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零四章 魔将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第二天卓凝雪是最先起床的,萧烽风虽然没有起身,但他已经醒了,很分明的听到在卧室的外面,几女细声说笑的声音,不用说,都是在戏笑卓凝雪了。

    一年一年的等待,一年一年的思念,卓凝雪能心愿得逞,众女也为她高兴,当然也免不了说些羞人的话。

    萧秋风走下厅堂的时候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众女包括紫瑶在内,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逗弄着小飘,这小家伙,大清早的就被大伯抱过来了,此刻星眸迷离,一双胖胖的小手,还不停的揉擦着眼睛,没有完全醒来呢?

    “秋风,你与紫瑶要出远门,吃了早餐再走吧,我怕小飘等下看不到,会哭,所以让他先见见。”说小飘,不如说自己,林秋雅温柔的声音响起,小飘亦已经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看着萧秋风,已经张开了双臂,童声里愉悦兴奋的叫道:“爸爸、爸爸-------”血脉之情,就算是疏离得再久,也是割舍不断,抹不去的,虽然前几天,这小家伙因为对他不熟悉,不理不睬,但是现在最亲热的,就是萧秋风了。

    卓凝雪看着小飘,也高兴的说道:“秋雅姐,小飘真是越来越可爱了,希望我以后也可以生个这么可爱的男孩,那就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舞笑了笑,说道:“那还不容易,你与这坏人多努力就好了,一个不行,就生两个,两个不行,就生三个,反正以后的日子长着呢?”

    卓凝雪羞不可耐的回头看了萧秋风一眼,不敢再说话,昨夜的事,几位大姐都信以为真了,她的解释成了多余。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,其实昨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一旁的紫瑶也有些羡慕的问道:“舞姐,能告诉我,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么?我也想要一个,等以后我回到云仙岛,有个伴。也不愁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舞一呆,或者说几女都是一愣,有了孩子,当然就有了心爱的男人,还用回什么什么孤岛,一个人孤守终生么?这种逻辑很是不通。

    林秋雅笑了笑,说道:“紫瑶妹妹,这生孩子的事可复杂了,如果你想知道。不如叫秋风教你,他可是这方面地专家,想让你什么时候有孩子。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笑了起来。唯有紫瑶不明所以。转头呆呆地看着萧秋风。似乎真地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萧少。狼组集合完毕。什么时候出发?”就在幸福地欢笑声响起地时候。拉布与狼犬已经走了进来。岸伟地身躯。看得小飘神光溢动。兴奋连连。手舞足蹈地叫了起来。平日里被狼组地人抱着。没事就如此逗他玩地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。看了看众女。说道:“半个时辰之后出发。”

    拉布两人应是离开。众女地笑声。变得染上了几分愁绪。舞说道:“秋风。你要早去早回。不要担搁太多地时间。免得我们牵肠挂肚地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需要协助。随时与我联系。我地屠神会很快赶到地。”露丝也开口。只要这个男人在哪里。她地屠神人马就渗入哪里。有备不患。

    萧秋风应道:“放心吧。对付一个小小地哈尼。不需要太多时间地。再说有紫瑶地帮助。没有问题地。”

    紫瑶只是看看萧秋风。又看看众女,眼里露出疑惑的眼神,这种离别的情绪,她似乎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这几天,几女也见识过紫瑶的厉害,就算是露丝与舞联手,也只是与她战了个平手,实在很是强大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在几女不舍的依恋目光中,萧秋风与紫瑶率领着狼组离去。

    按照感应境的指示,萧秋风与紫瑶一马当先,而狼组随后追随,三天之后,他们已经来了红海的入海港口城市吉布提,这里是中东地区四周国家里最繁荣的城市,因为与内陆的沙漠荒滩不同,这里气温适合,浅兰色地海水与风平浪静的海滩,是世界上的旅游圣地。

    而感应镜的信号气息,在这里更加的强烈,紫瑶看了看萧秋风,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果融入了气息没有错,塔塔班里你需要找的人,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吉布提与索马里这个在世界上以海盗闻名的国家紧紧相联,虽然此刻经过数百年的发展,海盗已经成为了过去式,但还是有些不法分子,借海盗在这里地影响力,在各个海域上肆意抢劫货轮,给各国的船只带来了不安的危机。

