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七十六章 东方明珠之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东方明珠空中旋转餐厅,上海标志性的建筑,此刻,萧秋风就已经置身这里,还是如这一路行来,简单的一杯清水,细饮慢酌之态,很是优闲。

    服务亲善温和,让人有如归家的气息,这里号称东方最繁华的城市,的确能让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在这里,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。

    萧秋风翘着腿,虽然只有一杯清水,但是缓缓的喝入口中,耳听鼻闻,却在这种慢慢的旋转中,领略这个大都市的风景,黄浦江畔的秀丽,映入眼帘,就像把所有的一切,融入这杯水中。

    一身略略有些旧色的衬衣,看起来地摊货,其实只有萧秋风知道,这是他顺手牵羊,从某个阳台上取来的,绝对没有用一分钱,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身上散发那种自然而高贵的气质,估计已经被人耻笑几百遍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世上,往往不缺少自以为是的人,为了表现自己,喜欢捉弄一些看起来比不上自己的人,来显示自己的了不起。

    这会儿,电梯开了,随着一个趾气高扬的年青男人,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步伐走了进来,气氛都增添了火热之势,一记很轻浮的口哨,这个男人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看到他,看到他脖子上,比手指还粗的金链子。

    “小妞,过来,给爷找张台子,记得,要靠窗边的。”四周的人都抬头,聚眸而望,年青人十分的得意。手一摆,在他身上紧跟着地七八个看似保镖样的大块头,已经分列两旁,慢慢的跟随而进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很不正经,但是看着他还有他身后的壮汉,就算是心里如此之想,也没有人敢说出来,俗话说,宁得罪君子。也不得罪小人,这个男人,模样阴冷,怎么看也是小人一个。

    一个服务员有些小心翼翼的上前。恭身行了一礼,说道:“这位先生,不好意思。窗边的台子都已经满了,不如给你八号桌如何?”

    旋转餐厅,说是餐厅,但是大家到这里来,也并不是为了真正的用餐,而是为了在这里旋转三十六度的观看上海的风景,用餐。只是顺带的。

    “放屁,我家少爷说在窗边地台子,谁要八号桌,给我滚,把你的经理找出来。不认识我家宁少,是不是想我们把这里给拆了?”

    年青男人没有开口,他身边的狗却已经咆哮起来,整个一副狗腿脸,表明着天大地大,唯我独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他已经看到了萧秋风,一个人,占据着一张台子,悠闲自得。空荡地桌面上。除了一杯水,什么也没有。看他长发披肩,一身旧色,怎么看也像是个街头流浪的歌手。说歌手那是好听,说不好听,那就是卖唱的乞丐。

    狗腿子就是狗腿子,主人地眼睛一使,他们就已经领悟到了,三个人,向萧秋风的台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,兄弟,你可以走了,不要打扰我家少爷看风景,没钱不要来这里地方,占着茅坑不拉屎,那太缺德了知道不?”

    好好的气氛,硬是被这句话破坏了,这里难到是拉屎的地方么?

    这些人很讨厌,而且嘴巴更臭。

    萧秋风眉头一皱,正待开口,一叠钞票,已经甩了过来,“啪”的一声,已经砸在了他的面前,然后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,把钞票拾起,从中抽出了两张百元大钞,扔在了萧秋风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正是那个年青地所谓宁少爷。

    “穷鬼,走吧,少爷我今天高兴,这是赏你的,不要在这里碍眼,扫了少爷我的兴趣,你得吃不了,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没有待萧秋风说话,他自已却已经坐了下来,就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。

    四周的服务生都怯怯地,不敢上前,这个人经常来这里,而每一次来,都是惹事生非,很让人讨厌,但是他们本就是流氓,没有人想找这种麻烦,而且都已经报警了,这一切,自有警察来处理。

    一种隐隐的杀气,已经涌现,萧秋风眸子渐渐的眯了起来,脸上有了一种很莫名的笑意,在这种轻蔑的污辱下,他竟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子,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坐的,我劝你,还是走吧,不然等下,可是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,接着爆笑的声音起来,不仅那宁少爷笑了,身后的几个大块头壮汉,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我宁嘉横,今天还真是得见识一下,等下会是如何的走不了,兄弟,听到没有,他还有帮手呢?”宁嘉横得意地笑着,嘴里不屑地说道:“如果等下我能走,那不能走的人,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是狠上了,无聊地生活,无趣的人生,他本就是在这种挑衅中,才得得到一点点的乐趣。

