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七十九章 往事重演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风正集团的六十六层,柳嫣虹静静的看着报表,自从姐姐离开东南,前去香港之后,集团的事务,就由她接手,就如一夜之间,让她不得不长大起来。

    眉眸精亮,闪动着灵智的聪慧光芒,樱唇如红霞飘染,淡淡润泽的翕合之间,芬香如水般的溢动,就算只是站在她的身边,也可以感受着她内在的青春魅力,三年过去了,柳嫣虹真的已经长大,再也不是那个滋事娇气,需要有人呵护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虽然每每午夜安静下来的时候,她心里仍然渴望着那抹关怀,渴望着那个宽阔胸膛的依靠,但是她也知道,这一刻,在世间,有很多的姐姐,都在深深的思念着他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姐夫,东南萧家的男人,萧秋风。

    当年京中一别,却如是永别,三年了,他一点消息也没有,从初始不停的怨恨叫骂王八蛋,此刻的柳嫣虹,只有全心的祈祷:姐夫,你快回来吧,嫣虹发誓,只要你回来,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。

    姐姐不能没有你,思佳也不能没有爸爸,萧家更不能缺了你的存在,你可知道,我们所有的人,都活得如何的痛苦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,被打开了,一脸浅笑的林玉环轻轻的走了进来,在她的身后,紧跟着一个小秘书,三年不见,她们也青春发育了,个个都有几分姿色,特别是那最小的小花,当年在萧秋风当总裁的时候,只不过一个小嫩芽,今天也女大十八变,变得了花枝招展的花色大美女了。

    “玉环姐,是你,有事么?”被惊扰的柳嫣虹,从报表中抬起头来,那嫣然一笑。如水般的柔情。看得几个小丫头目炫神迷,这个嫣月大姐的妹妹,更是美若天仙,也难怪那些公子哥,越来越想进入风正集团寻芳掠艳了。

    在风正集团里,林玉环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,就像是柳嫣虹的秘书,却也有着总经理巡察的责任,虽然内敛平和,但是她地权力。却仅在柳嫣虹之下,只是林玉环,天生就是一个很好说话地人,进来集团不久。几个小秘书,就已经成了她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有了她们几个罩着,没有人敢占她的便宜,但是林玉环同时也是一个很美丽很优雅很文静的女人,几乎没有什么脾气,这种女人,天生就是当老婆的料子。特别是她火爆得几乎让人**腾升的身材,更是让爱慕她的人排成了长队。

    只是自从几个给她写情书的男经理,被三个秘书整治了之后,众男人也只有望由兴叹,再也不敢与林玉环靠近。倒也减少了她的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这件事,柳嫣虹当然知道,只是情情爱爱是人的自由,虽然林玉环是姐夫地女人,但是姐夫此刻失踪已经三年,没有音讯,家里有这么多为他苦苦守候的女人,就已经够了,如果玉环真的愿意重新选择,相信没有人会反对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嫣虹。是有件事要与你说说------”看着林玉环说话时地表情,柳嫣虹误会了。反而一笑,问道:“是不是又有哪个男人胆大包天,给你写情书了,拿来我看看,我这么大的人了,还没有收过正式的情书呢?”

    林玉环幽幽一震,很是有些伤感的说道:“嫣虹,你就这么看我,承受不住寂寞的女人,水性杨花,背叛萧少,另喜他人?”

    她的心思被林玉环看破,有些微微的尴尬,轻声地说道:“玉环姐,你还年青,实在要为自己的幸福着想,姐夫现在一去三年,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,你难到真的要像我姐一样的,为他守住一生的寂寞?”

    林玉环也笑了笑,笑意里有着满足,有着幸福,但那只是一种回忆,这三年来,她所承受地,也是与众女一样,无尽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女人的忠诚,不要说三年,就算是三十年,我都会等下去,相信凤姐还有所有的姐妹,都会等下去,嫣虹,你呢,是不是也在等他回来,不然这么多人追求你,你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看中的?”

    脸上有几分羞红,柳嫣虹不屑的说道:“那些是什么人,看着就讨厌,他们哪个能比得上我姐夫,我早就嫁人了,何须等到今天------”

    身后的三个大秘书已经跨步上前,小悦说道:“柳董,你从窗户往下看看,咱们风正集团,现在真是太热闹了,每天都有一大堆鲜花,这些人,真是太有钱了,都是冲着柳董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这位,听说是市长田归心的大公子,号称东南四大公子之首,长得挺帅的,柳董要不要下去看看,说不定这个男人会合你心意呢?”洋洋已经开口,看着柳董青春靓丽,却一直没有护花使者,她们身为秘书,也挺急地。

    虽然有种皇帝不急大监急地味道,但是谁让她们的确处在太监地位置上呢?

