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三十章 情欲的放纵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李家父子离开,醉鬼已经笑道:“秋风,我们是不是帮你做了一回帮凶,有没有薪水可以拿的?”

    萧秋风看了两人一眼,已经有些莞尔的说道:“如果你们承认,那付你们薪水又何妨,对兄弟,我萧秋风好象并不吝啬吧!”

    夜鹰说道:“还是算了,如果丁老知道我龙组成了你的帮凶,怕是要气得吐血,不过凭你这兄弟两字,一切都已经足够。”

    醉鬼举杯说道:“不说废话,来,走一个。”三杯酒,畅饮而下,代表着昔日的兄弟之情,更加的亲热。

    拿着二十亿的支票,红姐心都在颤动,如果世上的钱这么好赚,怕是没有穷人了,几句话,两杯酒,二十亿就倒手了,这可是真的,香港李氏开发的支票,三大银行里,都可以随时兑现。

    李文渐付钱时的痛快,连红姐也觉得意外,这可是二十亿,不是二十万。

    很是恭敬的把支票放在了萧秋风的面前,轻声的说道:“萧少,这是李先生支付的酒水钱,你看-------”

    醉鬼看了一眼,爽朗的笑道:“李家的确有钱,二十亿,眼都不眨一下,唉,人比人气死人哦!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二十亿,如果秋风说二百亿,怕是他也得痛快的掏出来,放心吧,这点钱,伤不到李家的筋骨。\\\*\\”夜鹰是一个很上进的人,他可以接受萧秋风对他职位的帮助,但是物质上,他并没有太多的奢求,而且以他此刻的收入,绝对已经够他一家人生活得很好了。

    钱再多。只要不属于他,他就不会心动。

    萧秋风看了红姐一眼,笑了笑,说道:“既然是酒水钱。当然属于红楼的收入,红姐莫不是把我当成了流氓,在你这里找钱花来着?”

    醉鬼一愣,惊然地问道:“世上所有人都可能会穷。但是秋风你说穷,我醉鬼就算是死了也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红姐有些尴尬。这二十亿拿着有些烫手,但是他仍需要拿着,羞红的脸上。更添了动人的魅力,看着萧秋风眼神,带着一种倾心的温柔,妩媚生香之态,有种委身相侍地冲动。

    女人,都喜欢这种强大,但是视钱财如粪土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二十亿。都可以买下红楼了。萧少,今夜。^^^^这个红楼的芳艳魁首,非你莫属了。”红姐轻轻的站了起来。玉掌轻轻地拍拍,然后门“咔”的一声开了,一抹倩影慢慢地走了进来,轻柔的就如风,如云,如一抹云彩,清香气息,随着她的到来,漫延着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黑发飘散,红唇吐送着香气,一双妩媚勾魂地眸子,几乎从进来的那一刻,只盯着萧秋风一个人,浅浅着,诉说着满怀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在她的脸上,戴着一面很奇特的面具,让人不由的多了几分幻想。

    就算是夜鹰与醉鬼这种心境本源的武者,也禁不住地多看了几眼,这个女人地确很诱人,几乎可以挑动男人身上的所有地**。

    灵致到几乎完美的身体微微一晃,就已经到了三人地眼前,看着萧秋风,已经启动樱唇,以一种可以让世界上任何坚硬化柔的嗲声,说道:“萧少,你看我还让你满意么?”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万里挑一,优物的火热,怕是男人无法忍受的克星。

    但是从熟悉到那声音的确定,萧秋风也不得不赞叹女人的善变,嘴角不由的流露出几许笑意,说道:“没事玩这种游戏,莫非想让我打你的屁股?戴着面具,是不是脸上长了青春痘,不敢见人了。*****”

    女人一下子把脸上的面具扯下,很不是爽的叫道:“不好玩不好玩,萧少,你好歹也猜一下吧,像我这样风情万种的女人,这般的优物,你就不想多看几眼么?”

    果然是绝色佳人,她面具下的美丽,更是惹火至极,只是对萧秋风来说,却已经司空见惯了,因为这个女人,今天,只是稍稍的打扮了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是谁,在红楼里能让人如此惊艳的女人,当然是玉婵这个勾魂红楼公主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邪邪一笑,手一张,就已经把玉婵勾入了怀中,对着红姐说道:“这个女人我要了,今夜我要好好的教教她,不是什么男人都能随便挑逗的。”

    醉鬼笑道:“秋风,你随便,只要有美酒,今夜我会比任何人都开心。”

    红姐也很是玩笑的说道:“走廊的右侧,就是我的卧房,如果萧少有兴趣,今夜我把房间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玉婵“哧哧”说道:“红姐,你不要当真了,这个男人,胆子小得很,有凤姐看着,他不敢乱来的。\\\\\\”

