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七十八章 谁更聪明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老破,你的确很聪明,懂得用徒弟命脉的一线生机,造成对人形兵器材料的魔性抑制,只是可惜,我的人形兵器材料,并不仅仅只有一个,当然,我不否认,那个龙之子,的确是最特别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七杀有些遗撼,但是他却没有后悔,他是魔,为了成就大事,本就可以不择手段的,三大高手之间,谁与谁都不是朋友,破军的正直,就是他致命的原因,这一点,七杀不同,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贪狼也上前一步,说道:“紫瑶是我看着长大,身俱奇脉,不过破锣还真是有一手,竟然连我没有想到,他竟然这么容易就破了七杀你的魔根,那个男人,不仅没有被魔性控制,竟然还有强大的突破,可以与我们并肩。”

    七杀无所谓的笑道:“那又如何,只要我们联手,还怕一个乳嗅未干的小子,贪狼,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事,一定会做到的,只要杀了老破,神谱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还有什么事,比成仙更让人期待,世间的财富与权力对我来说,没有半分的意义,此刻杀破锣,好像并不需要太费力,紫瑶------”贪狼一声冷喝,一直未动的紫瑶已经面带邪气的转身过来,剑指破军。

    破军刚才大意之下,没有仔细的察看,此刻心惊之下,叫道:“魔舍利-“不错,我已经给紫瑶种下了魔舍利,她会成为新一代的魔女,也算是我得到神谱的报酬,七杀,提醒你一声,让她去杀龙之子,会易如反掌,因为我感受到,在他们之间。情根已种,只要杀了龙之子后,让紫瑶清醒一段时间,她会疯狂,失去理智,然后道行毁灭。沦为真正的魔,一生供你驱使。”

    七杀很满意的点头,轻轻的看了紫瑶那带着邪魔气息的脸庞,说道: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紫瑶,杀了他------”贪狼也很满意此刻他的计划成功,让这对师徒沦为生死相对的仇人,看着破军戾气重生,一副恨意浓浓的爆怒,他就高兴。因为这么多年来,他总是在破军地光芒下,三大高手。贪狼永远都是排在第三位。

    他随意的放纵,无欲无求,是因为有一天,他要把这个男人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紫瑶,我是你师傅-----”破军很是伤心的大叫,但是剑还是如雨的挥下,绝不留情,一脸冷峻的紫瑶,眸里神光有些麻木。只知按命令杀戮,因为她已经被魔舍利控制,根本分不清哪个是敌人,哪个是朋友。

    掌劲如潮,挥出涌动,破军必竟是绝世高手,身形一纵,就已经凝聚了体内强大的不灭真劲,用一双掌。对紫瑶那凌厉地剑气,只听到空气里发出“当当”的碰撞之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而贪狼与七杀。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。今天一定要把破军灭掉。不仅仅只为了他身上地神谱。更因为没有他地存在。天下不再有他们担心地对手。

    四周远窥地幽阴人也是心惊不已。东方绝顶高手地死斗。激发地能量。强大无比。如果没有太阳神力量地传继。根本没有一丝抵御地希望。

    拥有了魔性。紫瑶地剑气更是阴毒。每一式都带着致命地杀戮。

    但破军是他地师傅。趁着剑势稍稍转瞬间地空隙。身形已经窜出了剑网。但是这一刻。贪狼、七杀、还有冷漠无声。如活死人一般地人形兵器。都动了。

    “想走。怕是没有这么容易

    两记掌力地合击。山崩地裂。那脸无表情地人形兵器。已经化成了刀状。凌厉之势。锐不可挡。已经突破了破军地护身罡气。一抹血色地雾气笼罩空间中。在他地胸口。剑伤之上。再添了一记刀伤。这一刀给他留下了更深地伤。

    最后地爆炸,破军脸上一片通红,似乎知道此刻不走,今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,在四人的围攻下,身形爆纵而起,大喝的声音:“万军破------”

    这是破军修练最玄妙的强大攻式,他本身也是从军队而出的绝世强者,此刻冷然的爆发,让空气里凝聚着的爆炸气息,比任何炸药的都要浓郁得多。

    强者就是强者,就算是受伤之下,爆发地力量,也不容人小觑,至少贪狼与七杀已经后退,唯有紫瑶与人形兵器的人体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轰轰-----”炸响的震雷之声,终于传出,两道身影,已被这种强大的气劲反弹而出,紫瑶蹲下,不抑吐出了一口鲜血,而人兵却一动未动,似乎世上已经没有力量可以伤到他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根本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等那烟雾散尽的时候,破军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,功亏一篑,还是让他走了。”贪狼有些生气的发泄着不愤,没有想到,他们如此强大的四人联手,也没有把破军斩于刀下。