    而塔塔班既然在这里,那与这些凶残的海盗,当然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一个庞大组织的运作,当然需在庞大的财力,而海中抢劫,绝对是一条快速聚集财富的无本生意方式,塔塔班绝对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这会儿,萧秋风突然的想起来,今年索马里海域发生了几起国际大抢劫事件,各国纷纷的派出军舰护航,想来就是因为塔塔班准备出山,所急需地资金筹备掠夺。

    三天地急速行程,两人并没有立刻行动,萧秋风领着紫瑶休息了一下,反正只要有感应镜在手,哈尼是逃不掉的,而且这一次行动,要一举奏效,等狼组到了,好好地计划一下,不给哈尼第二次机会。

    而当两人休息下来的时候,收到消息的露丝,已经命令屠神行动,搜索关于所有索马里的各种消息,为接下来的塔塔班之战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但是几十年来,都没有人亲眼看到过哈尼,只是几张在网络上流传的速描图像,可以让人做为参考,但实际是不是,没有人证实过,因为作为世界上恐怖大王,除了他忠心的追随者,就算是死士,也没有人见过他,那只是一种传统精神的引导,让人为他卖命。

    大量的信息,都传到了萧秋风的手上,半夜时分到达的狼组,已经按照萧秋风的命令,在感应处的大范围渗入,组成了隐密的包围圈,只待行动的开始。

    哈尼有很多的追随者,为了那所谓的真理之神,都愿意牺牲,所以对付那些人,不需要留情,阻挡者,可以杀无赦。

    萧秋风只是打坐了几个时辰,但是紫瑶却睡得很好,只从被种下魔舍利之后,她魔性一天比一天涨大,身上的灵性已经被遮掩,虽然没有被泯灭心智,但是眼神里涌现的,是媚魅的光芒,魔力十足。

    纯然的心性,也变得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对付哈尼的行动开始,在萧秋风命令下,狼组对感应镜所指定的居所,发动了快速的攻击,萧秋风与紫瑶紧跟其后,一层一层的往里推进。

    “秋风,我感受到魔气,很强大的魔气-------”紫瑶摇了摇头,这种气息就如笼罩在自己的脑海里,如何也摆脱不掉,她不想回到失心忘情的日子,她不想成为刽子手,镣戮苍生。

    萧秋风也感受到了,因为这一刻,狼组已经遇到了强大的反抗,一群很显然,并不属于塔塔班的黑色气劲高手,已经在这里涌现,这里是哈尼塔塔班的所在,但是却出现了黑夜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海边域岸的私人住宅,很大的面积,现代化的建筑设计,花色飘香,风景佳柔,实在是豪华的庄园,六七处精致不一的房屋,在这里上下相映,很是有一种立体感,这个哈尼,果然懂是享受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!”紫瑶手一指,感应镜已经发出耀眼的光芒,萧秋风的身形动了,直扑那间凌壁而建,但是地势最高的房子,他也感受到,那里的魔气最盛。

    强大而犀利的魔气,在这一刻,滔涌而出,一抹身影从屋里飞身纵了出来,“哈哈-----”疯狂的笑声,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“萧秋风,你还认识我么?”来人在一颗树枝上伫立,身形岿然不动,但是眸里散发着浓浓的恨意,盯着萧秋风,恨不得剥他的皮,抽他的筋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,萧秋风不认识他,这个人看着有些熟悉,但是那张脸,被破坏了,像是被利刀割了几十道血口,此刻仍然有血在浅流,通红的戾气,让他看起来,就如绝世轮回的凶魔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是谁,但无可否认,他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不认识我了,我这张脸,都是因为你,才落得如此的鬼状,萧秋风,你害得我家破人亡,让我龙千行从天堂跌入地狱,化身厉鬼,今天,就是你偿还血债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还真是吃了一惊,喝道:“你是龙千行?”以前被称为京中第一美男,没有想到,却落得如此下场,真是没有人可以想像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很奇怪,为了逃出生天,为了苟活,我只能割划自己有脸,那些痛苦,你是不可能想象得到。”正因为这抹仇恨,他才能够活到今天,才会放弃自己的所有,包括灵魂与身体,只求能够杀死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魔将,不要与他废话了,杀了他,我们的盟约就生效了,相信尊严,会很高兴的。”屋里还有人,而且是一个相当阴冷的人,但是他的话,却叫出了魔将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