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零三章 表达的真心如梦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当萧秋风把他与紫瑶的故事向众女讲叙的时候,紫瑶正在梳洗,让人怜惜的女人,似乎一直没有用过现代化的浴具,还是林秋雅教了她好一会儿才学会。

    “老公,原来这三年,你竟然是藏身在小石城,想来你们之间还真是有缘份,追杀你的人,竟然变成了你的救命恩人,紫瑶妹妹,想来也是情蔻未开吧。”舞开口,心里对紫瑶的身份,已经了解了几分。

    露丝却已经问道:“老公,破军、七杀、贪狼他们真的如此的强大?”

    这就是舞与露丝的差别,在感情上,舞显得软弱了些,但是露丝的心性,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最坚强的。

    萧秋风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还没有机会交手,但是应该在伯仲之间吧,不过你们不要担心,如果我与破军联手,就算是他们两人一起,也无所谓,我们可以应付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黑夜与塔塔班,还有黑手党,他们现在都在行动,看样子我们也不能休息,要摸清他们的动向,以不变应万变。”舞也开口了,说道:“我们还要与丁老联系一下,这些对亚洲的形势影响很大,特别是像七杀这种高手,更需要严阵以待,不然会惹出更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说道:“这件事应该让他们知道,也事先有个准备,放心,这我会处理的。楼道里,已经传来了脚步声,梳洗过后的紫瑶已经出现了,湿漉漉的黑披在肩头,随着真气的动行,出蒸气般的气息,当她走到厅堂的时候,头已经干了,身形一动,飘如云。轻柔的婉若仙子,这一刻,在她的身上,没有一丝的媚气。

    “秋风,原来你们都市人洗浴都这么方便,真是舒服。看样子,以后回云仙岛,我也要弄一个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的确很天真,云仙岛只是一个海外地孤岛,没有电力,这些都是没有用的,但是众女都没有说出来,萧秋风只是笑了笑,说道:“如果你喜欢这里。可以永远住在这里,我都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紫瑶轻轻的点了点头,显得很是温顺。说道:“那当然了,在我魔舍利还没有完全控制之前,我是不会离开的,师傅还让我做你妻子,我正想向各位姐姐讨教呢?”

    没有女人会像她这样,连做妻子也要向人讨教,就算是纯洁如水的卓凝雪,也没有问过这种羞人地问题,虽然没有经历过。但是她知道,不像紫瑶,从小就在孤岛里长大,除了师傅与贪狼,她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所做的事,就是修练。

    “舞姐。你说你会教我地。是么?”

    舞笑着点头。应道:“紫瑶。你先住下来。适应了这里地环境。熟悉一下。然后有什么问题。尽管问我们就好。我们都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不管这个女人是什么人。只凭她救过心爱地男人。这就是一份恩情。需要善待。而且她看起来纯然灵性。并不像是坏女人。所以众女心里对她已经接受了。

    从这一天。紫瑶也成了楼中楼地一员。

    关于恐怖大王哈尼地问题。到了紫瑶地手里。好像并不困难。破军有一种感应镜。只要抓住塔塔班地成员。把他们地气息融入感应镜中。就可以指引他们找到哈尼地位置。就算是他藏得再隐蔽。没有人可以逃脱感应镜地追踪。

    感应镜地威力。萧秋风已经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融入死士气息的当天,感应镜就有消息了,萧秋风决定,第二天就出,这一次他会亲自出去,剿灭哈尼,如果能撞上黑夜的成员,那就更好了,正好一并毁灭,除了要带上紫瑶,当然还要需要狼组的追随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萧秋风与紫瑶在书房里详细的商量了行动的计划,正准备各自回房休息,但是紫瑶却很突然的转身叫住了他,问了一个让萧秋风惊诧的问题:“秋风,晚上要不要紫瑶陪你睡?”

