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七十四章 追杀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个消息的确振奋人心,赵若辰更是抑不住的狂动,泪水已经从腮边溢下,三年来,她从来没有哭过,不想因为自己的软弱,而让这些长辈牵挂痛心,所以,她的坚强,依然如昔。

    但是只有身处其中的女人,才能知道,她熬得有几多辛苦,忽略一切生活的感受,她也只是为了活下去,因为想那个男人多一些,她会疯狂,她会死掉的。

    “真、真的么?老公真的还活着?”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,生怕这只是一个幻觉。

    丁美婷上前,握住了她的手,很是真切的点头,说道:“若辰姐,真的,据说萧大哥在香港露过几次面,有人亲眼看到了,只是可惜,他好像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,不记得我们了”

    但是赵若辰已经激动的叫起来:“不怕,不怕,只要他还活着,活着就好,一切还有希望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她立刻抱过了欣欣,自己可爱的女儿,重重的吻了下去,惊喜的叫道:“欣欣,宝贝女儿,爸爸、爸爸就要回来了,你想爸爸么?”

    欣欣胖胖的小手,已经抚摸在她的脸上,嫩稚的声音,带着一种娃娃的无邪憧憬,喊出了:“爸爸、爸爸”对父母的亲近,这也是孩子的天性。

    “是的,欣欣,你马上就会有弟弟妹妹了,他们会陪你一起玩,你绝对不会孤单的。”泪水虽然没有滑落,但是在眼角里滚动,梦清灵在煎熬了三年之后,也迎来了春天的希望,本以为人生再一次陷入了无限的痛苦,却没有想到,上天又给她们带来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几个老人也是闻之伤心狂动,这一刻的流泪。所有的人都知道,那是欣喜的眼泪,只有欣欣是最开心的一个,看着这么多亲人围着她,幸福的笑容,她开怀的笑。就像是纯洁地太阳。

    “若辰说的没有错,只要那小子还活着,就是最好的消息,清灵,晚上弄些好吃的,我们一定要养好精神,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而这样地一幕。在东南地萧家。也是一样地重演着。萧秋风地离去。霍沁荷始终没有机会东南一行。所以两家地事情。除了舞与凤兮几女说了。知晓一下。萧家人并不知道。在京城。萧秋风还有一个家。一个父母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。终于有消息了。三年。三年了。妈这日子过得。真是生不如死。”三年地时间。因为思念与焦虑。田芙老了很多。两鬓都已经染了几缕地白霜。但是此刻。抱着怀里不断挣扎扭动着地思佳宝贝孙女。她终于稍稍地展颜欢笑。

    只有萧远河有些担心地问道:“凤兮。这是真地么。小风真地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凤兮早就已经兴奋过了。所有地消息。她都是第一个知道。闻言轻轻地点头:“是地。秋风有消息了。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出现。是在M国地金门。露丝亲眼所见。舞已经传来过消息了。但是一直到了香港。等胡头看到。这个消息。凤兮才敢说出来。露丝可能是因为思念过度所致。但是胡头他们绝对不会。那是真地。老公真地还活着。

    萧远河这才激动地点头。说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。这小子。没有他地日子。这家不像家。人不像人。真是难熬啊。如果不是有这两个小家伙。萧家估计已经没有什么乐趣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东南萧家所有的人活着,所有的寄托,都只有这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思佳,可爱地小女生,此刻已经三岁多了,一双乌黑的眼珠不停的转动着,灵活而显示着聪慧,看着爷爷奶奶激动的表情,她像是在沉思,为什么?

    而被萧远河抱着的,可是萧家真正的宝贝,也是凤兮生的,那个唯一的儿子萧慕天,也是刚过三岁,只比思佳小了二十多天。

    “慕天,乖儿子,你知道么,你的爸爸就要回来了,你高兴么?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为萧秋风出现地消息而欢欣鼓舞的时候,他却如一个游子般,一路向北,肆意的游荡着,踏上这片东方的土地,萧秋风感受一种亲切,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这才是家的感觉,所以就算是想不起什么,但他知道,前方一定有人要等待着他的归来。

    七杀已经失踪了,就算是破军也察觉不到他的位置,但不会有人知道,在西方,又一柄人形兵器的材料已经苏醒,七杀已经很隐密地处理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转移目光,他临走前,已经对萧秋风下达了绝杀令,属于七杀地力量,已经随着萧秋风的回归,洪潮波动中国大地,整个世界,许多地高手,都已经尾随而至。

