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十七章 收养一条狗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凤兮不愧为东南一姐,萧秋风已经从她的手中,得到了第一手资料。

    这一次对风正集团的破坏,是铁血团有计划的大规模行动,而凤兮这时才知道,原来萧家这公子,早就已经与铁血团结怨了。

    本市铁血团的势力,只有十二大分堂之一的蛇堂,而所谓的坤哥也在资料里,是蛇堂的副堂主,只是后面注解着,行踪不明。

    蛇堂也算是铁血团在上海市的大本营了。

    按萧秋风的想法,进攻永远都是最好的防守,既然铁血团已先一步动手,那么他也需要还点颜色,不要让他们觉得萧家很好欺负。

    对三十六个兵王来说,也正需要这种磨练。

    步蛇静静的坐在大堂这把仿古的太师椅上,手里端着一杯很艳丽的红酒,映着天顶上桔红的灯光,他很满足的点了点头,轻轻的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前两天,他收到团长密令,全面监视萧家与萧家风正集团的一切动向。

    当时很是不解,铁血团一般的时候,并不插手白道的事,这种商业上的大家族,与他们也并没有什么恩怨,甚至那个萧远河,做人很是本份,没有什么愈越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他知道了,萧家与铁血团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状态,也难怪密令让他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先斩其手脚,然后再挖其心,这就是此次捕风行动的步骤,那个挖心的人,就是他。

    步蛇做事一向都很谨慎,也很能忍耐,没有百分百成功的把握,他都宁愿等。

    但是对付萧家,他却并不担心,萧家人丁并不兴旺,一家三口,或者有些政治上的亲戚,却也不是什么问题,而且这一次总部派来了六大战将之一的雷暴,相信这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雷暴,他的心情并不太好,这个人仗着是老团长的干儿子,根本就不把他这个堂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且上次副堂主失踪,上面派人下来询问了几次,好像怀疑老坤是他干掉的,因为这事,他忍了很久,对雷暴也小心的侍候着,但是可惜,这么久了,却一直没有找到那个真正的杀人者。

    在东南,有胆子杀掉老坤的人并不太多,只是他的死太玄妙,连一个活口也没有,成了迷案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有了这个机会,只要完成这件事,以萧家的财富,也算是为铁血团立了大功,到时候,他的地位自然就会更加的牢固。

    所以步蛇还是很享受这抹宁静的幻想,在这里,他是老大,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但似乎有人忘记了,一个人轻轻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喝酒的时候,不喜欢有人打扰。”一抹杀机,散发着浓浓的怒意,他并不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人,对下属,一向都很是严厉,只有这样,才能维持他堂主高高在上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真不知道你有这样的习惯,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。”来人一直走到他的面前,才止步又接着说道:“这样对你来说,实在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当这个陌生的语气一开口,步蛇就已经看到了这个人,惊叫道:“萧少------”正因为认得,他才惊叫。

    这个是他刚刚接手准备要杀掉的纨绔公子。

    萧秋风脸上并没有笑,从门口走进来,他杀了十八个人,随他一起来的,只有十十个兵王,但是他们可以应会一切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步蛇站起来喝道:“来人------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确很危险,虽然步蛇自认自己是高手,但是他的心却在颤抖,眼前的男人,竟然让他生出恐惧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声音很大,但是随着他声音响起的,却是惨然尖叫的死亡,外面的杀戮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蛇堂有二千多人,但是这总部里,却只有三百零六个,而这个男人进来,竟然没有人进来向他报告,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有三个人闯了进来,但是都没有开口说话,因为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尸体,不过,步蛇看到了外面的情况,就如看到了地狱,那种杀戮,就算是经历百战的,他依然无法面对。

    萧秋风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,说道:“这个位子的确很舒服,难怪雷暴也想坐,不过可惜,他已经没有机会再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-----”步蛇惊问道,虽然讨厌那个莽夫,但是他却是此刻的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手中的酒杯,已经失手跌落,红酒撒了一地,步蛇所有的希望抛空。

    但在一瞬间,脸上的惊恐成一种威吓:“你忘记了,我还有二千弟兄,说不定现在已经把这里包围了,你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动不动,只是双手搭在太师椅的两侧,头昂起,都没有看步蛇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试一试?”

    步蛇不敢,或者这一刻,他才知道,他是如何的胆小,他把他的生命看得比一切都重,虽然平日里,他在兄弟们面前表现的是一个很注重尊严与义气的人。

    门开了,这一次走进来的人没有再倒下。

    “萧少,三百零六个,已经全部解决。”

    这是铁柱的声音,萧秋风感受到他内心狂动的兴奋,力量的庞大,第一次让他们尝试到了杀戮的享受,那并不比女人的滋味逊色。

    步蛇突然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任何的阴谋诡计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都不堪一击,步蛇知道,要想活下来,只有乞求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条狗,很听话,也能帮我咬人的狗。”

    步蛇没有放弃这个机会,立刻激动的吼道:“我就是一只狗,我可以为萧少咬烂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很满意的站了起来,走到跪着的步蛇身边,很是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,说道:“这座城市是我的,你会给我好好的看住,对么?”

    “是,萧少,步蛇一定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离去了很久,步蛇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的脸上没有痛苦,只有一些疯狂的激动,而在他的嘴里,还在不断的喃语。

    “我是狗,我是狗,我是萧少的一条狗--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并不怕他的背叛,只是觉得需要养这么一条狗,帮他守住上海市,铁血团在这里的势力被清理之后,会留下真空,他不想便宜别人。

    而他与三十六兵王更没有时间理会这个,步蛇就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步蛇的资料,萧秋风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本性,每个人都很怕死,只是一他比般人隐藏得稍稍的深了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抛弃尊严,其实萧秋风还挺佩服他,这个步蛇,很有做狗的潜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