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三十五章 被激起的乱潮涌动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收到消息的时候,高佬帮的钱茂也收到了消息,他惊讶的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进港的增援卫队,竟然会全军覆没,甚至连他接应的人也被绞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什么人,究竟是什么人拥有这么强大凶狠的力量?

    钱茂虽然是一个爱财如命的枭雄,但是他的戾气,却也是充盈着杀戮,在台湾,任何得罪他的人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他已经急匆匆的冲到了议长的房间,议长一听,顿时身体就僵坐在那里,半晌,眸里闪动着阴森的杀气,冷冷的问道:“这就是你所说有的防域,在眼皮底下,我的五百精卫,就被人屠杀得干干净净,钱茂,你如何给我交待?”

    钱茂被这一呛,心里也很是不爽,喝道:“议长先生,咱们是联盟,我并不是你的属下,这一次只是个意外,我的人也死伤不少,这件事,我会全力调查,只要我查到是什么人做的,我一定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议长狡猾有眼神一动,怒意的表情,一瞬间转化成轻轻的冷淡,说道:“那好吧,希望你早些找到这些人,替我们五百勇士报仇。”

    钱茂的确被气得不行,在台湾为所欲为了数十载,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头上动土,五百精锐黑手党的卫队,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强大,而这些人,在如此短的时间,就能屠杀如此的彻底,可见绝对不是普通人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会是香港傲天盟的力量过来报复了?”

    而房中的议长,身体还是如此的呆坐着,一动未动,但是他的脸色却更是难看,轻声的喃语道:“钱茂,你这个不自量力地家伙。我真是看错你了,与你合作,不如找一条猪,连敌人摸到脑门上了,都没有发现,还敢称台湾的教父,简直就是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议长能统御黑手党数十年,也不是泛泛之辈,除了自身的修为。他狡猾如狐,灵动如兔,虽然五百卫士被屠杀,损失了一些力量,但是在台湾,他拥有的暗藏力量。绝对不弱,作为议长,可是黑手党的魁首。黑手党最强大的力量,随时跟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五百卫队,只是为了保补巴普的先锋部队。却也没有想到,还没有出师,就已经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看样子。与高佬帮地合作。已经走到尽头了。再在这里呆下去。怕是要被这个蠢货拖累了。

    钱茂一声令下。半个台湾地黑帮都已经涌到了高雄。怕是有两三万人吧。虽然都是一些地痞流氓。但人多是力量。这种九流帮会地联合。就算是台湾zf。也畏惧几分。

    军队介入了。高佬帮介入了。高雄在这短短地一天之间。风起云涌。而对萧秋风来说。这只是一个开胃菜。真正地杀戮。现在才慢慢地开始。

    高雄地局势正如他所料。在狼组第一次出击地时候。就已经乱了。乱成一团。黑帮与军队。时不时地闹出一种冲突。这正是他所乐意看到地。既然远到而来。也算是帮台湾平民做些善事。清理清理一下。这些社会垃圾。

    “萧少。黑手党销声匿迹。但是高佬帮好像有很大地动静。他们调了大批地帮众齐聚高雄。好像不拼个你死我活。他们很不开心?”

    狼犬站在萧秋风地面前。把外面地情况。全部汇报给萧秋风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何妨,从明天开始,激化军方与黑帮的矛盾,没事,我们也要给他们找些事帮,身为军人,总要为人民尽些义务,杀几个流氓,也是立功的一种表现。”

    其实港口的杀戮,的确已经非一般的事件,军方高层很是震惊,再加上黑帮的云涌,高雄市已经处在一种水深水热之中,两方的人,都紧张的相对,气氛一点就燃。

    虽然两方地背后人物,都特别地强调,不要激化矛盾,但是人数实在太多了一些,他们控制不了,在萧秋岁的一手操纵下,所有地好戏,都一一的开演,在这高雄市最大地酒店窗户上,每天都可以看到不断抢击事件。几个士兵被人扔了玻璃瓶**,然后第二天,几个黑帮的垃圾,被人****在巷道里,然后两方人马在闹市里对持,反正都在比人多。