    此刻追在他身后的,已经不止露丝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萧秋风力量实在太强大,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进攻机会。

    鄱阳湖,因为欣赏秀丽的风景,而多停下了一天,在那鞋山高塔之上,萧秋风沉醉在夕阳无限好的金黄天色里,从日出到日落,萧秋风至身塔内,运行着身体里强大的星日诀真劲,与碧波荡漾的鄱阳湖连为一体,感受着生命的活力。

    一种凌然阴森的杀机,却已经把他包围。

    手弹了弹袖子,这一路走来,萧秋风已压制了身体里半边的魔性,感受着四周气息的邪魅,他只是淡淡一笑,夕阳光芒下,杀戮也会是一种美感,因为那会有血红的颜色,他没有动,只是敛练着气息,让自己异常的随意,那才是神境的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刻,所有祟拜他的人再称他为神,也许算得上是实质名归了。

    杀气渐渐的变得越来越近,而且似乎人数并不少,能在这鞋山如此环境里,布置出强悍的包围,这些人当然不是弱手,鞋山之所以称为鞋山,当然是因为形如鞋,西高东底,四面环水,根本没有路可以通行。

    萧秋风御风而动,渡水当然不是难事,而这些人,却藏在水里,如此之久,竟然不需要呼吸,内劲脉动的气息,实在算得上很是强悍了,至少也有几分修练的火候。

    风起,有着几分温柔,萧秋风感叹这种景色的动人,人已经轻轻的站了起来,伫立在塔门之中,伸腰运畅着呆座的身形,脸上很是平静,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湖水中隐藏的杀机。

    当夕阳落下最后一抹光芒,光线暗淡的那一刻,鞋山四周的水域里,已经发出“哧哧”的声音,数十道身形,杀机突然迸现,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冷喝:“放箭”

    连枪都无法伤到他,何况是箭,但是这一种箭,却比枪更厉害,按照七杀的说法,这种箭被称为钨金刺,或者杀伤力并不强大,但是他有一种特别的作用,那就是有被称为破气箭的雅称。

    任何高手强大的真气,都会形成周身的防域,而这种箭,却能刺破这种身体的无敌罡气,伤害到他的身体,实在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这数十箭的威力,不要说高手,就像是神,只要被射中,也会力量大失。

    箭快如闪电,三枝箭最快,已经从塔墙中穿过,从另一边冲了过来,气势依然未减,可见其锋芒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萧秋风却已经消失了,消失在这最后一抹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围紧放箭”声音再一次动了,但是这一次,萧秋风出现的时候,却在在那塔顶之上,昂天而啸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种箭,对我是没有作用的,你们这是找死”

    完,身形一顿,如流星般的直坠而下,扑向了飞身上岸的几名高手,这些人穿着水衣,气息强劲无比,每个人都是目露凶光,很显然,并非善类。

    而萧秋风一眼就看出了,那个指挥的人正是凶杀七子剩下三个的其中之一,此刻他可不会再像上次一样,对萧秋风只是围而不伤害,这一次正是受七杀所命,要萧秋风性命的。

    这些应该都是七杀培养出来的杀手,很是凶悍,而且个个都是高手,在凶杀之子的命令下,一批一批的扑上岸来,围向了高塔。

    萧秋风直扑身形还没有完全落地,又是几轮箭羽电至,挥手之间,白芒的色彩,在他的身体绽放,如一轮从天下掉下的满月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”随着声起,六个杀手已经飞起,手中利芒耀动的长剑,已经舞溢着冷寒的戾气,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根本就是死士,真正的没有灵魂,七杀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王,为命是从,被训练为成了无情的杀人机器。

    身形落地,爆炸声起,六个杀手,已经被这种强大的真气炸飞,两个被炸个血肉横飞,而四个已经被气浪袭中,掉入了湖水里,半天也没有见到他们再起来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再强大,也只是七杀手下的训练品,哪里可以与星日诀的力量相较量,更何况在萧秋风的身体里,还有七杀种下的魔种,那是一种进化的力量,在星芒力量的带动下,一日千里,此刻的萧秋风,比当初与凶杀七子大战的时候,强大了不止十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