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二十二章 被惊扰洞房之夜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巴普正在大发雷霆,最为倚仗的飞鸟之王,与他的属下,出发已经几个时辰了,竟然连一点消息也没有,上面已经催问结果三次了,而且他也派出十几个秘探,但都是有去无回,气息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以他对傲天盟的资料了解,应该没有这种力量,可以挡住飞鸟王的进攻,就算是能人以海之术,但是飞鸟之王也可以安然的离开,不至于,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议长已经没有时间给我们浪费,他已经传下了最后的通碟,三天之内,必须拿下香港,艾维,你是党内的最强战将,这一次,是你立功的时候了,命令所有部队,凌晨,对傲天盟的总部,发起进攻。”

    巴普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魁梧汉子,身高几乎已经过了二米,此刻伫立在一张香港区域地图前,双手叠在背后,幽幽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两旁,静静的守候着四个很年轻的男人,其中一个气息最为狂傲,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眼里散发着一种强大而藐视众生的神光,让人很是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不舒服无所谓,但是你最好不要表露出来,不然他的幻影刀,就可能在下一刻,割破你的喉咙,他曾经这么干过,而且是对党内的成员动手,只因为那个人污辱了他身为第一战将的威严。

    威严的建树,很多时候,都是需要用鲜血来浇灌。

    此刻他已经移动了一步,冷冷的说道:“对付小小一个傲天盟,实在不需要浪费太多的人力,光凭我一人之力,就可以把那两个女人拿下,只是组长太小心了,派出飞鸟那些废物,估计他们是害怕得罪东方人,已经惧怕而逃了。”

    传说东方人有许多很神秘的力量。但是传说就是传说,对艾维来说,他只相信自己,因为他身上的力量,都是一步一步的训练出来的,他吃过的苦。比任何人都多,上天是公平的,付出的多,得到地也多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世上还有人比他更吃得苦头。

    为了学习幻影术,他在九幽寒冰的百米深潭里生活了三年,为了提高劲气的专注,他杀掉了自己的父母,因为他不想因为亲人的存在。而破坏自己进取的

    而现在。他所有地努力。都得到了回报。虽然才不过二十八岁。但是在黑手党里。却已经是风头正劲地人。虽然真正地实力未必第一。但是这第一战将地荣誉。却只属于他可以拥有。

    此刻香港地行动。由巴普负责。但是对巴普地做法。艾维并不赞成。那是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巴普看了艾维一眼。对他地不尊敬似乎有些看法。提醒道:“东方有句话。太狂妄地人。结果往往是以失败告终。希望艾维你能例外。”

    艾维无所谓地露出一抹轻蔑地笑意说道:“只要组长可以拦住那些讨厌地军队。对付傲天盟地事。我自会处理。不需要组长担心。”

    话到了这种田地。已经没有什么好笑地。巴普点了点头。说道:“去吧。希望这一次地行动。我们可以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艾维退了出来。连礼也没有行一个。在这规矩严密地黑手党里。是大大地不敬。但是巴普只是叹了一口气。最终没有说什么。因为看着艾维。就像是看到了当年地自己。也是如此地狂妄自大。

    谁没有年轻过,谁也不想纵意人生,但是这往往要付出很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一个东方的龙神,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,那一夜,血染成河,黑手党最强大地三十战将,被他一个人屠杀怠尽,那战场,如地狱,就算他只是看到,也一生无法忘记,就如噩梦一般,会缠绕着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,他才知道,他只是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,什么也不是,只是领悟的代价太大,那一夜,他最好的几个兄弟,都成了死人,活生生的热血,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,对东方,他有种恐惧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希望一辈子也不踏上这片土地。

    但他是黑手党的成员,这是他的宿命,他来了,心里根本就不准备活着回去,看着艾维地傲气冲动,他只是觉得有些痛惜,看轻对手的战将,会以生命作为代价的,而且他也知道一些,艾维所不知道的事,傲天盟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虽然面对着黑手党的强大力量压力,但是萧秋风的到来,对青萍儿来说,却是最幸福的一件事,十三妹当然知道这个小妹的心事,所以趁着黄昏时分,给青萍儿布置了一间新房,彩灯闪动,香烛点燃,很有一股喜庆的味道。

