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十五章 如此人物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手里拿着资料,细细的审看着,这是舞利用自身的权利,搜集到的关于铁血团的所有资料,虽说并不完整,但是涉及到的势力范围,已经形成了东南最庞大的地下王国。

    团长只知道姓陈,据说是红花会陈家洛的后代,至今已经流传了三百多年,很多帮会构架方式,却依然沿用,十二大分堂,六大战将,组成铁血团无比的强大力量,而他们在地域上,也形成了东南的包围,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他们的分部。

    总部设在苏州,而关于他们成员的资料,却是一片空白,连龙组档案库里,也没有他们的任何记录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除了神兵战队,现在萧秋风最渴望的就是情报,如果他手上有一个强大的情报组织,那么对付铁血团,就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“如果风想要情报,有个人可以帮你。”舞听到萧秋风话里的遗撼,轻轻的开口,为了不留下任何痕迹,舞也改变了称呼,称呼只是一个代号,她并不计较,心爱的男人活着她就已经是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萧秋风一喜,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东南一姐-----凤兮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略带着传奇色彩的女人,经历离奇,结了三次婚至今仍是孤身一人,在她的身上,似乎凝结了世上所有的苍桑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一个不幸的女人,让人很是怜悯,但是她所拥有的财富,却让很多男人都眼红。

    她有一个身份,黄金水城的幕后老板,如果不是舞的资料,萧秋风绝对想不到,这个看起来不幸的女人,竟然是那销金屋的主人。

    而这,还只是表面,她真正的身份,却是一个国际上声名远播的情报走私专家,连美国情报局,也曾为了得到一个情报,向她支付了两亿美金,可见她手里的关系网,是如何的庞大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所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在黄金水城里,有一栋很僻静的小楼,外面贴着深红砖体,被所有来这里风流的男人戏称为红楼。

    红楼是黄金水城里的禁地,不过大家都知道,红楼里面住着的是凤姐,还有她手下最惹火的四大妖姬。

    曾经有个富家少爷喝了点酒,硬闯红楼,第二天被人发现的时候,躺在臭水沟里,而且命根子被人剪掉,变成了太监,这件事,最后都没有人报警,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所以进来寻欢的男人都知道,没有邀请的人,最好不要踏入红楼,不然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出宫的公公。

    萧秋风进入黄金水城的时候,正是晚上十点,这一刻,也是这里生意最红火的时候。

    像他这般的纨绔之弟,当然来过,而且也知道红楼的位置,不过他也像所有的男人一样,从来没有靠近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要任何小姐带领,在众目睽睽之下,迈进了红楼的禁区,他就是要所有的人都看到。

    耳边马上就传来很是惊讶的尖叫声:“啊,这个帅哥进红楼了,难道凤姐看中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不然谁有这个胆啊-----”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四大公子之一的风流萧少,凤姐喜欢这种人?”

    各种的猜测都有,但是萧秋风却一丝的异动也没有,步伐轻柔的走进了红楼,消失在人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个贵妇,黑发飘散的坐在天鹅绒铺设的地毯上,而在她的身边,四个绝美纱裙的绝色少女殷勤的侍候着,萧秋风脑海里有其中一个的印象。

    她叫施艳,在黄金水城的雅号就是西施公主。

    想来另外的三位,就是雅号玉环、貂禅,昭君的三位公主了。

    俏丽青春,颜比花娇,那体态诱惑的春意,媚到了骨子里,就如她们的主人一样,每分散发出来的气息,都可以激发男人原始的**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,你可真是稀客。”贵妇淡淡的摆了摆手,支开了四女,那神情不慌不讶,好像早就知道萧秋风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女人风姿,萧秋风不得不承认,这是个优物,让任何男人一看到都有拉上床的**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丰满娇滴的公主,马上甜笑的开口:“但是萧公子似乎忘记了红楼的规矩,这怕是有些不妥吧!”

    萧秋风慢慢的走近,然后很是平静的在贵妇人的面前坐下来,根本不在乎五人的眼神,如果连这点阵式就可以把他压倒,他也不是影子了。

    “凤兮小姐,冒昧拜访,是有笔生意要谈。”翘起了二郎腿,萧秋风还顺便的点了一根烟,而烟灰就弹落在铺满天鹅绒的地上。

    很明显的,凤姐脸上露出了锋芒四溢的寒光,在这个城市里,还没有几个人敢在她的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但她不是一般的女人,竟然没有发作,脸上的笑还是依旧,反倒是四个公主,有些失神的不敢再开口了,她们见多识广,当然感受到眼前的男人,有种压抑窒息的强势,让她们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还真是看得起我,不知道是什么生意,让萧公子如此大胆的闯入我的红楼禁地?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发作,但是脸上的不悦,却已经清楚的显露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背后的东西,全部!”与聪明人说话,不需要绕***,能把地下情报发展到世界各个角落的女人,当然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凤姐这一次真是吃惊不少,一下子收敛了脸上放荡的媚态,很是高傲冷漠的坐在了沙发上,与萧秋风四眸相对。

    知道她身份的人并不太多,但也不是不能查到,不过这位纨绔之弟的口气,是不是太大了一些,他,凭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萧公子,你好大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萧秋风并没有太多的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一般般而已,如果你了解我,你就知道,我想要的,很多会是你不敢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凤姐笑了,似乎是一种饥笑,四大公子是什么人物,她当然不会不知道,而在四大公子里,最平凡,最无智,最没有力量的,当然就是眼前的男人,除了钱,他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让萧公子失望了,这个世界的人都爱钱,但是钱对我来说,并不缺少,看样子,咱们的生意谈不拢。”

    这一切,萧秋风早就已经料到,不过他并不生气,脸上的表情,更显柔和随意。

    “听说今天有个大人物在你这里包场,不知道如果死了的话,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?”

    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,凤姐冷冷的说道:“萧公子,有些事还要自量才是,奉劝你一句,就算你要找死,也不要祸害你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,整个东南都是他们的天下,没有人敢动,她根本就不相信,眼前的风流公子可以,这不是玩女人那般简单的。

    一个少女,急匆而入,惊慌失措的表情里,有着骇然的恐惧,在凤姐的耳边细喃几句,就被喝退。

    凤姐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,而萧秋风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生意不成仁义在,凤兮小姐,这次不成不打紧,下次有机会,咱们再合作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准备告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