    看着萧秋风脸色的异状,紫瑶羞红着脸解释道:“舞姐告诉我,妻子晚上要陪老公,而且要睡在一张床上,咱们在上次林间小屋里,不也睡在一起,我想抱着你睡,应该不难接受地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想笑,说道:“除了睡一张床,还得脱你的衣服,而且是脱得光溜溜的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我们追求天道之人,就算是相对,也心无障碍,我可以的。”这话说得真是别扭,没有一点的情趣,就算是睡在一起,估计也如抱着一块石头,这种事,萧秋风没有兴致。

    “紫瑶,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,等你学会了夫妻之道,我们再谈这个问题,现在你去休息吧,明天见。”没有等紫瑶再说什么,萧秋风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紫瑶看着萧秋风的背影,略略有些不解,喃语道:“奇怪了,舞姐不是说,夫妻就是睡在一起的,秋风为什么不愿意,难道他觉得我不配做她的妻子?”

    紫瑶的美丽是颠倒众生地,她的风情纯然中夹着妖媚,绝对让人无可忍受,更何况当日萧秋风还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,闭着眼睛抚摸过她的身体,滑腻清香的感受,至今仍可以回想得到,如果不是有情无爱,作为男人,是很难拒绝的。

    魔舍利是什么东西,萧秋风脑海里只有一个轮廓,虽然此刻紫瑶身体里的魔性,暂时被破军强大的神力压制,但是谁也不知道,她什么时候会爆,所以萧秋风只希望她能平和心性,让他可以有时间寻找出魔性的克制之法。

    破军把这个大麻烦扔给他,此刻萧秋风也只能尽力,因为破军也知道,所谓地魔种,需要地是机缘,顺应天命,让这对有缘人呆在一起,就是机会,甚至他看破了天机,却也看不破两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推开了房门,一抹身影,静躺在他地床上,舞与露丝还有林秋雅已形成了规律,三人轮流作陪,有时候,萧秋风也会去她们的房间过夜,在楼中楼,也只有她们几女,实在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黑修长,散披在枕上,不是露丝,体态轻盈如水,不是丰满的舞,但是卷被蜷姿,却似乎也不太像是林秋雅,萧秋风心里一愣,这个女人

    这个女人已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慢慢的转身过来,萧秋风看清了她的脸,有些惊然的叫道:“小雪,是你?你怎么睡在这里?”

    睡在床上的女人,就是东南三花之一的郁金香卓凝雪,雪白的肌肤此刻在有些松散的睡衣下,尽然绽现,脂玉飘香,那气息暗涌云动,似乎带着火热的催情作用,让人很是有些莫名的冲动。

    卓凝雪脸色泛红,看了萧秋风一眼,然后秀眸低垂,娇嗔的说道:“为什么不能是我?秋风,你还想让我等你多久,上次你离开中东的时候,我就已经说过,只要你回来,小雪就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小雪,这种事,是顺其自然的,放心,你的话我都记得呢,等把中东的事处理完了,我就领你回东南,然后我们再商量这个问题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卓凝雪闻声有些气恼的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顾羞耻的爬上你的床,做得很容易么,你说你还是不是男人,我都暗示这么多次了,为什么你总是不去我房间,是不是你不喜欢我,觉得我很幼稚,像个小孩”

    着,人都快要哭了,萧秋风连忙摆手,说道:“没有,没有,小雪,你不要误会,你是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女孩子,我只是担心你无法抗拒大伯的意思,委屈自己,真的,不需要,我们每个人,都希望你开开心心的。”

    脸上的表情,很冷静,淡淡的浮现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情笑意,卓凝雪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,如果不是我真的喜欢你,就算是义父逼我也没有用,其实这种事应该是男人主动的,可是几个姐姐都教我,为了自己的幸福,失一下脸面又如何,秋风,今晚我陪你,但是你不许碰我,我只是要让你知道,我的心意,你要追求我,让我很甘心情愿的把自己给你,今夜的不算。”

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萧秋风有些苦笑,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,这么一个火辣辣的女人,睡在自己的怀里,却不让碰,岂不是罪过。

    “你为秋雅姐办了一个烛火舞会,陪她跳了一支舞,满足了她的愿望,秋风,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?”卓凝雪的脸上多了几分憧憬的神彩,似乎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中,说道:“我的心愿,就是做一个公主,在王子的怀抱中,走向幸福的殿堂。”

    这是卓凝雪的心愿,就如青春驿动的少女一样,竟然是成为一个公主,被白马王子所喜爱,幻想的天地,也如此的单纯天真。

    她投入萧秋风的怀里,清香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,甜甜的进入了梦乡,虽然肌肤相亲,但是这一夜,真的什么也没有生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