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九十章 索然无味的一招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正在张罗桌椅的柳嫣虹立刻跳了起来,大声的喝道:“哇,姐夫又要打架了,好戏连连,还真是爽-------”

    司马洛笑道:“小姐,不是想赚我钱,怎么,不玩了?”

    “赢你那几个小钱,哪里有看我姐夫打架痛快,没空陪你。”柳嫣虹嘲笑着的,就已经跟上了萧秋风,四周的众女也很是莫名,这个小丫头喜欢老公,不会是因为他会打架吧!

    柳嫣虹曾经很憧憬的说过:“姐夫打架的样子,真是帅呆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仅是柳嫣虹,司马洛、赵若辰,还有露丝他们都有同样的心态,很想看看,这个男人,在三年之后,是不是真的变得如此的强大。

    李兴与关刀,他们处理好了庄园的杂事,正准备离开,听到这个消息,浑身兴奋的迫不急待,李兴更是拉着小陆子的手,叫道:“陆哥,快,快看,萧少发威了。”

    小陆子却没有动,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龙组三大高手,虽然不错,但是比不上李强兵与铁柱两个老大,这种力量与萧少较量,实在不知道有几多看头,但他却没有阻止,移动脚步,也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草坪上,萧家的闲下来的人都围了过来,除了几个外人,都是萧秋风的女人。

    三个小家伙被三女抱着,瞪着大眼睛,看着萧秋风的身形,虽然啥也不知道,但是叽叽喳喳的比谁都兴奋。

    “夜鹰,你们可以攻了,我说过,不要留手。”

    三年之前,这个男人的力量,就强大到他们无法触及的地步,此刻三人站在他的面前。竟然连一丝压力也感受不到,内敛的气息,恍若常人,淫贼已经大声喝道:“那我们可不客气了

    天花漫-----

    天花漫就是淫贼地拿手好戏。从风飘花起地美景中。练化出万般手法。每一招每一势。都与花有关系。此刻。凌然爆发出地柔劲。却是其中最厉害地一招。

    而夜鹰也动了。有这种机会。他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醉鬼拿着地酒壶也不见了。醉心拳地先天之境。力量滔涌全身。整个人都显得魁梧起来。那醉意朦胧地双眸。散发着摄人心魂地精光。这一刻地他。没有一丝醉意。清明地比任何人都精神。这就是真正地醉鬼。

    三人。三式。三个方位。多年来地联手。他们地攻击。几乎磨合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进步了。但对我来说。还远远不够。”那种轨迹实在太慢。当萧秋风眼睛轻轻眯起地时候。那种看不到。摸不着地力量。已经在他地身体里流淌。就如河。如海浪激涌而现。速度太快。太快了。

    一道血红的凝然之光,如水波一般的荡开,萧秋风在这水波中身体一转,如风而起,身形已经不见了,但是六道更强大地血戾之气,却突然爆射而出,这只是一招,但却是六道血心之力。

    融合了星日诀力量的血心之力。岂是三人可以抵挡。萧秋风虽然杀意浅散,戾厉虚无。但是首当其冲的淫贼,却连每抹刀气都没有接下,身形被打到了十多米处,胸口有衣间,浮现出血丝之色。

    他受伤了,他从来没有想到,世上会有这种神奇地力量。

    第二个受伤的是醉鬼,不过他比淫贼强,一连接下了二记血心刀气,喷出一口涌动心田的血水,不堪而退。

    夜鹰没有受伤,他的确是一个很明智的人,看到醉鬼与淫贼受伤之势,他没有硬接这些鲜红如血的刀气,身体在地一滚,虽然有些狼狈,当了逃兵,但是他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还是不是男人,宁愿在地下滚,也不敢接我姐夫的招式,太没用了吧!”堂堂龙组的夜鹰,被人当成了胆小鬼,却真是有些让人好笑。

    夜鹰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,看了醉鬼与淫贼一眼,笑道:“我这是实识务,好吧,我承认,那刀气,我接不下来,没有必要硬撑着了,败就败吧,受伤了,吃亏地可是我自己,再说了,输给秋风,我不觉得丢脸。”

