“秋风。你现在回来了。有你在。只要人形兵器未出世之前。东南的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。你与魔尊一战。毁了他的肉身。但是你却不知道。他的元神。却已经找到了新的身体。正在修练神谱天幻神诀——”

    萧秋风与紫瑶皆是一震。紫瑶已经叫道:“师傅。你说他还没有死?”

    破军说道:“正是。我与贪狼几十年的交情。他的事。就由我来处理吧。秋风。七杀与人形兵器的事。就交给你了。虽然现在还没有他们的气息。但是我相信他们出世的那一天。绝对不会太远。”

    “秋风。武之神境。在乎天道。天道存于心。你就可以立于不败的伫立。这个世界。已经属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破军走了。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。看着他的背影。紫瑶轻轻的流着眼泪。她心里明白。从今以后。她不再是以前的紫瑶。师傅已经把她许配给他。她是这个男人的妻子。一生相守。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“秋风。你真的会照顾我一生一世。不会离开我么?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点头。说道:“紫瑶。相信我。我绝对不会离开你。会让人开心。让你快乐。”

    紫瑶羞喜间。爱意浅现。她心里又有了那种怦怦直跳的冲动。低下头。她已经说道:“谢谢你。秋风。我知道。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都准备以身相许了。才说他是一个好人。在她的心里面。估计也只有她真心爱上的男人。才是好人吧!

    牵住她的手。走出了酒栈。萧秋风笑道:“好了。不要伤怀。你师傅只是去对付贪狼。不会有事的。而且他早晚也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的劝慰。但是萧秋风心里。却有种不安的情绪。此刻他还不明白。这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回到了萧家。丰盛的酒宴正在待着他们。面对着萧家的和睦气息。洋溢着幸福的味道。任何人都可以把所有的烦恼忘掉。

    “老公。我刚才与小雪还有秋雅姐联系过了。她们已经与大伯商量过了。这几天就把龙腾的事务处理好。然后一起飞来东南。这一下。我们一家人。真的可以相聚在一起了。这么多年。真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田芙此刻已经端着一碗浓浓的鸡汤走了出来。对着柳嫣月喝道:“嫣月。妈说你几次了。走路小心一点。快。把这汤喝了。晚上还有一碗呢?”

    柳嫣月如小孩子一样的吐了吐舌头。小声的说道:“老公。我回来这么会。就已经喝了三碗汤。我说过了。只要回来。我铁定就会养胖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着搂住了她的腰。说道:“放心了。我不会嫌嫣月胖的。就算是真的增到达了二百斤。你依然是我心里最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。真是比一锅汤都让柳嫣月幸福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来了。吃饭了。今天是为舞还有紫瑶她们接风。等秋雅她们回来。看样子咱们萧家。要摆摆宴席了。冲冲喜气了。家里热闹一点。我这老头子也活的开心一些。”萧远河提着两瓶红酒。兴奋的走了过来。只要儿子在。家里的快乐气息。连他也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饿——”被柳嫣虹抱着的思佳已经向萧秋风张开了双臂。一张小脸。诉说着不舒服。真的饿了。可是柳嫣月却要她等爸爸回来。一起吃。田芙冲了过来。把思佳抱了过去。说道:“心肝宝贝。可不能把你饿了。快。你们。都过来。开饭了。我宝贝孙女都饿坏了。不等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。思佳已经跳入萧远河的怀里。开始在老人的面前。折腾那几盘靠近的菜了。

    开心的笑声。愉悦的心情。连紫瑶也在这种气氛中。把师傅离去的愁绪散淡了几分。在舞的招呼下。坐在了萧家的大饭桌上。十几二十人。大大小小。老老少少。这的确是幸福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只是等林秋雅她们到了。相信这一家人会更热闹。

    听闻萧秋风回来。孙庆煜与赵光平很快就已经赶了过来。司马洛与赵若明。都在京城任职。此刻远在千里。也只有让家里人捎来问候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台湾与香港的事。闹的很大。他们都已经知道了。只可惜。没有时间回来。大家兄弟好好的聚一聚。

    不过萧秋风笑了笑。说道:“没有关系。过段时间。我也要去京城走一走。到时候再聚好了。记的。多给我准备几瓶好酒。这一次。该你们请客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损友当然立刻答应。以他们如今的的位。几瓶酒。却不是什么难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