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九十一章 掠夺的芬芳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灵与欲的结合如梦幻,萧秋风此刻就如在梦幻里,享受着最美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京城一梦的美丽,娇容,慵懒情态,无疑都是旷世绝代的,在那清纯如兰花的情韵里,更有着妩媚腻人的醇香,就像一壶已经掩埋了二十多年的好酒,玉雪的裸露,那清香,就撩拔着浓浓的**与冲动。

    **被点燃,彻底的腾起。

    “色狼,看够了没有------”火辣辣的眼光在身上巡绕,梦清灵散发着羞涩之态,脸上红润娇可,嗲声之柔,几乎有了玉婵的勾人,平日里灵珑的身体曲线,此刻罗裙尽褪去,玉白分明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就如她的美貌,就如京中一梦的雅称,她在任何男人心中,都只是一个梦,而只有萧秋风,才可以把这个梦,变成真真正正存在的事实。

    萧秋风邪念丛生的脸上,已经是迫不急待的冲动,手伸了过去,就如抚摸着世上最精美的艺术品,每个灵致的部分,都没有放过,无暇粉嫩的肌肤,滑腻清香四溢,配着荡动的心潮之意,爱已经升华,融合了**。

    玉臂伸挽了过来,搂住了萧秋风的脖子,梦清灵格格一笑,说道:“看你淫贼的样子,没见过女人是不是,凤兮不美么,嫣月她们不美么?”

    她们都很美,但是每个美丽中,都有自己的特色,萧秋风只是想把这每一份美丽的特色,珍藏在心田里,一生的珍爱。

    “清灵,我只是想把这份美丽,烙印在心里,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珍藏。”

    温婉的脸上,多了几分激动与火热,梦清灵有些心伤的说道:“秋风,从今天起。我就真正是你的女人了,你是我的老公,是我的爱人,是清灵这一生地男人,以后,不要再离开我们了。可以么,清灵已经承受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从当年的影子,到此刻,经历了几次生离死别,梦清灵纯美的爱意里,充满着狂动与不抑,她真的很想哭,大声的哭出来,拥有这一刻。她承受的苦,几乎没有人能明了,这份坚持。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“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们。未来地每天。我们都会这么地幸福。好么------”

    没有说好。也没有回答。只是那喷着**地红唇已经附了上来。如此美好地时光。浪费岂不可惜。梦清灵什么也不想再说。她只想在这种**中。尽情地抒发着生命地渴求。这份爱。终于已经属于她。

    正因为心里地那份歉意。萧秋风怜爱了几分。在众女里。她或者是舞之后。第二个走进她了生命中地女人。只是这么多年。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。

    天意缘份。天意注定。有些事有些人。注定在一起。不论遭受如何地挫折与磨难。幸福。总有一天也会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他们是世上最幸福地一对爱人。

    缠绵地爱与**地欢快。染满了整个卧房。几缕不经意地喘息声。却悄悄地外溢。也许惊醒地不仅仅是隔壁地几个小女人。更有天上地明月。此刻也钻入了云雾之中。羞涩地不敢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第二天,梦清灵出现的时候,昭慧与玉婵几个小女人,围在她的身边,高声地喊着:“新娘子起床了,新娘子起床了---

    没有婚礼,但身心的给予,也算是心灵有了慰籍,回头看着这个男人,梦清灵对生命,已是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“清灵姐,真是恭喜你啊,心愿得偿,说不定,过些日子就有好消息,也有乖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梦清灵拍了拍丁美婷的脑袋,笑道:“好了吧,美婷,你小丫头的心思我会不知道,放心,说不定过几天就轮到你了,作好准备没有?”

    丁美婷脸色一红,不屑的说道:“这种事,有什么好准备的,只是这么多姐姐都盼着,我才不急呢?”

