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七十五章 沿着熟悉的路前行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一刻,又一轮的箭雨袭来,三十几个杀手,各司其职,钨金箭轮番放射,都想致萧秋风为死地。

    刀心之力,已经进化到六轮之多,双手运动星芒的力量,凌然发出,只看到淡淡湖空中,出现了白芒闪动的刀形,六轮之刀,一闪而没,六声惨烈的死亡嚎叫,已经高亢的呼出,让人有种血色凄迷的狂乱。

    凶杀之子,已经挥刀而上,趁着这刀心之力散尽,新劲未生之前,他抓住了最恰当的瞬间,雷霆的刀击,已经从天而降,气势汹涌,但是对一般的高手或者有用,对萧秋风来说,气劲止而未尽,力量随即而发,根本不会有再凝功的问题。

    身形如风一摆,手掌已经握住了刀身之上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就已经把刀截成了三断之多,而另一只手,如灵蛇出洞,弯蜒没有任何前进的轨迹,眨眼之间,就已经袭到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一记内敛的重拳,已经正中他的胸口,血水喷吐,身形爆退,掉在地下,不住的喘息,内脉之力已经被这一拳击溃,身形缓慢,已经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几个杀手飞扑而围,都被萧秋风踢开,而他已经向凶杀之子欺身而上,一记脚力,已经提起踏下,这个可怜的男人,瞬间被踩碎了脑袋,连最后的哀叫都没有发出来,就已经魂飞魄散,成了死人。*****残酷的杀戮景象一现,萧秋风心里的戮意更盛,手起。空气被凝固,威然而神圣地气质下,是绝世霸者的力量,在这里横行,这种属于星日的力量,可以融入大自然中,掌控一切。

    爆炸声起,剩下的几个杀手,被炸得肢离破碎,如死鱼一样的。漂浮鄱阳湖中,成为水中生物的食物。

    风起,只有血腥的气息,在这里慢慢飘扬。萧秋风不见了,这里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第二天黎明时分,第一缕光线露出地平线的时候。鄱阳湖的巡船才发现鞋山地惨杀景象,几十具尸体几乎没有一具完整,这个消息,立刻传到了京中国安部,龙组高手,也立刻被调派南下,这已不是一般的警务人员。可以处理的案件了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场杀戮,萧秋风对这里的风景已经没有了兴趣,悄然地离开了,试问天下,又有谁可以捕捉到他的行踪。^^^^除非他停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的,龙组三大高手夜鹰、醉鬼、淫贼,已经来到了鄱阳湖地鞋山之上,实地查看了这一场杀戮的现场,从那塔上、地上、湖里各种痕迹,他们可以在内心之中,想象着这一场残酷的杀戮之战实况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种钨金利箭,更是让他们触目惊心,他们虽然也是国家特级的高手,但是这种专破真劲的利箭。没有哪个可以自认接下。

    夜鹰开口说道:“这个人能在这种截杀中安然的离开。几乎已经不能算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淫贼问道:“夜头,你怎么知道。这被截杀之人,安然离开了,说不定他们同归于尽,尸体在湖里,还没有捞起来呢?”

    自从京中一战,夜鹰已经成为龙组的一级组长,但是看着眼前地一切,他都有些惊怕,这已经超出了他最大的想象,那个高手的厉害,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醉鬼没有看淫贼,只是说道:“三十六具尸体,没有一具是完整的,而且手法残忍,干净利落,而且你们看,这里根本没有炸药的气息,但是四周炸坑累累,可见是内劲强大造成了爆炸,拥有这种力量地人,当然可以安然的离开。*****”

    夜鹰走到其中一个土坑的面前,说道:“淫贼,如果你不相信,你可以挖挖看,给你三天的时间,看你能不能挖出这么大的土坑。”

    淫贼撇了撇嘴,不敢再怀疑,而是转问道:“这种强大的人,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也想知道,既然有第一次,一定也会有第二次,醉鬼,你有没有收到消息,听说我们的朋友又现身了?”

    夜鹰的话,有些很是莫名,淫贼并不太懂,但是醉鬼却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上次是在香港,这次是鄱阳湖,那么下次会是在哪里?你想,会不会是上海

    淫贼不抑的喝道:“喂,你们说什么,什么香港,什么鄱阳湖,什么上海,说明白点行不行?”

