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三十四章 残杀灭绝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清晨,雨露洒落的绿草,带着浓浓的春意,招展着生命的韧劲,轻风如雾,飘染着高雄港口的宁静)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港头工人,已经慢慢的走进了码头,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一艘通体黑色的大轮,随着巨浪滔动的水潮,已经驶进了港口,在船上,装载着黑手党总部五百最强悍的驰援卫队,而这一刻,几十辆车,飞快的冲入了码头,这是属于高佬帮的成员,他们接船来了。

    钱茂身为台湾黑道之父,心狠手辣统治之下,各方势力,当然都有涉及,而且此刻近岸巡逻队,正是替防的时刻,疏松无碍,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码头的管理者,不能不卖他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船一靠岸,两列排得整整齐齐的黑衣壮汉,很是平静的走下来,接船的头目,已经找到这支卫队的首领,很是恭敬的说着什么,而那些壮汉在首领的命令下,已经开始上车。

    一旁的集装箱上,拉布正在开怀的笑着,手里玩弄着一捆炸药,心想着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玩个痛快了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狼犬已经飘了上来,看着一脸贼笑的拉布,很是不解的问道:“人都到齐了,还不开始进攻,莫不是睡着了?”

    拉布举起了手中的炸药,笑道:“慌什么,你看这炸药,我得找个地方用吧,等他们都上车再说吧,聚在一起,也许可以炸死几个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动手。但是只凭那股凝重的气息,拉布就已经感受到他们强大的杀戮气息,这些人,还真是不弱。至少都有魔鬼军地强壮了,只是可惜。人数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狼犬闻言一震,骂道:“你丫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懒惰了,小心点,不要让他们溜了。不然萧少可是不会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拉布已经站了起来,冷冷的看着那已经上了一辆辆大巴车地黑手党成员,说道:“他们跑不了------”

    话声未落。他身形已动。拉响地炸药。已经扔进了其中地一辆大巴车里。一种惊骇地叫声。然后身影四射。但是匆促之间。根本没有人让明白怎么回事。炸药已经炸响了。那辆大巴被炸开了两截。火热四射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。同样地事在每一辆大巴车上上演。拉布望着有些发呆地狼犬。叫道:“不要看了。我们没有太多地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里附近有一座小型地军营。听到炸药地声响。会很快过来查看地。虽然狼组地力量。并不畏惧。但这会影响他们对付黑手党。

    狼犬身形一晃。一个刚才大巴车逃出来地黑手党成员。已经被劈得飞了起来。掉入了燃烧地汽车中。不断地挣扎。不断地发出嚎叫。但是内筋尽断。他根本连爬起来地力量都没有。只是被活活地烧死。

    爆炸地声响。把那首领惊了一跳。回头一刻。十几辆大巴车。皆已经被炸成两截。精锐卫队。死伤一片。就算是逃得了性命。也是狼狈不堪。生气地把那迎接他地高佬帮小头目一巴掌劈开。人如电般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拉布。这个人是我地。不要抢。”狼犬身形一下子欺上前来。截住了他。可以看得出。整个增援地黑手党卫队里。这个人还有几下子。勉强够得上称之为对手。

    拉布也正准备上前地,看到狼犬抢了先,恼火的喝道:“你妈地,又跟老子抢,下次老子先选。”

    为了提高自身的力量,只要遇到强大的敌人,两人都不要命的往前冲,因为萧秋风说过,只有至死地而后生,才能极端的提高自身的潜能,人体的潜能,本就是无止境的,上次被萧秋风神劲融功,力量强大的境界,两人狂喜,当然也希望自身的力量,还能再一次的提高。

    这名首领身材魁梧,被这一轮攻击,很是有些莫名其妙,厉声的喝道:“阁下何人,为何与我们过不去,你们可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以黑手党在世界的地位,不管是哪个帮派,都需要给几分面子,这一次长途征伐,进军东方,却没有想到,出师未捷,身先死,而这些人狂妄的在港口截杀,根本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狼犬笑道:“我知道你们是黑手党的徒子徒孙,老子杀你就是你们,没有时间陪你废话,接招吧!”在这种剧烈的爆炸,军队很快就会赶来,狼犬身形如风,虚影晃动间,三招重拳,已经雷霆的攻到,不给这个首领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-------”被狼犬抢了首领,拉布杀戮中,带着无法抑制的怒意,每一次挥手出拳,总有一个黑手党的帮众倒下,不光是黑手党,连高佬帮前来接应的人,也被围了起来,几个准备抽枪还击,但枪还未拿出来,就已经被捏碎了脖子。