    这种狂乱的环境下,紫瑶想出去游逛的心情被破坏,只是没事无聊的时候,搬着凳子坐在窗户边看戏,萧秋风倒没这个兴趣,除了每天把狼组派出去捣乱,他就等着好消息就够了。

    听说钱茂已经气极败坏,暗中放任了黑帮的胡来,他所的有地位,都是靠黑帮支撑,此刻黑帮有兄弟被杀,他如何也在讨回颜面,而且他都已经算准了,就算是大量的军队开入高雄,也不可能愿意在高雄市发动枪战的。

    正好从黑手党那里得到了一大批重军火,此刻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当人的力量强大到可以满足私欲的时候,就如钱茂一样,希望拥有更多,但是却不知道,zf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,面对着日益猖狂的高佬帮,上层已经下令镇压,激起了更多的暴乱,每条街道,每个据点,都有士兵巡防,只要遇到黑帮的捣乱,全部逮捕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没有想到,过来对付黑手党,竟然无间中,激起了军方与黑帮的矛盾,在高雄上演了这出好戏,一边让人全力的搜找黑手党的位置,一边注意着局势的动荡变化。

    zf的不做为,平民早就已经怨声载道,此刻高雄的乱状,更是让市民反对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,很多人,都期盼着回归的日子。

    由于军方的强力镇压,虽然气氛有所好转,但是黑帮的行事,却以骚乱为目的,不少的黑帮,都已经动了真家伙,受伤害的,往往都是平常人,他们肆意妄为,无恶不作,烧杀抢掠,坏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不忍这种无辜的伤害再继续下去,看了这么久的戏,也该狼组动动手了。

    对高佬帮的这些帮众来说,光是逮捕是不够的,只有铁血的杀戮,才可以最终的平息动乱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全力的杀戮,只要是黑帮成员,一律杀之。”

    对高佬帮来说,很多的帮众也只是趁势起乱,狼组领命之后,第一个午夜,三百名齐聚一堂,打劫三家金店的帮众被就地格杀了二百多个,剩下的几十个,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,逃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让他们逃,是让当免费的通讯员,把这种杀戮的恐怖传递下去,要让这些待杀的帮众人人自危,不敢再在高雄厮混下去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的杀戮之后,这种血染的街道,布满了残尸断臂,军队连收拾都来不及,被屠杀的,全部都是夜晚出来觅食的流氓,一杀就是上百个,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这一下,不仅钱茂慌了,连军方也慌了,这种残杀的手段,与当日港口的手法一模一样,来无踪去无影,他们知道,在高雄,已经出现了一支很可怕的杀手部队,绝对的残忍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帮众受到了惊吓,撤离了高雄,就算是钱茂下了严令,也没有丝毫的作用,没有什么东西,比命更珍贵。

    一周之后,除了高佬帮本帮的成员,几乎所有的乱流,都已经离开了高雄,气氛慢慢的平静下来,但是萧秋风,却一直没有了黑手党的消息,他们好像失踪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有严密的布防,他们不可能以正常的渠道离开,萧秋风有些怀疑,莫不是议长发现情况不对,已经撤离了台湾,逃回自己的老巢了?

    “秋风,呆着真是腻人,玩也不能出去玩,你不觉得闷么?”

    别人做事,忙得昏头转向,这女人,好像的确是太闲了一些。

    萧秋风笑道:“好了,明天带你出去,你的剑似乎好久没有用过了,是应该见见血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黑手党不见了影踪,那么,先把高佬帮铲除了再说吧,混黑道并不是罪,但是大家同属中国人,与黑手党这种老外勾对对付自己人,却是非杀不可了。

    让他们玩了这一个星期,估计已经玩够了吧!

    钱茂并没有玩够,召集这么多人,本来就是准备玩大的,却没有想到,一个星期不到,全部吓破了胆,不尊他的号令,都逃走了,这些贪生怕死的废物,等他解决了这一次的危机,一定要让他们好看。

    钱茂一个人坐在内堂的太师椅上,幽幽的生着闷气,当他不经意抬头的时候,在他的对面,一个凳子上,很悠闲的坐着一个年青的男人。

    而在男人的身后,静静的站着一个很美很艳的年青女人,唯一让钱茂惊心的,是这个女人的手里提着一把古剑。

    这两人,当然就是上门拜访的萧秋风与紫瑶了。

    钱茂内心惊讶,但是脸上却一片阴沉,冷冷的喝道:“你们是谁,如何进来的,知不知道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是走进来的,这里是高佬帮,如果我没有看错,你应该就是高佬帮的帮主钱茂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微笑着,轻柔的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