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十八章 为你做老婆饼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那一夜,萧秋风还是没有拗过父母,送柳嫣月回家,虽然没有进柳家大门,但是临别时那一记香唇,让他们之间,多了一种昵喃的味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是一个很看得开的人,避不过,就面对好了,这女人长得不错,也算是一种艳福不是,反正有便宜就占,有好处就拿,只是这责任嘛,他是不负的。

    自已送上门来的,也不能怪他无耻。

    正在心里欲念YY的时候,柳嫣还是像往常上班一样,拿来了他的早餐,这也让萧秋风哭笑不得,自从老妈知道这事以后,家里就没有人给他准备早餐了,总之每天起床下楼后一句话:“早餐没你份,想吃,找嫣月拿。

    唉,随他们吧,反正吃谁的都无所谓,饿不死就成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这老婆饼吃起来味道怪怪的,仔细一看,萧秋风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嫣月小姐,麻烦你下次买的时候看清楚一点,这饼能吃么?”

    老婆饼倒是老婆饼,只是颜色不对,黑一块黄一块的,都已经烧焦了,不用问,这厨师昨夜里一定睡着了,忘记看着火候。

    柳嫣月脸被烧红了一般,很是羞意的低下头,嗫嗫的说道:“不好吃啊,不好意思,这饼-----是我做的,我这是第一次做吃的,以后我都会自己做,多做几次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男人说不好吃,但是她却是很珍惜,做了二十个饼,也只有这八个才像饼样,早上忙乎了一个多小时,连妹妹贪嘴想吃一个,也被她给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?”萧秋风差点被吓出汗来,敢情这女人把他当成实验品了,他说怎么越吃越不是个滋味呢?

    柳嫣月轻轻的点了点头,却不敢看萧秋风,生怕挨骂,她也知道,这饼的味道与买的,差了很多,明天应该会好一点吧!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大小姐也懂得下厨了,我就给你个面子,不嫌弃了。”萧秋风倒有点感动,初恋是有了,但是从来没有女人会为他做早点,这也算是第一次吧!

    几口把饼子解决,看得柳嫣月心情越发的兴奋,但是萧秋风又邪笑的说道:“吃我是吃了,但是等会要是有什么肚疼、胃疼的要去医院,这医药费可得你来付。”

    柳嫣月恨得,真是差点忍不住的冲过去扭这男人的脸,那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哼,吃不死你的。”柳嫣月终是没有这么做,把手里的文件“啪”的一声,扔在了他的桌子上,气得连秋波也不送了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萧秋风却心情大爽,随意的拿起了文件夹,一看,却不解的喃语:“大学生电影节?这关风正集团什么事?”

    细看过才知道,原来一年一度的大学生电影节今年在北海学院举行,而风正集团,是最主要的资助公司,当然作为回报,此届电影节里所有的服装,全部由风正集团旗下的服装公司提供,也算是广告效应。

    听说柳嫣月就是从北海学院出来的,想来这一次的活动资助,这女人有点以权谋私了吧!

    不过这种大型的电影节,会有不少的明星到场,如果他们的服装,也有风正旗下的服装公司来制作,相信会掀起一番时尚的新潮流,从这点来说,倒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既然是广告,那当然要彻底的运用所具备的条件,当下萧秋风连划几笔,把这里的资助条件,又稍稍的改变了一些,立刻交给总管理室的经理,重新设定。

    当柳嫣月再一次看到这份计划书的时候,眼睛圆睁得老大,呆了片刻,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男人,还真是不吃亏啊!”说着,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,拨通了。

    “老院长,我是柳嫣月啊,是这样的,上次咱们说的事,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,关于资助金额我们还可以再增加一些,只是条件也稍稍的变化了一下------”

    即使离开学院三年了,她依然是北海的骄傲,东南三花,其中有一朵就是属于北海的,柳嫣月因此成了北海学院的代名词,遇到这种问题,老院长能想到的人当然不多,唯有向她申请救济来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赵若辰这些天过得并不太好,心里是又气又急,但同时又很是无奈的满心疑问,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那天吃了窝窝头之后,她就整晚都没有睡着,接着又发生匪徒挟持之事,而那个男人的种种在她心里越发的神秘,让她更是想不去想也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回到局里,舞姐竟然说这件事不需要再查下去,更让她郁闷。

    她还等着舞姐给她报仇呢,当然拼命的劝说,但是舞却只是笑了笑说这是上面的命令,问原因,却只有两个字:秘密。

    舞姐走了,专案小组也撤消了,武器的案件成了迷,至于上面如何看,这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局长所能知道的,连关系最好的舞姐都不透漏,她又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心里不爽总需要找地方发泄的,所以那个被警员带回来的车厢色狼倒了大霉,被赵若辰拖进了拘押室,修理了两个多小时,出来的时候,脸上倒依然白净,只是进气多,出气少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只是在车上摸了前面那个妙龄少女的屁股,却换来一顿猛揍,吓得胆都破掉了,在被警员救下来的那一刻,拼命的承认自己的罪行,让那些刚审问他都冒火的警员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鸟人,还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了。

    “局长,我有情况向你汇报。”李海斌冲了进来,脸上满是急切的狂动。

    知道局长的脾气不好,而且心情也不好,如果不是大事,李海斌是不会进来的。

    正愁没事干,闲得无聊呢?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赵若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黑帮火拼很厉害,我们在沿海岸的山沟里,发现了上百具尸体,全都是铁血团的,局长,我们是不是要抓紧行动,不然这种情况,会越演越烈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赵若辰怒拍桌面,大声的骂道:“这些人真是越来越胆大,李队长,你吩咐下面的兄弟,给我全天候的监视铁血团的动向,飞豹队随时待命,我会向上面申请军方的援助,把那些乌七抹黑的嚣张气焰统统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所谓正邪不两立,在赵若辰的人生准则里,早就想把这些黑道亡命之徒一网打尽,但是等她真的当上了局长之后,才知道有些事情,并不像她想象般的简单。

    “何谓正,何谓邪,什么是白,又什么是黑?”老人笑了笑说道:“乖女儿,老爸活了半辈子,还都没有分清,你又怎能明白?做你该做之事,你就是合格的警察。”

    一向对她严格的老头子,在她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却只是如此淡然的回答,那一刻,赵若辰有些迷惑,老爸的思想,似乎不太纯洁了。

    既然无视警察的力量,在她的眼皮底下做大戏,这一次,赵若辰决定一扫到底,把那些牛鬼蛇神统统的清理干净,给她辖区里的人们一个安静平和的天地。

    这份申请很快的被送到了赵光平的手里,在东南的警政系统里,赵若辰是东南军区总司令赵光平女儿的事,并不是什么秘密,所以就算是警厅厅长觉得不妥,仍然把这个难题扔给了赵光平。

    赵光平六十左右,初看上去整个憔悴的老头子,这种人如果出现在闹市里,很容易被人忽视,但是在东南的军营里,他却是只手遮天的人物,任何最自傲的军人,在这个总司令面前,都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看着计划书与军队援助申请表,赵光平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虽然他对女儿寄了厚望,但是女人究竟是女人,有些潜质,是训练不出来的,她已经不是小孩子,但是思想,却还是太单纯了。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这份行动计划书通过,军方全力援助,一切听赵局长指挥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有这个心愿,就满足她一次,也许,这是她最后一次放纵了,赵光平轻轻的想,女儿已经不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