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二十五章 战意伊始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不仅龙组与萧秋风的到了消息。香港的海域卫队。更是已经驾着冲锋艇。对这艘游轮形成了包围之势。海战之势。一触而发。风起云动的浪潮。虽然依然的活泼。但是挡不住这种强大的杀戮。

    欧洲教皇。巴普。还有黑夜的警长。此刻在船舱的密室里商量着进军香港的计划。这些事。只有黑夜与警长感兴趣。而教皇。他远到而来的目的。是因为了结与东方人的恩怨。

    教会的声誉日益衰败。他需要用这一战。来挽回属于教皇的荣耀。他要做以前几教皇不敢做的事。把教义在东方国家里植下。发展更多的教徒。

    所以。他对巴普的过于谨慎有些不以为然。面对着桌上的计划书。他幽冷的开口说道:“巴普组长。你们黑手党与黑夜要达到什么目的。我并不想知道。我只希望你们给我与那个东方人一战的机会。其他的我什么也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巴普还没有开口。警长已经慢慢的抬起头来。如果萧秋风此刻在这里。一定会很是惊讶。这个警长。竟然是当日在京城神秘失踪的。上任警长庞昌明的儿子庞兵权。

    京城一乱中。四大家族。三家被灭。黄家除了家主黄道生被击毙。三个儿子已经被秘密拘押。怕是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出头之日。而龙家。龙将之后。竟然由他的儿子继承了魔将的称号。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    至于庞昌明死后。却也是子承父业。他的儿子庞兵权。成了黑夜的新任警长。一切好像似乎又重新开始。什么也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。这个警长。怕还不知道。魔尊已死的消息吧!

    “教皇阁下。这个机会。你一定会有。我们也会借用你的这个机会。大举进攻傲天盟。把香港的势力据为已有。你放心。相信议长先生。付给你的报酬。绝对不会吝啬的。”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。教皇的几次失利。人心大失。现在的教派。已经摇摇欲坠了。如果不是这样。一向自以为是上帝使者。代表着光明的教皇。岂会接受黑手党的邀请与驱使。都是利益惹的祸。

    有了这句话。教皇的气也只能压下。耐心的等待。一旁的巴普也笑道:“教皇阁下先忍忍。你需要一个机会。我们同样需要一个机会-------”

    门被敲的“咚咚”作响。一个黑手党的帮众。已经冲了进来。大声的叫道:“组长。海岸卫队的汽艇已经向我们包围。我们是不是驶入公海?”

    教皇已经站了起来。说道:“如果两位要驶入公海。不好意思。恕本教皇不奉陪。你们派出小艇送我回香港。在世界任何的方。我都是合法的公民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以为是的教皇。巴普很明显的眼里有些鄙视。为了利益。连教义都抛弃了。这样的教皇本就是无耻。但是明明做了婊子。却还要立个贞洁牌。真不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巴普看了警长一眼。两人微微的点头。巴普已经说道:“那好吧。教皇既然不堪与我们为伍。那我们送教皇上岸。”

    但是教皇才走出密室。又一个船员已经冲了进来。急切的报告道:“组长。有人闯入游轮。杀了我们不少的弟兄。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的藏身处-------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一惊。而教皇第一个动了。冷冷的声音说道:“不用再找了。他们已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。在这条走道的上层。三个硬朗的身影。静静的伫立着。正是龙组的三大高手夜鹰、醉鬼、淫贼。

    “命令。游轮开到公海。然后宰了这些人。”公海上死的再多人。也没有人管的上。而且在这艘游轮上。可是有厉害的武器。绝对可以抵挡海岸卫队的进攻。

    淫贼一笑。说道:“想跑。怕是没有这么容易。这里是我们的的盘。当由我们作主。束手就擒吧。不然你们会死的很惨很惨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阴阳怪调的声音。听着就让人很是不爽。教皇第一个发难。咆哮道:“是么。我倒想要看看。你要如何让我很惨很惨的死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的。就已经战在了一起。与教皇的狂妄相比。淫贼瘦不拉叽的。当然只能仗着飘忽的身法躲避。不过还好。这淫贼身怀七软香。就算是教皇有强大的护身气劲。也不敢靠他太近。

    而夜鹰却盯着警长。盯着这个曾经很熟悉的人庞兵权。

    龙千行变成了魔将。他们当然都已经收到消息了。这一点。是舞传给凤兮。而凤兮传给丁老的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。庞兵权竟然也成了警长。这坏人果然也是有血缘的。龙生龙。凤生凤。老鼠生的儿子。会打洞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刻的庞兵权。却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庞兵权了。他像龙千行一样。被魔尊传授了强大的魔功能量。一身杀戮的心法。可是十分强大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可怜我?”庞兵权看着夜鹰。很明显的感受到他眼神中淡淡的失望。不由轻轻的笑了。但是这种笑。却有些疯狂。他失去一切的时候。为什么就没有人可怜过他呢?

