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三十六章 闯入总统府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连我的高佬帮也敢闯,来人------”心里在惊吓,但是钱茂装着很是咆哮的样子,呼声大喝,当然是为了让外面的人听到他的声音,他有些想不明白,这些日子高雄大乱,他已经在帮里,布置了大量的人手,这个男人如何进来的?

    内院之中,有钱茂最贴身的八大护卫高手,被这喝声惊动,已经冲了进来,萧秋风没有动,但是紫瑶却动了,身形如飘飞的仙子,只见浪潮的剑势一抖,八个高手,成了八具尸体,被魔气侵体,拥有戾气魔心的紫瑶,对杀戮,并不抗拒,何况这些人实在也该死。

    八个人,八抹血注,都在他们的脖子上,不多不少,刚好致命,不多废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钱茂脸色变了,没有想到,堂堂高佬帮的八个最强的保镖,竟然连这女人的身形都看没有看清楚,就已经挂掉了,其实他也没有看清楚,只是觉得风一动,脸一冷,血水就浮现在眼前,他们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想干什么?”双手紧握着大师椅的扶手,冒出了青筋,那是因为恐惧,但他是高佬帮的帮主,必须有威严。

    萧秋风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,已经感受到他内心的惊吓,并没有拆穿,笑道:“我想知道议长在哪里,相信你应该知道?”

    钱茂神情一动,装着很是无辜的样子,说道:“你说什么议长,我没有听说过---

    紫瑶身形未动,但是手中的剑,却已经动了,剑光一闪,一声惨叫:“啊------”钱茂的一条手臂。已经与身体分了家,与这种黑道的狐狸说话,实在太费劲,不如来些实际的。

    痛苦的滋味,终于降临在他的身上,钱茂再也无法镇定,他是大佬,从来只有他杀别人,没有人可以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来人,快来人呢------”也不知道是迷糊了,还是被这种痛苦折磨得有些傻了,他竟然破口大叫起来,没有丝毫黑道教父地沉稳,看样子平日里的威严。也只是装出来的,这也不过是一个胆小鬼。

    声音很大,但是除了不断传来的杀戮声。还有死亡的惨叫声,没有人进来,也不可能有人能冲进来。狼组的防域下,就算是此刻高佬帮全体出动,也绝对撼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会来救你。我再问一次。议长在哪里?”萧秋风这一次地声音。变得有些不太耐烦。变得阴冷。

    捧着不断冒着血水地断臂。钱茂满头是汗。他再也不敢有丝毫地犹豫。急忙地叫道:“我说。我说。议长在总统府里。你们有本事。自己去找他。不关我地事。不关我地事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地站起来。看着痛苦不堪地钱茂。有些不爽地说道:“早说出来。岂不是少吃些苦头。何必不见棺材不落泪呢?”

    钱茂身形往身退。叫道:“我知道地都已经告诉你了。你们、你们可以走了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邪邪一笑。说道:“走。当然要走。不过走之前-----”声音变得冷冰戾气凌然。钱茂顿感不对。立刻转身向后堂跑去。他已经知道这个男人。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前来。根本就没有准备让钱茂活着。岂能让他逃走。一只凝聚着滔涌神劲力量地腿。已经虚空而到。正中他地后背。身形突然地飞了起来。如电般地撞向了石墙。鲜血四溅。肉沫横飞。除了墙上一朵用血染成了花案。地下只剩一堆残尸。

    对该杀之人,萧秋风从不手软,高佬帮与黑手党的联合,已经给自己找到死亡地理由。

    知道了议长的消息,萧秋风没有直接闯入,他需要查探情况的属实性,他不怕事,但也不想无端的惹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关于议长的确定信息已经传来,他除了是黑手党的议长,更是欧洲某个国家的部长,这一次被国家授权,以zf官员的身份,对台湾拜访。

    很多年来,台湾一直谋求国际空间的发展,只是因为内地地控制,他们地范围很窄,此刻西方国家的部长前来,当然需要总统亲自接待,希望可以进行邦交,提高台湾在世界地地位。

    钱茂说的没有错,此刻这个议长就住在总统下榻地别院里,看样子这个黑手党的议长,已经把整个台湾的面子,与自己的安全联系在了一起,让台湾军方不得不派出大批的兵力,保护他一行的安全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摊开的总统别院平面图,几万精兵防域四周,果然是用尽了心机,但是萧秋风不会给他这个离开的机会,从黑手党出世的那一刻起,杀戮已经无可避免,他如此劳师动众的来台湾一趟,不能不获而归的。