    几个小丫头,当然笑哈哈地在一旁偷着乐,看着青帮主与传说中地萧少有情人终成眷属,她们是欣喜与祝福,当然也有些少许的好奇,如果不是十三妹喝骂,她们怕是准备呆在里面,看两人如何入洞房了。

    幽黄地灯下,香床软被,一向显得泼辣的青萍儿,有了女人羞涩的矜持,玉指轻翘,不停的绕着***,就算是萧秋风轻笑的走到了她的面前,她也不敢抬起头来,谁都看得出,这个女人真的很紧张。

    五年之前,他们就已经相遇,那一夜,她发出誓言,谁杀了那个畜生,她就嫁给他,而他出现了,就如从天而降的天神,占据了她的心房,虽然那一刻,他们还是敌人,但是情爱的融升,毫无理由。

    心已许,剩下漫长的等待,所有的爱,随着这个男人失踪的消息,逝去无形,留下的只有思念与伤痛,本以为这一生,她会像十三妹这大姐一样,孤独终老,但没有想到,幸福来得如此的让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手慢慢的伸出,已经托起了青萍儿的下巴,细嫩的肌肤还是如此的光滑清香,五年前,她还只是一个二十的小丫头,两五年后,她已经成熟的就像一颗水蜜桃,散发着浓浓的清香,坚毅的性格,让她更有女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面相对,但是眼睛却斜开了,青萍儿却总是不敢与这个男人相望,虽然在心里,她早就已经下了一生的决定,做他的女人,爱他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好笑,说道:“萍儿,等我等了这么多年,还羞答答的,难道还没有下定决心,想在再考虑不成?”

    青萍儿急忙的回眸,瞪了萧秋风一眼,略略有些心伤的说道:“难道还要让我再等三年,女人的青春很容易逝去的,现在对我都不爱见,怕是三年后,你都想不起我青萍儿是谁了?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一动,就已经把她拦腰抱起,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萍儿,对不起,这些年,是辛苦你了,我向你保证,以后不会再与你分开,等把香港的事处理完了,傲天盟的事交给十三妹,然后再挑出有资质的人才管理,你要给我生儿育女,不会有这种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心里一喜,娇嗔的叫道:“臭美,谁答应给你生儿育女了,如果你对我好,也许我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搂抱的手,已经斜着把她横抱了起来,笑道:“生儿育女的事,你有的是时间考虑,但是此刻良辰美景,却不是能担搁的,你也知道,世人有三急,这洞房花烛也是其中之一,萍儿,这种时刻,真是不能浪费的。”

    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,只是把小脑袋塞到萧秋风的怀里,这一刻,真是不敢抬头见人了。

    春色撩人之态,随着衣衬的尽褪,慢慢的绽放,最美丽的娇小女人,珍藏着生命最美丽的风情,悄然而怒放,灵腰**,丰胸美腿,内在的妩媚,却也让人诱惑非常。

    虽然对这个女人,是怜爱多于情爱,但是五年的相候,这份情,的确已经升华,在生命中,又为她多加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哀怨的**,在这一刻点燃,嫣红的杜娟花语,轻柔而动,**交缠的男女,为爱而狂情幻发,诉说着生命的结合,一波又一波的掠夺与付出,让这卧房里,荡漾春波。

    十三妹保证过,这里不会有任何人打扰,但是事与愿违,情花三绽,悦花芬芳正浓的时候,一种不安的气息,已经融入了花房之中,让欢快品赏这种春色的萧秋风,心生怒意一震,身下的青萍儿,已经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迷乱的**之潮,微微一愣,轻声的问道:“老公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一刻,这个称呼,她是实质名归,虽然没有亲人,但是有了老公,她就有了另外一个家,东南在她的心里,就是另一个故乡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讨厌的人,来打扰我们的喜庆之夜,真是可恶,好歹也得我尽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已经用手推拒着他的身体,无奈的娇笑道:“好了,老公,人家已经昏死三次了,你就饶了我吧,大不了,等我休息一下再补偿你,不要让黑手党的人趁夜偷袭才是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已经笑着坐起,衣衫一舞,就已经说道:“那好,我先去解决这些不识务的家伙,等下再续鸳鸯情梦,把这些年来的欠缺,一次补偿给你。”

    还没有等青萍儿叫骂,声未逝,而人却已经无踪了,屋里春意间,只是多了青萍儿又羞又恼的幸福意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