    夜鹰没有开口。但是醉鬼却说道:“庞兵权。你父亲就已经是一个例子。这条路。你实在不应该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你可以给我别的路走么。京城四大家族。三个月之内。三家齐败。皆受东南萧秋风的毁灭。这个仇。我一定要报。而且我喜欢现在这种生活。可以为所欲为。的到我所需要的

    夜鹰叹了口气。对醉鬼说道:“坏人总有坏人的理由。他已经被腐化了。不必说的太多。我们不是法官。他们的罪。让国家判定吧!”

    巴普冷幽的眸光。瞪着两人。说道:“想抓我们。的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在黑手党里。巴普绝对是一个沉默的人。他平时不露山水。但是只有议长知道。这个男人的身体里。隐藏着最庞大的力量。正因为曾经他感受到自己的弱小。所以这几十年来。他无尽的追求着进步。一刻也没有放松过。

    黑手党里所有的人都认为。为了练功。最刻苦的人是艾维。但是他们都错了。最刻苦的人是巴普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自己。他一生未婚。甚至连女人也没有碰过。就算是欲火的冲动。他也要把它化成力量。一丝也不遗漏。几十年如一日般。如苦行僧一样的生活。怕就算是艾维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至少艾维太渴望荣誉。太有尊严。这些就是一种负累。只是可惜。当他懂的时候。却已太晚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冲了上去。一记奔雷爆起的掌力。已经轰然而出。对上了夜鹰。而醉鬼。当然对上了庞兵权。

    外面的惨叫声。比这里更激烈。拥有杀戮之心的神兵战队。已经血染甲板。枪声。死亡的惨叫声。还有呻呤声。什么声音都有。

    教皇都已经很是爆躁。这个男人。躲来躲去。就像是老鼠戏猫一样。把他所有的耐心都已经用完了。

    崭新的教皇之袍。已经被割破了一个大窟窿。但是淫贼也没有的到好处。被这发了脾气的上帝使者结结实实的攻了一掌。现在胸口都很沉闷。

    醉鬼是个高手。至少在三人中。他是身手最厉害的一个。但是此刻对着庞兵权。却已经相当的吃力。

    从萧秋风与魔将龙千行一战。就可以知道。庞兵权与龙千行。可是在伯仲之间。这种力量。醉鬼面对着。当然有沉重的压力。明明看到了淫贼不支。也无力抽空帮忙。

    夜鹰与巴普的激战。才刚刚展开。他们一个是东方的顶级高手。一个是西方的勇士。可以说是棋逢对手。战的越来越是激烈。气劲滔涌。“噼啪”之声。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。这一次淫贼可是惨了。被这教皇凝聚的内劲。一脚踢中。虽然不死。但是气劲大减。身法变的滞固。此刻。不再是闪避。而是逃命了。

    嘴里还在大叫:“醉鬼。快啊。帮忙啊。再不帮忙。我就挂了。”越是这样。教皇越是下手更狠。来到东方。他可是满怀着怒意。此刻不发泄。更待何时。每一招。每一势的出手。更是力达千钧。不给淫贼一丝喘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。让他平日里多用心训练。他总是不听。现在好了。后悔了吧。

    一个神兵队员。已经冲了进来。连一刻也没有停留。就已经帮上了淫贼。但是淫贼这小子很会偷懒。有了帮手。气劲一泄。顿时就倒坐在了的上。嘴里喃语道:“不行。累死了。让我歇会

    教皇心里更气。出手忽闪而灭。身为一代教皇。连这种小小的人物也摆平不了。有何颜面。气一凝。出手显的更快。更狠。

    神兵虽然杀戮之意。强势而攻。但是高手相对。不是狠就可以。神兵队员与教皇之间。相差可不是一点。

    身体在这转瞬间。就已经被打飞。撞在了机轮上。一口鲜血。狂喷而出。手捂着胸口。没有再战之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