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八十二章 这种伤,是因为思念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看着两个小家伙,心里充盈着作为父亲的喜悦,老人眼里疼爱的神色,并不需要任何人介绍,他已经走了过去,从田芙的手中,把思佳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尘不染的眸子,很是闪亮的盯着他,竟然忘记了哭泣,心里好像在想着,这个与妈妈长得不一样的人是谁?

    自从萧秋风失踪以后,萧家很少有男人进来,偶而司马洛过来串串门,但也是来去匆匆,这个小子,现在可是省级的政府要员了,而赵若明也不错,在丁老的安排下,进入了总军部,相信未来的前途,也是不可限量了。

    凤兮也把儿子抱了过来,疼爱的说道:“慕天,这就是你爸爸,快喊声爸爸啊,爸爸回来看你了------”

    第一个叫的,却还是思佳,也许是他年纪稍稍的大了一些,心里对爸爸的渴望,也就更强烈了一些了。

    这声嫩稚的呼唤,可以抚平萧秋风多年来内心的寂寞伤感,回到了家,有了亲人,有了孩子,这就是幸福。

    “凤兮,什么也不要说了,快把大家都叫回来,今天我们萧家酬神,小风回来了,我们要感谢神恩。”田芙立刻吩咐,只要儿子回来,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嫣虹立刻应道:“伯母,我打电话给我姐,让她马上赶回来。”而凤兮也说道:“那我联系颜悦-----”

    萧秋风却已有些奇怪的转过身来,问道:“颜悦人呢,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萧远河上前,有些欣慰的拍了拍萧秋风的肩膀,说道:“小风,你不知道,你这一离开,萧家哀声怨伤,真是没有办法过了,颜悦这几年身体很差。思念成疾,天家把她接回去休养了,唉,这孩子,看着就让人心疼,瘦得不成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太浓太深的爱。才会让人蚀骨伤神,天颜悦爱上自己的萧大哥那天起,就没有给自己任何的退路,本以为幸福的生活,会这样持继下去,但是没有想到,命运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,转眼就变得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去接她。这些年。你们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点头。这些年地确很苦。不仅萧秋风地女人。几乎所有地萧家人。都在承受着巨大地压力与沉重。没有人可以保证。这种压力。可以坚持多久。

    柳嫣虹已经打完了电话。兴奋了冲了过来。说道:“我联系过了。我姐已经回来了。此刻在路上。估计很快就到家了。真是没有想到。她竟然未卜先知。姐夫。走吧。我陪你一起去接颜悦姐。她可是萧家过得最辛苦地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凤兮也柳嫣月都有了孩子可以寄托。唯有天颜悦什么也没有。那份爱太浓。一下子失去了。她心灵承受不住。几乎所有地日子。都是在泪水中度过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不坚强。而是这种痛苦。地确超出了她可以承受地极限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吧。快去快回。阿玉。快。我们亲自下厨。给小风做些好吃了。然后再慢慢地聊。”

    田芙一吩咐。家里的人就开动了,各自忙碌,但是空气里自然有了一种喜庆的味道。

    萧秋风与柳嫣虹出门了,而田芙与林玉环已经进厨房了,凤兮与萧远河带着孩子,然后拔通了所有人的电话,把这个消息通知下去,明天,这里,会成为世上最热闹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家,萧秋风曾经来过一次,但是当门口的护院,看到萧秋风的时候,也是目瞪口呆,竟然都忘记了问候,眼看着他们直直的闯入。

    柳嫣虹对这里却是很熟悉,颜悦姐姐在家休养,她也时常过来相陪,这是田芙地意思,免得让她回萧家,触景伤情,身体更是不支,所以让她呆在天家,反而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天家很安静,安静的就如一潭湖水,天父每天要工作,硕大的庄园里,只有天母与天颜悦两个人。

    柳嫣虹拉着萧秋风地手冲进去的时候,花团锦簇的春色间,一条静谧的小路上,天颜悦静静的坐在那里,伤透了心,流干了泪,她已经平静了,这种平静,有着心如死灰的苍白,对人生,她再也没有丝毫的希望。

    萧秋风是她的唯一,唯一的珍惜都不见了,其他地还有什么值得计较的。

    天母从屋里走了出来,手里托着一个木盘,说道:“小悦,看,妈给你炖了乌鸡汤,很香的,乖了,喝一点吧!”