    萧秋风却突然站了起来,一下了把玉婵给抱了起来,说道:“从来没有乱来过,今夜,我还真是想试一试乱来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已经不管身后的人,迈步向前,玉婵真的慌神了,焦急的问道:“喂,你不是来真的吧,喂,我问你呢,你不会是来真的吧,我可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行啊,红姐,救命啊,快救我------”

    但是此刻,会有人救她么,谁又敢救她,红姐只是无奈的说道:“对不起,玉婵,我收了萧少二十亿,今夜,你可是属于他的,有些事,是不能后悔的,红姐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直等到自己被抛在了床上,玉婵才惊然的发现,这一次,好像不是假的,只是这样,会不会太突然了一些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姐妹四人,心意早就已经确定,但是这般的亲热,是不是太唐突了一些,再说了。至少也要给凤姐汇报一声,经得她的批准才行啊!

    “萧少,你等等,你等等。\\\\\\你、你不会是来真的吧!”到了这一刻,她还在问着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,真当他是柳下惠,坐怀不乱了。

    大手一张。就已经把她压趴在床上,掀起了她长裙。细嫩滑腻的**软肉呈然尽现,一条紫红色地蕾丝亵裤,根本就包不住她肥美的春色。沟渠深沉间,那动人的美丽,似乎就要眼前。

    一巴掌已经挥下,肥白的**,立刻印出了五道指印,鲜红如血,红白相间。更增添了浓浓地**刺激。

    “啊。萧少,不要----

    但是巴掌没有停下。萧秋风抡起了大掌,又是三下。喝道:“现在知道,挑逗的男人的后果了吧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?”

    一阵阵痛楚,慢慢的变成了一种说不出来地滋味,那不是痛,但是却很难受,从痛叫变成了呻呤,眸里的神情,变得水汪汪地,说不出来的诱人,转脸而望的神情,分明就带着一种怯怯地可怜状。

    “人家只诱惑萧少一个人,又没有去挑逗别的男人,不该受罚的。”

    “诱惑我一个人,很好,我现在受不住诱惑了,是不是把下面的事全部做完-------”根本没有给玉婵再推拒的机会,那衣裙已经被撕了下来,修长的大腿,平坦的腹,雪白如玉,在那墙灯地映照下,散发着粉香地气息,清爽畅快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,不要脱我衣服,不要非礼我,天啊,我要**了,谁来救求我,啊-----痛!”欲拒还迎的冲动,几乎有着说不出地**,萧秋风第一次受不了这丫头的挑逗,有些失去了理智,扯碎了玉婵身上所有地衣服,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从颤动的身体,到**的碰撞,到那晶莹幸福的泪花在眼角溢下,玉婵盼望多年的幸福,终于缓缓的降临。

    “萧少,今夜,玉婵终于做了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没有人来打扰,情爱生融的男女,一次又一次的交欢狂爱,誓要把所有的渴求,在这种欢爱上,一次彻底的用完,玉婵最后的感觉,是飞上天堂,然后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所有的妩媚,所有的柔嗲诱惑,都尽情的幻发,挑逗着这个男人,一次又一次的索要,一次又一次的征伐。

    最后的念头就是:我要死了么?

    她没有死,凉凉的清风,从窗户隙里吹进,让她蓦然的惊醒,昨夜的并不是梦,她此刻正依偎在这个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他匀息的起伏胸口,手慢慢的爬上他的脸庞,这张脸,她在梦里已经幻想了千百回,可以如此近距离的细看。

    不安份的她,把玉手伸到了男人的腿间,挑逗着清晨勃起的**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女人,一个很美丽的女人,凤兮曾经说过,她内媚的身体,绝对是一种致命的春药诱惑。

    萧秋风睁开了眼睛,看着这昨夜被征伐得很凄惨的女人,竟然这么多快就生龙活虎,敢挑战他的权威,心里却不得不佩服,不光有诱惑男人的本钱,更拥有这种天生承受的体质,这个女人,果然是实实在在的优物。

    她捂着萧秋风的脸,说道:“萧少,为了证明昨夜的不是做梦,你们再爱一回吧,玉婵喜欢这种被爱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是男人都拒绝不了这种邀请,萧秋风抱住她的身体,蚀骨**的滋味,立刻涌上心头,身体里激刺的**,立刻滔涌,这个女人,的确非一般男人可以承受,如果不是像他这种精气可以调节的武者,还真没有人受得住。

    这种天生内媚的体质,对他神劲的力量来说,却是一种滋补,看样子,他是挖到宝了。大家的保底月票也该投了,支持一下狂龙的更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