    萧秋天没有说话,杀气涌动,那些人终是来了,一步一步的追杀,倒真是很有耐性,今天,这一战杀戮,看样子是不可避免了,看着眼前的这个无聊的男人,他只能无奈的摇头,替他感到悲哀,自己找死,又与他何干。

    最后一口水,已经倒入了口中,随着喉间的蠕动,七指光芒凝固的冷箭,已经如蜂涌般的穿过了玻璃,发出“咔嚓咔嚓”之声,呼啸而至,直向萧秋风袭来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动,只是手中的那个玻璃杯已经飞了出去,一个小旋形的轨迹,三支箭已经被挡住了,而刚才气势凛人的宁少,却被吓出了一声冷汗,很是狼狈的滚到了桌子底下,什么时候,他见过如此的杀戮。

    但是他身后的壮汉却没有这般的走运了,有三个似乎被吓傻了,被三支利箭从胸口穿过,身体被这种力量带飞起来,挂在了石柱上,这一刻,他们已经成了尸体,鲜血涌现,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啊,杀人了,杀人了-----”随着这种惊恐的呼叫,整个餐厅里的人,都已经乱乱的逃窜,只有靠近萧秋风的这个男人,已经无处可退,因为随着箭同时出现的,是十多个凌然而至的杀手,这或者才是真正的杀手。

    一个才爬起来,准备离开的壮汉保镖,已经被提了起来,剑芒一动,就已经割破了喉咙,昂面倒在藏身桌下的宁少面前,一颤一颤的,生命一缕一缕的流逝,宁少捂着嘴,双眸腥红,脑海里,已是一片空白,而身下,被吓得流下了黄汤,染湿了裤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,真的很让人讨厌。”萧秋风的话一出,至少有六道致命的光芒,已经围了上来,杀死一个流氓,对他们来说,是可以疏略不计的,那只是试试剑,锋不锋利,除此之外,没有丝毫的作用。

    身形爆飞而起,一拳雷霆而击,速度之快,已经超出了眼前的感受,那个冲在最前的杀手,已经被这一拳击中,发出爆炸的声音,从身体里传来,接着,身体裂开,尸分六块之多。

    “杀------”随着这抹杀的声音响起,萧秋风发现,领头的,正是又一名凶杀之子,看样子,凶杀七子,真的是与他不死不休了。

    星日力量,已在他的手挥间,抡出了六轮心血之力,红得像血,一连劈死了四个杀手,有一个是被割断了脖子,脑袋已经搬家了。

    而且一直滚到了桌下,滚到了宁少湿漉漉的腿间,那双阴毒的眼睛,至死也不瞑目的眼神,让他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身形从玻璃中穿出,球形的餐厅还在旋转,但是在那球体之上,萧秋风身形伫立,迎风招展,几个被丢下去的尸体,已经惊动了很多人,警车长鸣之声,对他们来说,却没有丝毫的作用,根本就没有人在意。

    六个杀手已经合围过来,手中的长刃如虹,挥出六道彩光,只是风景虽美,却是会让人致命的,萧秋风身形如风一转,带起了一股旋风之势,六柄剑都被他一掌抓在手里,暗劲一涌,“当当”几声,剑已经断剑块,化成了飘絮一般,逝去。

    一个杀手脚势掏心,被萧秋风拧住,甩了出去,身体撞在了钢板之上,血肉横飞,外墙立刻如出现一个太阳,殷红如血。

    手已化,化成了龙爪,锋利之态,比世上任何的宝剑都锋利,身形急进,连连几转,又有六个杀手,被割破喉咙,无声坠落,每每响起“啪啪”之声,成千上万人,盯着几百米的旋转球体之上,看着凌然的杀戮。

    这一刻,龙组已经赶到,警察也已经赶到,但是死亡的身影,依然未绝。

    孙庆煜正准备行动,却被夜鹰拦住了,他并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这种战意中,让警察上去,除了送死,并没有半分作用,而此刻,他只是想知道,那个飘忽如神龙般的身影,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他么?”醉鬼一副惊撼的表情里,也带着莫名的恐慌,这还是人么?

    球体边上,出现了一个身影,声音传来:“我是超人,我是风,我是小鸟,我可以飞---

    那个可怜的宁少,被吓得神经失常,已经展开双臂,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小鸟,从高空中做了一次飞人,生命中最后一次的飞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