    淫贼这一刻,气得差点吐血,他可是硬硬的撑了两记刀气,身体如被万斤巨力压过一般,很不好受,这个头头到好,竟然选择这样的避让之势,那还比个鸟,早知道,他也闪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打完了,不是吧,姐夫,不要停,再打,把他们都打趴下,那才算本事,不然不过瘾。”刺激夜鹰,他也不上当,柳嫣虹实在无趣,赶紧向姐夫要求了,这叫什么打架,一点也没有当年在马路上单挑项飞歌与那一百个高手有趣。

    柳嫣月已经喝道:“小虹,不要胡说八道,再胡闹,我让你姐夫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打女人的屁股,可是姐夫的嗜好,柳嫣虹立刻撇了撇嘴,哼道:“不说就不说嘛,太没有意思了,司马,走,不看了,去打牌。”本想看出好戏,但是啥也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所谓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柳嫣虹当然是看热闹的,只喜欢打打杀杀,叫叫喊喊,然后地下倒下一大片的结局,至于真正高手的拼斗,她却看不出什么名堂,更何况,萧秋风控制着力量的外泄,四周一片平静,当然不算精彩。

    但是夜鹰他们是在深深地震撼着,三年不见,这个男人的力量,已经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地步,他们已经连气息也感受不到了。

    赵若辰与露丝当然也感受到了,心里为心爱的男人变得强大而欣喜。

    只是一旁的李兴,问关刀:“老刀,看清楚了没有,我怎么只是看到红光一闪,他们就不打了?”

    关刀有些恼火的说道:“操,老子还郁闷着呢,啥也没有看清楚,就结束了,你说,谁败了?”

    两人目目相呆,然后转身向了小陆子,似乎想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“夜鹰他们败了,虽然我也没有看清楚,但是把萧少当神一样的看待,估计也是实质名归了。”这是他一生无法超越的存在,至于到底有多强,那又何需知道,小陆子回头,做好自己的本份。

    萧少就是萧少,三年前,三年后,就未曾改变过。

    醉鬼走了过来,虽然三人中,他伤得最严重,但是他地脸上,却没有半分地表现,说道:“秋风,你现在可以算得上是第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见过真正地强者,以我此刻的力量,世上至少有三个,与我相差无几,而他们,可能就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青光的七杀,萧秋风虽然只是见过,但是他的力量,魔性充盈,杀戮强势之态,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他的魔功,绝对不会比自己的星日诀逊色。

    而些与青光同时期的破军,也就是紫瑶的师傅,更是高手中的高手,从紫瑶的身上,就可以窥见其中之一二,很是强大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个贪狼,萧秋风没有见过,但是既然能与这两个人并列三大高手,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,所以,在世上,这三个人所拥有的力量,可以与星日诀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西方太阳神座下的幽阴人,从宙斯、从五长老,可以想象得出,那也是超越巅峰的力量,虽然或者没有达到神境,但是也不容小觑的。

    淫贼却是一愣,喃语道:“世上真的有这么强大的人,比你还厉害?”

    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淫贼,你现在应该知道,自己有些坐井观天了吧,以你的力量,才初涉先天之境,需要加倍的努力,或者在你的有生之年,可以尝试一下无锋之境的滋味,但是神境,却是没有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夜鹰一惊,问道:“秋风,世上真的存在那传说中的神境?”

    萧秋风笑了笑,说道:“世上没有神,这也只是一个说法,进步是无止境的,也许神境上,还有更高的层次,但不是我们所能达到的,此刻配做我对手的人,也只有神境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细数整个国家,从来没有听说过突破神境的高手,萧秋风绝对是第一人,虽然他不承认,但是龙组三人,却已经在心里认定了,这个消息,需要马上汇报给上面知道,对萧家,需要格外的对待。

    没有真正的试出萧秋风的力量,他们却已经达到了目的,所以夜鹰三人已经告辞了,而司洛洛与赵若辰也不是傻子,从那一招之试中,也明白了很多东西,这个曾经的哥们,真的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萧秋风了。

    与三年前相比起来,他更强大。

    新居已经整理好,当天萧秋风就领着众女住了进去,庭院酥香,空气清新,也让她们有种重生的感觉,对众女来说,不管萧秋风变成什么样子,是高了,还是矮了,或者变强了,都无所谓,最重要的是他活着。

    星日诀一动,萧秋风脑海里就想起了梦清灵,身体里融存的通灵术,更让他对这个女人有着深深的迷恋,这一夜,对他们来说,将会是幸福的美妙之夜。

    因为萧秋风,在这迁居的第一晚,就已经走进了梦清灵的卧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