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九十九章 真心无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手已经挡在了他的脑袋上,血之刀气一提,一道芒光从老者的头灌下,慢慢的把他整个身体包裹了起来,就像是被冰冻了一般,然后发出“咔咔”的碎裂声,身体再也承受不住,爆炸开来,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拉布与狼犬赶到的时候,这里只剩下尸体,当然是不完整的尸体,他们甚至连萧秋风如何的动手,也没有看清楚,沙土飞扬间,偶而传出来的几声惨叫,战事就已经结束了,整个过程很快。

    “报告萧少,人体炸弹全部清理,无一活口,我方牺牲四十六人。”如此密集的乱枪扫射,竟然也让几个人体炸弹冲入了队伍中,可见这些人是如何的凶残狂暴。

    没有活口,但是这里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,想来趁着四个魔使对他纠缠的时候,地洞里人已经撤离了。

    “收拾战场,炸填地洞,拉布,可以宣布解除比兹城的警戒,但是要做到内紧外松,我不希望黑夜与塔塔班的人,再混入城内造谣生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萧少,你放心,我们会处理的。”拉布与狼犬如此急匆的赶来,就是想看看萧秋风大战魔使的风范,但是此刻战事已结束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,领令回传去了。

    露丝轻轻的走了过来,虽然沙土飞扬,她看得不是很真切,但是气息却可以感受得到,开口说道:“老公,我们的敌人,真是越来越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出现的人还只是三流角色,真正的魔尊,才是强大的,而且从四魔使口中泄露的风声,在黑夜背后,还有不少的高手。

    但这只要他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当下笑了笑说道:“没有关系,狼组已经有足够的强大。只要他们适应了潜能,这些人对付起来,不会很困难,下次这样的机会,就给他们来磨练了。”

    露丝一听,有些羡慕的说道:“老公。那我可以提高么,这三年,我也没有放下过训练,应该可以再提高一些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点头。握住了她地手。说道:“当然可以。我晚上帮你提升。看看我们地露丝美女。会有如何地潜能被挖掘。”

    露丝抬头。看了萧秋风一眼。有些羞羞地说道:“老公。露丝什么时候。才可以帮你生孩子?”

    一件接一件地烦心事。都需要舞与露丝来处理。露丝这些年。可真是萧秋风最重要地帮手。所以。没有生孩子地闲功夫。但是看着年纪渐渐地长起来。而且四周都是顽童地声音。她也是一个女人。心里也有这种渴望地。

    萧秋风心里一震。亲切地笑道:“露丝。放心。这个日子很快就来到了。相信我。老公也想让你多生几个呢?”

    露丝温驯地点头。身体已经慢慢地靠了过来。只要是这个男人地话。她都相信。

    回到了楼中楼。大家开心地吃过了晚饭。萧秋风就已经来到了露丝地房间。帮她提升潜能。在狼组成员地身上试过了。很是有效。相信露丝也可以暴涨功力。说不定会超越自己地父亲天命。真正地成为杀手界地第

    当然,除了提升潜能。接着还有着一夜的风流。第二天大早,露丝就已经起床了。吵着舞说要试练,被萧秋风在床上纠缠了这么久,要不然半夜她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舞的飞刀术,既快又准,与露丝的刺杀术殊路同归,以前虽然是露丝强了一些,但是被提升的露丝,却已经高出了舞甚多。

    问了原因之后,舞又惊又喜,这种好事,还能少得了她么,第二晚上,她这个大姐也当仁不让的把萧秋风求霸占了,提升潜能的同时,还得付出相当的代价,舞地美丽与温情,让萧秋风狂性大发,早上终是没有让她像露丝一样的早早起床。

    “舞姐,不试一试么?”露丝却很是期待着,所以大早的就起床等了,没有想到,等到舞起床的时候,太阳已经老高了,而且看着舞一边下楼,一边用手捂着嘴巴不停打哈欠的样子,似乎根本就没有睡好。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今天不试了,这坏家伙,把我折腾得够累的,明天吧!”