    七杀却冷冷的笑道:“这才是真正破军的力量,如果他太弱,我真地会很失望,真是期待,下次再与他见面。”

    贪狼一愣:“你有办法可以打赢他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受伤,想恢复却不是一天二天地事,只要我彻底的驯服融合人形兵器地力量,他就算是真的进入神境,我也要让他元神俱灭。”

    贪狼转身看着那默然无声的男人,有些羡慕的说道:“算你七杀有本事,竟然可以同时让两个人体恢复刀意。”

    七杀也转头看着这个男人,轻轻的点头,说道:“我也没有想到,第二个苏醒的人,竟然是会他,也许这就是所谓血脉灵感间的一种呼唤吧,不过,正好唯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贪狼说道:“既然咱们的交易还没有完成,我们就先回云仙岛,那里有助老破恢复的药材,不能给他这个机会,七杀,你要命令你的人,全力追杀,他不死,迟早会是祸害。”

    拥有同一个敌人,他们就是朋友,只是不知道有一天,破军真的不在了,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像此刻这般的融合。

    四人分批散去,而幽阴人也离开了,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,在那地里,竟然慢慢有浮出一个身影,那就是破军,他根本就没有走,并不是不能,而是不想,这种方法最简单,但是却最有效。

    贪狼与七杀都是聪明人,但是太聪明的人,却往往容易被自己欺骗。

    就像他自己,就聪明反被聪明误,误信了贪狼数十年,还好,他可以堪破天机。

    手已经在胸口破衣处一扯,一个装满鲜血的皮袋已经托在了手掌上,轻轻一动,那皮袋已经破成了碎片,他根本就没有受伤,这一切,都在他的掌握之中,只是他也知道,以他一人之力,要战胜贪狼与七杀,是根本不可能,何况还有人形兵与不愿意伤害的紫瑶。

    看了看七杀的方向,又看了看贪狼的方向,破军终于还是选择了贪狼这方,不管如何,他也要先把紫瑶救出来,这么多年,在他的心里,紫瑶早就已经是他的女儿,或者比女儿更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关于她血脉的一抹天机,此刻才刚刚发挥作用,她绝对不能出事的。

    破军再一次的离开,这里才真正的恢复平静,除了地下几个真劲爆成的土坑,这里如安静的林间之湖,连一个涟漪也没有。

    每一个杀戮,萧秋风都会选择离开,进行下一段的旅行,但是这一次,在东方明珠塔上屠杀了凶杀之子以后,他却没有立刻离开,这里给他的感觉,太熟悉,就好像,是他的家。

    热闹的人群中,响动着欢快的笑声,萧秋风有些很莫名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鲜红的玫瑰在地下铺满,组成了一个心形的图案,而在那玫瑰花中,一条红色的绸巾,上面写着几个很熟悉的大字。

    “嫣虹,我爱你!”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喃语:“嫣虹-----”这个名字,似曾听说过。

    在小石城里,萧秋风也见过小伙子向姑娘示爱,一束玫瑰,羞喜的笑容,然后双手相牵,身形相随,那就是快乐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玫瑰,显得太过张扬,让人很不习惯,但是萧秋风的感觉,并不代表别人,四周很多轰闹的声音,在随着附喝。

    “嫣虹,我爱你-------”

    “嫣虹,我爱你-------”

    在玫瑰花中,伫立着一个很帅气的男人,优雅的神情,带着爱慕如潮的神态,头昂起,眸里闪动着万般柔情的期待,而在这花圃的四周,停着几辆很豪华的小车,估计就是这些闹事人停下来的,身份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示爱示得如此疯狂,倒显得有些别致了,萧秋风也很想知道,那个叫嫣虹的女人,会是如何的天仙貌美?

    “田公子,今天咱们东南四大公子齐齐出马,放心了,你一定可以抱得美人归,把嫣虹这夺东南之花拿下,只是你可不要忘记兄弟们的好处哦!”

    花丛中的田公子眉头一扬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那当然,放心,好处是少不了你们的,只要嫣虹接下我这串钻石项链,今夜黄金水城见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不同凡响,如此的钻石项链,怕也是天价吧,却如此张扬的拿出来,讨一个女人的欢

    只是那黄金水城,听着怎会如此的耳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