    沉静的脸,慢慢的抬起,除了动人的美丽,几乎是没有一丝的红润气色,就如一个在黑暗中呆了几十年的人,一直没有见到阳光一样,肌肤几乎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除了一头修长而柔顺地黑发,她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了一丝生气。

    “妈,给爸喝吧,我没有胃口,只想安静的坐会儿,你不要打扰我了。”沉静的枯坐,三年的时间里,天颜悦就是这样熬过来的,她心里想着,也许很快,她就要死了,死了,是不是能见到萧大哥?

    柳嫣虹回头,恨恨的瞪了萧秋风一眼,说道:“看到了没有,这就是你造的孽,颜悦姐做了三年的活死人。”

    曾经闻名世界地东方女神,在娱乐界里翻云覆雨地绝代天后,三年之后的相见,竟然变成如此地模样,不要说萧秋风,就算是任何曾经祟拜她的人看到,都会心痛,都会怜惜。

    痛苦的思念果然折磨她整整三年的岁月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反驳,内心有些沉重,他不知道,如果他还晚些回来,这个女人是不是还能活着,在她的身上,已经没有一丝生存的动力。

    天母一脸的愁绪,她已经尽力了,但是女儿的心根本已死,无论她用什么办法,就没有见她笑过,现在,她能做的,就是陪着女儿默默的伤心流泪,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一天比一天的瘦弱枯死。

    “颜悦姐------”柳嫣虹已经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虹,又来看我了,你这小丫头,我不是说过了,我没事,只是吃不下饭,身体有些虚,休息一些日子,可是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看到了柳嫣虹,她也没有笑,脸上淡淡的温情,带着一种看破世情的冷寂,她已经找不到任何开心快乐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小悦!”萧秋风有些哽咽的声音,终于叫了出来,这声音绝对不太大,但是如黑暗中的一抹***,天颜悦已经听到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缓慢的转过头来,看到了走近的萧秋风。

    “小风,是你,是你么------”天母兴奋的叫着,泪水比女儿还是激动。

    “是的,姐夫回来了,颜悦姐,姐夫回来了,你不是很想他的么?”柳嫣虹娇声的喝叫着,似乎要把这么多沉闷的气息,一次性渲泄出来,让身边所有的幸福,再继续。

    天颜悦慢慢的站起来,她的眼睛,一直盯着萧秋风,却没有太大的变化,幽幽的问道:“真的是你么,萧大哥,真的是你么,我不是在做梦,我不是---

    萧秋风上前,已经握住了她的手,说道:“没有,你感受着我的温度,我回来了,终于回来了,小悦,对不起------”

    “啊------哇-------”

    这种声音,绝对的震耳欲聋,没有想到这一刻,天颜悦失控了,迷失的眼睛里,泛着水潮急涌,哇哇的哭声,响彻着几个天家的庄园,那悲情激动,伤心惊然的所有情绪,在这一刻,尽情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劝,连天母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,看着女儿失态,有了这个男人,她已经不再担心,女儿的失态,迷失,很快就会成为过去。

    俏丽的脸上,终于有了几许不经意的红润,萧秋风托着她的**,把她抱了起来,说道:“小悦,你瘦了,身材没有以前那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天颜悦似乎太久没有感受过这种轻抚的爱意,脸瞬间羞意融升,说道:“萧大哥,只要你在,只要在你的身边,小悦一定会让自己健健康康起来,做你最美最温柔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在一旁,很是羡慕的看着爱意滔涌,亲密相拥的两个男女,笑道:“好了,姐夫回来,当然就不会再走了,颜悦姐,走吧,我与姐夫来,就是接你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们回家,萧大哥,我好想你,好想好想-----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点头,表示着这一切,他都已经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来,小悦,把这碗鸡汤喝了,我们就回家,我抱着你,以后都抱着你,绝不放手。”

    没有再说一句话,眼里有着迫不急待的冲动,天颜悦接过母亲递过来的鸡汤,几口就已经喝进了肚里,嘴角的汤汁还来不及探,萧秋风的吻,就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------”天颜悦娇声的叫,却没有说下去,因为她的唇,已经被封住了。

    天母悄悄的离去,看着女儿幸福的表情,作为母亲,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,只是这一次,她忠心的祝福,苦难不再有,所有的快乐,将伴随着自己宝贝女儿身边,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吻毕,天颜悦已经不敢抬头,把身体藏在萧秋风的怀里,任凭他抱着自己,慢慢的离开,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