    其实丁美婷心底最深处,也在偷偷的梦幻着,嘴巴上当然不会承认,像她这样身心都已经被俘的女人,当然都在畅想着成为真正女人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为爱而欢,并不是因为肉欲,萧秋风要了梦清灵,是因为心中有这种渴望,所以随意而为之,这种事,需要地是一种心情,如果只是为了占有,就失去爱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众女都没有外出,除了柳嫣虹实在受不了三个秘书的电话攻击,回风正集团上班了,萧家沉淀在一种幸福的生活平静中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众女希望这种平静,可以这般的一辈子。

    萧秋风绝对是最幸福的一个,受不了她们的纠缠与诱惑,把生命的种子,一一的种下,只期待着秋天地收获了。

    天颜悦当然是一个,柳嫣月也是一个,还有梦清灵,也是一个,他们除了是萧家地媳妇,还肩负着本家的血脉延续,责任实在重大。

    看着家里地和睦与温情,几个老人当然受到了感染,相亲相爱的气息,无论谁,都会觉得舒服,所以,住在萧家,霍沁荷也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秘密,也许这一生都不会说出来,但无所谓,能从二十几年的沉睡中清醒,能有这般优秀的儿子,就算是分出了一半,她也很满足了,京城萧家,还是东南萧家,都是一家,萧秋风,永远都是萧家的儿子,这是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在欣然的幸福中,等待着中东几女回归的时候,中东传来了并不太好的消息,露丝第一个知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舞姐遇到麻烦了,世界三大黑帮之一的塔塔班,这几天对魔鬼营发动暗袭,折了不少我们的人,拉布与狼犬他们都在外面执行任务,现在魔鬼营里只有她一人在,走不开,我想我要尽快的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凤兮眉头一皱,有些担心的问道:“露丝,不是恐怖袭击大王哈尼的组织吧!”

    眼见露丝轻轻的点头,凤兮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老公,怕是不好对付,哈尼被世人称为袭击之神,在欧洲、美洲、还有非洲策划了几十起袭击,死了几万人,多少特工、密探都在查找他的消息,却一无所获,要说正面较量,魔鬼军团十多万精锐强兵,怎么样都可以把他们剿灭,如果使用诡计------”

    世界三大黑帮,小日本的山口盟基本已经被灭干净了,剩下的黑手党,自从二十五年前那一战,这么多日子也没有见有什么大动静,而塔塔班,这个袭击之王,却把出世的目标对准了魔鬼军营,看样子,他是想立威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一趟吧,中东的龙腾,关系着世界的经济秩序,绝对不容有失的,再说秋雅与大伯他们还都在那里,我更需要过去看一看,如果这个恐怖大王真的想对魔鬼军团不利,我会让他步入山口盟的后尘。”这虽然是一种商量的语气,但是众女脸上皆是一片惆怅之色,因为她们听出来了,老公要去中东。

    “萧少,你又要离开,能不能不要去啊-----”众女明白这个男人,也理解他所做的每一件事,支持他,但是这句话,却是昭慧说出来的,虽然有些意外,但是却是众女的心声。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笑了笑,说道:“昭慧,你小丫头也长大了,找男朋友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男朋友,我一直把萧少当成我男朋友的,可惜这几年,没有遇到比萧少好的,不然我早就名花有主了。”撇了撇嘴,昭慧有些不满,她们几个都没有得选择了,还找个屁。

    “没有男朋友,说明还没有真正的长大,我也不想离开,但是有些事,躲避是没有用的,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一离开,又要很久才回来,其实我何尝不想,每天陪着你们,幸福的过每一天-

    凤兮已经没有让萧秋风再说下去,有些婉然的笑了笑,说道:“以前又不是没有远行过,有什么不舍的,好了,老公,你有事当然要去做,放心了,我们会静静的在家里等你,只是希望你一路顺风,早去早回,不要让我们太挂念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扑了过来,缠住了萧秋风的脖子,很是伤意的说道:“老公,你说过的,这一次我一定可以怀上了,你要平安的回来,我与孩子都会很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有些苦笑,也许是因为三年的离别,弄得现在出去一趟,倒变成了生离死别一样,气氛很是有些凄惨,让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众女才好。

    几个老人听到了,也是一脸的黯然,但是他们却什么也没有说,也许他们老了,有些事,经历过,伤感比众女,要浅了几分。

    柳嫣虹是晚上下班才知道这个消息,冲进了萧秋风的卧房里,根本都忘记了,姐夫的卧房是不能随便闯的。

    柳嫣月气得差点破口大骂,这一刻,萧秋风正把手伸她衣间,进行最羞涩的抚爱呢,要离别了,男女之间,当然需要好好的安慰安慰。

    本来想哭,不舍的情绪,一下子转化成了戏谑。

    柳嫣虹也是羞不可耐的退了出来,帮他们关上了门,声音传来:“大色狼,都要走了,还抓紧时间占我姐的便宜,有本事,不要走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