    但是夜鹰却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的喝道:“这里地后事交给警方严密处理,告诉他们不准外泄,我们,去上海。****”

    上海,东方第一大城市,位于长江入海之口,随着萧秋风慢慢地进入,一种久违的感觉,已经涌在心头,这个地方,给他从来没有过地亲切,看着那种种高楼建筑,脑海里意念滚动,如雾里的花色,虽看不到花形,却闻得缕缕花香。

    所以,他停了下来,却也给凶杀之子,第二次截杀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萧家的凤兮,也感受到了上海气势的异样,大量莫名的人,已经涌入属于萧家的地盘,一时之间,东南呈现风雨之势,战意滔涌,但此刻,凤兮也不知道,这一切,皆因为萧秋风的到来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,就算是有再大的危险,她也会去见他,三年一别的辛苦,或者也只有她们这些女人才知道,宁愿死,也不愿意再分开。

    “凤姐,我感受到杀气,这些天,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,就不要外出了,我想这里会有大事发生。^^^^”小陆子从被萧秋风命令驻守萧家以来,这些年就没有离开过,不仅如此,更为东南的帮派训练出一批批高手,特别是最早的铁血卫队,更是雄霸一方,所有混在黑道的人,只要提起他们的名字,都会翘起大拇指,在他们眼里,那是最强大的实力。

    凤兮虽然不会武功,但是很明白小陆子的感触,闻言已经下达了最紧急的命令,整个东南都动起来,监控所有可疑人员,对萧家的四周,又加大了更紧密的保护,无论何时,萧家总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就在缺少强大高手时候,凤兮已经接到了露丝的电话,她已经到了东南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两人就已经见面了,这一路从北美而来,说是万里之遥一点也不夸张,每每几次,差点碰到,却又在转瞬间逝去,那个男人行动实在太快,就算是坐飞机,也追不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,秋风到了东南?他、他为什么不回来?”

    凤兮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,她本是一个冷静沉着,遇事不惊的女人,这么多年的磨练,她早就已经老来成精了,除了这个男人,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事可以让她动容。

    露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说道:“看样子我的猜测没有错,老公的确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,所以,他这一次根本只跟着感觉,想寻找往日的记忆,正因为这里有着他生活的印记,所以才在这里逗留。”

    凤兮立刻大叫:“不行,不行,我们不能再让他离开,我这就去,亲自去找他,一定要把他找回来,你知道,没有他,萧家所有人都熬得几辛苦。”

    露丝却拦住了她,说道:“凤姐,不光你们,京中,中东,还有香港,只要是他的女人,哪一个不是在承受着思念的煎熬,但是这次事,急不得,老公的所到之处,皆跟着一大批凶残的杀手,这些杀手,很强很强,我曾经遇到一个,以我的力量,都只是与他们打个平手,为了你们的安全,此刻不宜外出。”

    凤兮一听有人追杀萧秋风,还能不急,叫道:“他有危险,我要救他,我要调所有的力量,帮助他。”

    露丝苦笑,心想,以他此刻的力量,他们还能帮什么忙?

    “凤姐,M国的金门大桥之战,你应该听说了吧,那一战是我亲眼所见,秋风力量的强大,与以前相比,几乎是翻天覆地,把整座大桥掀翻,也只是吹毫之力,所以追杀他的杀手,对他是没有丝毫作用的,前几天,在鄱阳湖里就发生过一次狙击,但是三十六名杀手,全被杀死,无一生还,所以你不需要担心。“

    “真的么,秋风真的没有危险?”

    见凤兮如此的担心,露丝说道:“我会小心的跟着,如果真的需要帮忙,我会马上联络你的,凤姐在家等消息就行了,免得生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露丝都已经是世界级的一流高手,也如此的说话,凤兮不懂武技,当然很是相信,也只有点头答应,不过又特别的叮嘱:“露丝,不管如何,一定要让老公安全的回来,知道么?”

    这不需要交待,露丝当然理会得,这一次,他抛开了中东所有的事务,全力的追随在他的身后,不就是因为这个么?

    而在这一刻,龙组的三人,都已经赶到了上海,一时之间,各种势力交杂,形势突变,本来安静的东南,因为萧秋风的蓦然回归,带来了腥风血雨,一片杀机,但是身处其中的萧秋风,此刻却是最闲暇的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