    一旁的林秋雅正在准备早餐,闻言已经笑道:“舞姐,知道厉害了吧,咱们东方人与西方人的体质,还真不是差一点,也只有露丝妹妹强,被老公缠了一宿,大早地还能起来舞枪弄棒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露丝算是弄明白了,羞红的脸笑了笑,说道:“才没有雅姐说的这样,其实我也很累的,只是功力大增,心里高兴,所以硬撑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还好,咱们姐妹多,不然这家伙,还真的要出去寻花问柳了。”林秋雅笑着,很是无奈的自嘲说道。

    厅门口,晨练的卓张雪走了进来,一袭雪白的运动衫,很是宽松的穿在身上,却也透着春息勃动地韵味,三年来,这个曾经嫩稚可人地小妹妹,真的已经长大了,身体虽然匀称,但是该大地地方大,该小的地方小,有种很明妩媚的风情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双眸子,闪动着幽深的智慧光彩,让她看起来,更多了几分魅力,只是可惜,这样的大美女,却缺少情爱的融合,所以神态间,每每不经意的,都会露出浅淡的孤独感。

    林秋雅已经提起几次了,但是萧秋风没有理会,这情情爱爱,也是需要顺其自然的,没有必要刻意的去做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“秋雅姐,怎么了,这么高兴,有喜事?”看着林秋雅幸福的脸上,灿烂的笑容,卓凝雪有些羡慕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秋雅笑道:“哪里有什么喜事,只是谈到那个坏家伙,说到他每天做坏事,我们笑他而已,你看,太阳老高了,也不见他起床。”

    卓凝雪脸上也呈现出一种轻柔的愉悦,说道:“秋雅姐,你看你们,舞姐、露丝,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,如果我是男人,有这样的美女陪着,估计不止早餐,连中餐也省了,谁还舍得起床啊!”

    舞嘴角露出一抹柔笑,有些暧昧的问道:“小雪也很美啊,你们秋雅还有嫣月可是被称为东南三花,现在你正是青春花容绽放的时候,怎么样,小雪有没有想过,什么时候嫁到萧家来,看你们现在说句话都相互显得别扭,有必要么?”

    其实还真是别说,因为大家心里有这个意思,但是没有说明白,卓凝雪每次面对萧秋风的时候,都不敢抬头面对,而萧秋风有时也挺无语,就算是想说什么,看着这个小女人这般的模样,他也说不出口啊!

    “是啊,小雪,咱们姐妹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你名义上早就已经是萧家的媳妇了,秋风失踪了三年,你们应该珍惜才是,找个时间,你也诱惑诱惑他,他这人,天生色狼,禁不住诱惑的。”

    露丝也举起手来,说道:“我赞成,这种事,女人也可以用强的,而且男人基本上都不会反抗的。”

    卓凝雪抑不制的羞得俏脸扉红,娇嗔的叫道:“你们、你们都说什么呢,我是女人,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,这种事,这种事,应该是男人主动的嘛,这、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

    萧秋风踩着拖鞋,慢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,闻言说道:“什么不好意思,什么男人主动,各位美女,你们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卓凝雪一听,顿时就手足无措,急切的说道:“我想起来我还有重要的文案没有看完,你们吃,我先上班了。”说着,从桌上拿起了一个面包,如见鬼的逃了出去,看到萧秋风,她真是连早餐也不敢一起吃了。

    舞轻轻的摇了摇头,虽然卓凝雪已经改变了很多,但是终是脸皮薄了一些,不过想想自己,当年也不是这样,明明喜欢他,却不敢说出来,如果不是经历了生与死的离别,或者她也没有勇气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秋风这一次能死里逃生的回来,卓凝雪应该不会再抗拒才对,而且她们也能看得出来,卓凝雪羡慕的眼神里,都是我愿意的表情,只是可惜,这个男人当作无视了,现在,就需要一个机会,产生火花。

    萧秋风回扫了一下自己,莫名的问道:“小雪怎么了,我发现她好像越来越害涩的,每天与她说话,还没有开口,她就表现得像小媳妇一样,让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雅又好气又好笑,骂道:“人家小雪还是纯洁的小丫头,哪里能与你比,你都已经千锤百练的厚脸皮了,当然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一点也不觉得尴尬,反而笑道:“厚脸皮好啊,如果我不厚着脸皮,你们想,小飘还生出来么?”

    舞与露丝已经捂着嘴,忍不住的笑了。

    林秋雅变得又急又羞,喝道:“你这坏家伙,说你一下,你还真是喘上了,把脸皮当长处,也只有你才做得出来,嘴巴闭不上是吧,过来,把这里的面包都吃了,看能不能塞住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骂,也是一种温柔,在心里林秋雅却是幸福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