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零九章 吸附魔舍利的力量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幽冷的山涧,瀑布轰然,在那气息如烟的林丛间,半边石条弯蜒出很诡异的形状,而贪狼主盘腿坐在这里,与云仙岛不同,这里被他称为蛇岛,是属于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尽管瀑布的声响,震耳欲聋,但是他却可以从中体会到闹中取静的极致,此刻眯闭的眉眸一张,鼓起,暴射出强大的魔气,无风自起,瀑布旁的林子,自然的发出一种急骤风雨的声音。

    贪狼的身体缓缓的升起,只是转瞬之间,就已经到了爆布山顶之上,在那岛上最高的石柱上,静谧眺望,像是在召唤,也像是在迎别,他已经感受到了龙千行的死亡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拥有魔心的千行,也不是他的对手,难道这个小子,真是我等的宿命?看样子,要好好的找七杀聊聊了。”贪狼慢慢的喃语,嘴角浮现出一种虚伪的笑意,身形在这里如水波一荡,然后消失了。

    龙千行死了,就如一抹尘埃,逝去无痕,连血也没有溅出滴,塔塔班的死士,在狼牙火炮的轰炸下,就如点燃了导火线,一个接着一个,炸得尸骨无存,只有几个黑夜的高手,趁乱逃走。

    浑身痛苦不堪的紫瑶已经被抱到了床上,双手捂着头,俏丽的脸庞,带着黑色的冷漠气息,冷汗如潮,连衣领都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看紫瑶她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摆了摆了手说道:“我知道了,没事,等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萧秋风不想立刻施以援手,紫瑶痛苦的时候,他的意识之海,已经渗入到了她的体内,很是仔细的观察着魔舍利的动向,要想彻底的驱除魔气,这一刻,魔舍利不能抑制。而且越狂动越好。

    因为魔气的入侵,紫瑶本身的力量,根本无法凝聚,无可抵挡,此刻只能任凭那痛苦的钻心滋味,慢慢地在脑海里旋绕不散。而萧秋风在一旁,只是静然处之,根本就没有救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他真的就不关心我么?”

    紫瑶紧咬贝齿。打着颤抖说道:“秋风。你-----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吱声。只是手突然放在了她地胸口之上。放在她那丰硕地双峰间。一股很不正常地力量。已经透体而出。这并不是可以抑制魔舍利地寒冰真气。而是带着黑色火焰地魔气。

    紫瑶心里更是一痛。他真地要杀了我。真地要弃我不顾了吗?

    旁边地舞与露丝。皆注意着萧秋风地动作。并没有察觉到紫瑶地神态变化。舞已经叫道:“秋风。你快些帮帮紫瑶。她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紫瑶惨然一笑。也许杀了她。就是为她解脱。一滴清泪。已经在眼角流下。慢慢地染湿了她地脸庞。

    一根手指。慢慢地在她地脸上滑过。萧秋风低下了头。一脸地温情。轻轻地说道:“紫瑶。你又在胡思乱想了。放心。我不会抛下你地。有我在。你一定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通心术的蓦然触动,萧秋风还真是不会想到,在他全心的想为她疗伤的时候,这个世外仙子,竟然沉沦世情之中,无法自拔,无聊的以为他要杀她。来替她了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这样子。你还要我么?”人只有在无助的时候,才特别的需要温情的关怀。就算不是爱情,但是这种感觉,却会让人慢慢地喜欢这种滋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何,看着紫瑶此刻期盼的眼神,对生命的渴望,萧秋风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忍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慢慢的低下头,在紫瑶的额头上轻轻一吻,代表着所有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要用魔气,更加的触动体身体内魔舍利的力量,抑制封存并不是最好地办法,也许疏导可以把魔气为我所用,紫瑶,等下会会更辛苦,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我希望你能开心的活着,明白么?”

