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二十六章 与教皇力量的相对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夜鹰与醉鬼也是自身难保,根本抽不开身,而其他几个神兵队员,都被教皇率领的座下战将缠着,无力相助,此刻,几人只能希望海岸舰队,能快些赶到,给予一些援助,行动之前,他们把对手的实力,估计得稍稍的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操,海岸舰队,终于赶来了,这些鸟人,行动太慢了。”淫贼偷空远眺,迷雾间,几艘快舰,已经急速的驰来,他们久盼的救星来了。

    巴普冷冷一笑,大声的叫道:“加快马力,摆脱他们,使用鱼雷弹,阻挡他们追击,让这些舰艇见识一下我们游轮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这本就是一条经过特别改装的游轮,在他的甲板上,隐藏着强大的火力系统,此刻巴普一声令下,监控室已经发出了指令,启动了武器攻击系统,雷达的信号,马上被海岸卫队的截获,整支卫队,被命令停止前进。

    看着卫队停下来,淫贼气得破口大骂,***,他们可是在拼死拼活的,这些王八蛋,竟然畏战,止步不前了,难道这一次,他们真的要死定了。

    教皇已经得意的狞笑起来,吼道:“没有人会来救你们,受我一拳!”气势涌动之下,他们倒是愈战愈勇。

    眼见着淫贼真的不行了,醉鬼被迫无奈,轰出了拳之后,身形爆退,接下了教皇雷霆一击,身形带着淫贼,飞遁而跃开,一声沉闷的巨响,一个甲船体,已经被拳力击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而庞兵权身形突进,与教皇并列而伫立,凝视盯着醉鬼与淫贼两人,杀机毕现。教皇已经冷声喝道:“找不到那个男人,我可以先拿你们泄泄我心中的怒火,晚些再找他算帐。”

    庞兵权也笑道:“教皇放心,只要到了公海,你想怎么玩都没有关系。近海卫队,不敢在公海上胡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关系着国家的形象,而东方各国,都遵守着这个约定,没有人会在公海上生事,挑起无端的战事,这种责任。没有人负担得起。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感受到了,在那艘游轮上,战事正浓,海岸卫队传来的消息,是游轮上有大型的重火力,只能驱赶,无法靠近。那在游轮上地战者。究竟是些什么人?

    “拉布。你们尽快地赶来。我先过去看看。看样子他们是想驶入公海。我倒想看看。驶入公海之后。他们是不是还能有一个可以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萧少。”拉布上前。已经催促快艇加快速度了。

    气劲一提。萧秋风龙变心诀已经融于心。化作神龙之态。身形如狂舞风起云涌。踏着掀起地激潮。飞翔而去。遥遥望去。就如一条巨龙腾空。光耀九州。

    这种无匹地力量。在这瞬间。已经弥漫在整个大海。夜鹰感受到了。巴普也感受到了。教皇更是心动如潮。这种强大地力量。竟然会出现在这无边地大海上。似乎正朝着他们而来。

    看到萧秋风身形地那一刻。淫贼几乎要跪下来了。不顾龙组高手地颜面。已经大声地叫道:“头头。快。快救命啊。我淫贼就要被挂掉了。”

    与他站在一起地醉鬼。真地佩服这丫地厚颜无耻。真想立刻把他提起。扔到海里淹死算了。这种人。竟然与他做了几十年地朋友。

    巴普也是飞身而退开,站在了教皇与庞兵权的身边,轻声的说道:“教皇,你的队手到了,现在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东方的男人,巴普早就已经收到了资料,其实从艾维的惨状,他就可以想象得到,这个男人,已经到了香港,只是他没有想到,他会追到公海地游轮上来。

    “十大战将何在-------”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教皇已经忘记了身边所有地人,只是紧紧的盯着萧秋风,眼睛一动不动,他们教会所有的耻辱,都是这个东方男人的给予,今天,的确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脚步很轻,轻得就如一个平常人,却很坚定的走到了众人的面前,一个一个地看了看,然后笑了,说道:“原来是你们,这么多熟人,会相遇在一艘游轮上,果然是有缘份。”

    教皇上前一步,咬牙切齿地问道:“萧秋风,你可认得我?”