    “萧少,明天要举行新闻发布会,很多国家都会有媒体到场,相信台湾的总统与议长也会到场,这是我们行动的最好时机。”拉布刚刚收到了这个消息,立刻传给了萧秋风知道。

    狼犬却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但是他们一定会加强兵力的布控,精锐齐出,听说台湾有一种灵嗅之犬,很是灵敏,怕我们混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抬起头,冷冷的喃语道:“天下什么地方我不能去,何须用混字,这一次,我要整个世界知道,东方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只是为了对付一个议长,但是议长太聪明,他竟然借助台湾zf的力量,来与他对抗,既然如此,那就如他所愿,让他看看,世上还有什么力量可以保他的狗命,就算是zf也不行。

    作为某个国家的部长,身份确实不一样,如此的杀戮,后果影响很大,但是这不是萧秋风需要理会的,他只是要杀需要杀的人。

    紫瑶轻轻的笑了,看着萧秋风无畏的神态,傲气凌然,心里有些被激起了狂热,说道:“秋风,这样的霸道,才是真正的男人,以你的力量,天下间已没有人可以留下你。”

    清晨,有雨,天气并不太好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有可能建交的又一个国家,台湾把高雄所发生的事统统掩盖,粉饰大平的举行这个签约仪式,正是向想世界宣布,他们就是一个岛国,维护那小小可怜的尊严。

    总统,也不过是掌握着zf的一个小丑。

    八点,超出百家媒体已经蜂涌而至,被迎进了会议厅,随着一切的筹备,厅四周,都布下了极度高强的防域,这是应议长的要求,保护他的安全,随着音乐的响起,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:“总统到-------”

    随着瘦不拉叽总统走出来的,还有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西方人,正是黑手党的领袖人物议长。

    狼组成员,在萧秋风与紫瑶的带领下,已经直直的闯了进来,既然拥有灵嗅之犬,狼组实在不需要隐藏身形,但是他们身形太快,灵嗅之犬发出警叫声音的时候,狼组已经到了总统别院,身后紧追着大批的士兵。

    各种警报,已经传到了总统府,这里如临大敌,警钟长鸣,几辆直升轰炸机,更是飞腾起身,对着所有总统府的路进行了封锁。

    “各位,不要担心,出现了一点小骚乱,很快就会平息的,现在,建邦草案签约开始。”

    这里四周布置超过四万军队,层层守护,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要经过严密的审核,而想硬闯,在这总统的心里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闪光灯闪动的瞬间,两条人影已经从外面的密雨中,飘了进来,伫立在会议厅的门口,凌然的气息,已经在这里渲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快,来人,抓住他们。”守护在总统旁边的安全防卫官员,立刻警觉,大声的叫道,这会儿人员都已经到齐,这两个蓦然闯入的男女,绝对不是客人,在他们身上散发的杀机,很多人都可以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“杀-------”萧秋风冷声一喝,紫瑶的剑气就已经发出,两个最先冲过来的总统会精锐卫士已经被劈成了血块,飞扬而下,形成了血雨纷飞,场中秩序大乱,各寻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议长已经躲在了总统身后,一脸的惊讶,他也没有想到,在如此密切的保护下,竟然还有人敢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“黑手党的议长先生,怎么,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么?”

    话音虽然轻柔,但是如冰一般的冻了起来,传进了每个在场之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黑手党?这可是世界凶残成性的黑帮,这里有黑手党的成员么?

    不少的人偷偷的抬出了头,注视着场中的变化,这对媒体来说,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,没有人想放过。

    几十个士兵已经冲了进来,全被紫瑶拦住了,萧秋风也没有闲着,身形连动之下,已经扑向了神态异状的议长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------”这一次,议长已经没有逃的路,一声命令下,在他身边,属于黑手党的力量,已经拦住了萧秋风。

    两指运出了剑气,霸道的挥出了七道的杀戮之息,四个飞扑腾空的黑手党高手,已经被割破了喉咙,发出几声惨叫,落地而亡,鲜血染红了一地,但是在暗处,几台摄像机,却已经把这种惨状,收录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