    “东南四大公子?”柳嫣虹一愣,却马上怒道:“就凭他们,也配称东南四大公子?”

    最小的小花,也说首:“是啊,柳董,听说这新一届的东南四大公子,可了不起了,四个公子都是有大靠山的,一个比一个拽。”

    林玉环此刻也开口提醒道:“嫣虹,他们是冲着你来的,如果你不想理会,就让人处理一下,这样子闹腾,形象不好,对你的声誉也不好,当然,如果你真的想找个男朋友,我想我们所有人都会恭喜你的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用笔敲着桌面,突然站了起来,说道:“这群王八蛋,没事找事,是不是觉得我不开口,就觉得我很温柔,姑奶奶要去给他们一点教训,洋洋,叫保安队长跟上,我们下去会会这些公子哥?”

    还东南四大公子,这是他们能叫么的,在柳嫣虹的心中,能被称为四大公的人,也唯有他的姐夫。

    她是很温柔,但是也得看看是对什么人,这些公子哥,不需要对他们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亲自去?”林玉环觉得有些不妥,这种事,还是让凤姐处理一下比较好,再说了,在东南,还没有人敢在萧家面前撒野的,只要凤姐说一声,不管是什么公子哥,都得乖乖的。

    人长大了,但是有些东西,还是没有改变,柳嫣虹嘴巴一翘,说道:“他们还能吃了我,我就不相信了,连我姐夫我都能摆平,还摆不平几个小鳖蛋?”

    “玉环大姐,你不要怕,谁敢对柳董无礼,我打碎他的牙齿,我小霸王的称号,也不是浪得虚名的。”

    汗了,堂堂东南的第一集团,竟然就这么一些人在撑着,有些时候,林玉环也是有些奇怪,凭她们,也能年年高百分比的增值,还可以让誉满亚洲的第一操盘手冷锋,甘心情愿的卖命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卖力的演出,如此之久,也没有见到女主人的出现,萧秋风知道,也许女主人对这种形式的东西,并没有接受,也许不会出面了,正准备离开,却听到人群中,响起了一声惊喜的叫声:“柳小姐出来了

    可不是,在风正集团的保安陪同下,柳嫣虹急步的走了出来,气质高雅,神态冷艳,对着这些在东南风头正劲的公子哥们扫了一眼,喝道:“是谁这么无聊,跑到风正集团广场门口唱猴子戏,很好玩么?”

    人群中,立刻笑声一遍,这大多数,都是没事凑热闹的群众,他们才不管好事坏事,只是打打酱油,压压马路,围观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那田公子却已经欣喜若狂,据闻前面的几个追求者,可是在风正集团门口坚持了几个月,连这个美人的面都没有见到,他第一天,就可以产生这么大的影响,被骂几句,也值了。

    再说被美人骂,他也甘愿。

    “嫣虹,我是田世民啊,我们在上次的宴会上见过的,自从那一见,我对你的思念之心如滔滔江水-------嫣虹,我请求你,做我女朋友吧,我一定把我全部的爱,都给你,让你做世上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滔滔不绝,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有排练过,这话说出来,很顺口,好像背了不少时候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皱着眉着,这种话,这种场景,这种气氛,他很熟悉,曾经一定经历过,难道,我也有用过这种方式向人求爱?

    “够了,田世民,你脸皮厚那是你本事,我还要做人呢,实话告诉你,我对你没有兴趣,把你的花拿走,不要在这里碍眼,不然我让保安当垃圾给收了。”

    柳嫣虹听着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真是受不了这种男人,这爱啊思念啊,说出来都不嫌肉麻,果真是下三烂的品种,说有多丑陋就有多丑陋。

    但是立刻有人就不高兴了,另一个追随在田世民的身后的男人,就已经不悦的喝道:“柳嫣虹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在东南,哪个不给我们田公子面子,你的风正还想不想在东南发展了,识趣点知道不?”

    被这一说,柳嫣虹还真是的火了,冲着身后的保安就喝道:“全部清理掉,以后哪个再敢在这里扰乱集团的工作秩序,给我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真是母老虎不发威,当她是病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