    此届教皇上任才不过三年,萧秋风哪里认识,但是连看也没有看他,就已经回道:“我不需要认识你,但是你这套衣服,却已经有好几个人穿过了,怕是明天又要换成另外一个人穿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组长,又有游轮追上来了。”一个船员已经大声的朝着巴普报告道。

    巴普哪里有心情理会,骂道:“蠢货,任何靠近地船只,都给我炸沉,不必再请示。”高手相战,只是一瞬间的事,哪里还容得他再分心。

    庞兵权已经是老熟人了,除了这个巴普,萧秋风都认识。

    而几个神兵队员,更是激动地冲了过来,到了萧秋风的身边,异常兴奋的叫道:“萧少,你、你回来了-------”

    一别就是三年,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过,他们的老大,就是东南萧家秋风。

    甲板又开始转动,几轮隐藏起来的炮台,慢慢的升了起来,萧秋风身形一动,一股凝聚的神劲,已经挥然而出,十二道犀利的心血刀气,如电般的瞬间袭到,惨叫声响起了一片,六座炮台,都已经被切成了两截,掉在了甲板上还未开始,先惊示人,这种力量,教皇已经变色。

    “杀------”他一声戾喝,教派新上任的十大战将,已经飞身而上,旧的战将见识过东方人的厉害,一个个以身体不适,安然的退休,把这种被屠杀的命运,转送给了这些初生想出头的年青人身上。

    萧秋风摇了摇头,轻轻的呤语道:“一年不如一年,你们这些腐朽的教派,早就应该被毁灭了,今天,我送你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一个动作最快,出招最狠的战将,几乎在教皇发出号令的那一刻,就已经出手了,他身为教皇的首徒,当然对教皇的命令拼死的遵从,但是他绝对不会想到,十大战将之中,身手最强大的他,会是第一个死去。

    萧秋风连身子也未动一下,手形成了爪势,虚空凌然而抓,众人只听到“咔嚓”几声的脆响,等到空气平静下来的时候,那员战将,已经成了尸体,被萧秋风提着脖子,直挺挺的成了吊尸。

    也许是一种对他天生的恐惧,庞兵权此刻已经在思索着逃走的方法,他们是盟友,但都是以利益相融,此刻为了逃命,他什么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趁着萧秋风对付十大战将的时候,他的身形,已经慢慢的向船体移动,在游轮上,已经不安全,唯的方法,就是跳海逃走。但是醉鬼,却已经发现了,挡在了他的面前,冷声的喝道:“刚才不是很狂妄的,怎么,准备开溜了?”

    庞兵权看起来,很是有些紧张,瞪了醉鬼一眼,似乎很怕被萧秋风看到,冷声的说道:“醉鬼,不要逼人太甚,我们没有什么恩怨,你放我一马,这个恩情,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十员教皇战将,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折损,九人形成了密布之阵,呼啸而起,把萧秋风团团围住,但是神劲一动,任凭这九人力量运用再强大,也没有丝毫的作用,不是被拳头袭到,就是被飞腿攻击中,身形飞退,四倒分散。

    教皇是又气又急,大声的喝道:“兽化-----”

    话一落,九个战将身形就开始变了,不同形状的兽体头状,出现在他们的身上,一旁的夜鹰惊讶不抑的叫道:“兽化的力量,果然是兽化的力量,你们与洛菲尔家族是什么关系-------

    在整个世界,最强大的兽化人,就是在M国的洛菲尔家族里,这一点,只要稍稍信息灵通一些的人,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教皇没有心思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戾气重生,眼冒凶光,冷声的喝道:“杀、杀、杀------”

    一连喝出了三个杀字,可见心里的愤怒,兽化的高手,根本已经失去了理智,如果说刚才对萧秋风还有几分畏惧,但是此刻,却是兽性大发,只是不知痛的攻击,如野兽一般,除了杀戮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兽化人,萧秋风脑海里不由的想起了爱妮,因为在小石城里,与他对战的洛佳,就是洛菲尔家族的人,只是不知道,这些日子,洛菲尔家族,有没有过来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人不做,竟然当禽兽,既然你们喜欢当兽类,那我送你们一程,下辈子做猪做狗去吧!”

    神劲杀戮的冷然一起,整个游轮上,都降温三度,看着萧秋风,这一刻腾空而起,就如绝世修罗,凶杀无情。

    手勾起的形状,就是如地狱使者的勾魂镰刀,一个,二个,三个--------再凶猛的野兽,也逃不过这种锋利镰刀的收割,几乎在眨眼之间,就倒下一个,教皇还没有回过神来,剩下的九个战神,已经扑地而亡了八个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,已经跳下了海中,在拼命的挣扎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