    失落的气息,被幸福的甜蜜所代替,紫瑶很是柔声的应道:“秋风,只要你不放弃我,我会坚持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有了心里的温暖,似乎连身体里的痛楚,都减轻了几分。

    魔气再增,刺激着魔舍利的力量,就如一团墨汁,黑色地缠绕,初时只是外围部分,但是随着萧秋风地挑逗,这种气息如雾,慢慢的越散越多,而紫瑶也越来越是痛苦。

    光明与黑夜,是不相融地,黑与白也是两个极端,但是萧秋风此刻却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,他要打破大自然的规律,要让魔与神相辅相成,共同存在一体之中,唯主人所用,就像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身上也有魔气,而且是属于七杀的力量,此刻不也可以唯他所用,虽然魔舍利的力量,要强大许多,但是也应该一样管用的。

    从呻吟,到不抑的惨叫,露丝与舞在一旁看着,都急得冒汗,露丝压住了不断挣扎的紫瑶,大声的叫道:“老公,不行了,紫瑶真的不行了,你看她这个样子,再继续下去,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要停,我、我、宁愿死--------”

    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刻,紫瑶仍没有屈服,苦苦的保持着理智,不让自己入魔,因为这个男人没有抛弃她,她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了,惨叫变成了疯狂的厮吼,紫瑶双眸腥红,带着杀戮的魔性,已经无可忍耐,萧秋风也是满脸冷汗,却没有时间擦拭一下,大声的喝道:“你们,压住她,不要让她挣脱。魔舍利形成了魔气团,已经全部被融解,散布在紫瑶的丹田间,形成了魔道高手最本元的力量气海,这种庞大的力量,就算是萧秋风,也不敢轻意的强制,只是慢慢的疏导,让它在筋脉里流动。

    “紫瑶,不管你如何的痛苦,都要记得,记得融合你丹田的魔气,快,快-------”光靠外界的力量,萧秋风也无法代替紫瑶,强灌进去的气息,就算是不让她死掉,也会让她筋脉尽碎而瘫。

    这种魔气,实在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额头是汗,唇间是血,牙齿已经把唇咬破,用以来抵抗着魔气的控制,萧秋风的话,疯狂间的紫瑶已经听到了,在星日芒力量的带动下,她让自己的心与意识,随着一起运转,慢慢的从丹田,分散到五筋七脉。

    是的,魔气虽盛,但是紫瑶二十多年的修练,却也非同小可,何况集两人之力,魔舍利的气息,没有再凝聚的机会,已经慢慢的被分开,融入紫瑶本身的光明力量中,形成了一种与所有功法,截然不同的力量。

    又一个时辰过去了,紫瑶的身体虽然还在打颤,但是脸色却已经好了许多,舞与露丝这才慢慢的放开了手,但并没有离去,只是守在门口,为他们护法。

    一直到黄昏时分,沉静在融功意境里的两人,才慢慢的放松了身体,萧秋风手业已经从紫瑶的胸口拿开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是两女焦急关心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、你没事吧!”露丝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强装的笑了笑,说道:“没事,只是有些疲惫,魔舍利的力量,果然强大,就算是集合我们两人之力,练化了这么久,也只融合了一部分,剩下的魔气,还需要紫瑶很长一段时间来据为已用。”

    舞惊喜的问道:“秋风,这么说,紫瑶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应该是的,我觉得魔舍利,被我融化了。”紫瑶已经睁开了眼睛,先是含羞的看了萧秋风的眼,再看向了舞,脆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舞身形禁不住的往后一退,惊然的说道:“紫瑶,你、你好像变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紫瑶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黑色如云飘然而动的秀发,已在前额上面,有两缕变成了白色,此刻悠扬飘散,很有一种趣脱尘世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的眼,恍若有了诱惑的水光,虽然只是看,但却有种挑逗的意味,就算是舞,也有些受不住,所以才会在突然之间,惊吓而退。

    紫瑶却是一急,在床上坐了起来,有些急切的叫道:“秋风,我是不是变丑了,是不是?快,快,拿镜子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种小女人的神态,真是让人哑然失笑,紫瑶是谁,是修练得道的仙子,却也如此的在意自己的美与丑,还真是有了一种人性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有变丑,反而更有女人味了,身上多了几分妩媚的成熟,男人喜欢这种成熟的韵味。”萧秋风生怕这女人又七想八猜,立刻开口劝慰。

    照了镜子,紫瑶也吃了一惊,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:“真的么,秋风,你喜欢我现在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你,高高在上,让人只可仰望,无法触及,而现在,你给你的感觉,就在身边,只要伸手,就可以触摸,这才是人的感觉,我真的觉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萧秋风知道,这只是魔舍利的力量在作怪,只要等把魔气吸附合为一体,那时候,紫瑶想表现什么模样都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想着一个神圣无比的仙子,与一个性感妩媚的魔女,却在一个身体里,萧秋风也不知道,自己要如何与她相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