    虽然萧秋风只是让他们行动,并没有让他们如何去做,但是对黑手党的力量,除了杀,尽情的杀,杀之务尽,实在不需要再给任何的机会。

    黑手党的领队首领,也是很强大的战将,虽然不一定有艾维一般的狂妄,但是力量却也相差无几,狼犬的三记重拳,他硬硬的接下了两拳,第三拳,却已经被打退了六步之多,一抹鲜血,从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狼犬微微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不错,果然有几下子,试试我这一招无风化雷霹雳刀---

    什么无风化雷霹雳刀,简直是狗屁,实上根本就没有这种刀法,只是狼犬胡编乱造的,但是跟在萧秋风的身后,每一次看到他的出手,两人根本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,生怕错过了学习的机会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两人也从萧秋风心血之刀中,领悟到了许多凌然怪异的招式,虽然有些怪,但是端的厉害无比,拿出来对敌,往往能收到奇功之效。

    狼犬这一句很长的招式一说,那首领微微一愣,全神凝聚,双臂横生,力量运转其中,暗中戒备着这所谓的霹雳刀法。

    狼犬邪邪一笑,身形突然的纵起,手化成刀,刀势凌然而下,首领不敢怠慢,双臂定身而动,准备硬接这一记看起来,很凶狠的刀法。

    两者相碰,但是首领绝对没有想到,这根本就不是刀法,而是虚劲,狼犬一碰而退,而首领倒是用了全力,一个不察,身体出现了偏差,而这一偏差,就很是致命,真正杀戮的力量,已经劈来,劲气衰竭,新劲未起之时,这一刀挡无可挡。

    “哧哧”的声响,首领的一条手臂,已经卸了下来,鲜血冒涌,狼犬望着那可怜的首领,喃喃语道:“世上怎么有你这么笨的人,我明明都说了,没有风化雷,你也会上当?”

    手臂被砍断,这个首领已经是痛入心扉,却还要被人奚落,简直是愤怒涌现,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,力量大失之下,却还是勇敢的向前冲,那不是找死是什么?

    拳出,如雷,奔雷而至,一记重拳,打在了首领的脑袋上,首领的身体突然的静止,然后晃了晃,慢慢的仆地而亡,但是双眸鼓睁,死也不能瞑目。

    但是狼犬却连看没有看他一眼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像你这么蠢的人,死了也是活该,没有人可怜你。”一脚踢去,首领的尸体,已经飞起落入燃起的大火中,发出烧焦的气味。

    急骤的脚步声,已经在远处传来,拉布已经踢飞了最后一个躲在暗中的高佬帮帮众,看着他的尸身掉落在火堆,没有爬起来,才转身,沉声的喝道:“好了,把所有的炸药点燃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天色大亮,此刻的朝阳,已经从云雾间慢慢的探出头来,晨间的杀戮,更能锻练身体,拉布与狼犬,已经率着狼组从容不迫的离去,只留下了大堆的炸药,长长的导火索,发出耀眼的火花。

    当军队赶到的时候,迎接他们的是一个蘑菇般的云彩,一声热浪,与几具烧焦的尸体,而行凶者,却已经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这最后的一声爆炸,几乎把这处码头炸沉,到处狼籍一片,火光四耀,如果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这里刚刚经历一场超级的大战争呢?

    “通知军总部,立刻封所高雄市,追查凶手。”看着那死尸的惨状,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杀戮,带队的长官,立刻把情况上报给了军部长官,请求支援。

    而高雄的警察也加入了侦察工作,通过对船工的询问笔录,开始在高雄市,查找相关人等。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,笼罩着整座城市,而这些死去的人,更有部分是属于高佬帮,这个黑道的王级人物,怕是要大发雷霆了,高雄要乱了,这些敢在高佬帮头上动土的人,也的确强悍得让人惊撼。

    别人惊不惊撼,他们不知道,而这一刻的狼组,却躺在舒服的软床上,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杀戮的练身,身体压抑的力量,得到了舒解,这一刻,他们都可以做个好梦,以最充沛的精力,迎接下一次,更残酷的杀戮之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