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七十章 极品男人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萧秋风轻轻的抬起头来,用着一种很不同的眼光看着她,那绝对不是一般男人所表现出来的**,其实,以红姐的妩媚风情,性感身姿,任何男人色眯眯的看她,她都不会奇怪,可惜此刻的萧秋风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很寂寞,想找人陪----”冰水慢慢的饮入了口中,一股火热的气潮被压抑,那是他心情的波动,在这里,虽然很有感觉,但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红姐很是高贵的气质下,嫣然一笑,媚惑心生,这个女人天生的媚骨之态,怜世红颜的祸水柔情,表现得亦外分明,轻轻的说道:“你觉得我很寂寞?”

    “你虽然很寂寞,但是又很孤傲,总想找世上真正能了解你的人,我想,你此刻还没有找到,世人都不能真正的了解自己,哪里会去真正的了解别人。”

    红姐依然不为所动,但是萧秋风的水却已经喝完,他准备离开,这个女人虽然美丽,却不是他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这倒让红姐有些意外,每个男人与她说话的时候,总会找些莫名其妙的话题,来吸引她的注意,这个男人的话虽然没有说错,但想来也只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罢了,不过红姐并不讨厌,像由心生,这个男人,没有半分的轻浮。^^^^

    不然她也不会打破一惯的传统,从来不与男人说话的惯例,自动地坐到这一桌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就要走。难道对我没有兴趣,还是说没有信心可以吸引到我?”红姐没有站起来,只是声音响起。当然是对萧秋风而说,而且带着几分刺激的诱惑味道说:“如果你能吸引到我,说不定。我可以陪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男人与女人,只是追逐与被追逐。至于谁主动,这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再说,能让她看上眼的男人,已经越来越少,在这为生活而忙碌地世界里。人性变得越来越是自私,像眼前这个带着纯然之色。没有一丝心潮异动的男人,她还是第一次遇到,在心里,她只是想与他聊一聊。

    她相信,聊只是不讨厌,但绝对不会喜欢,因为她已经不会喜欢任何人,对男人看得太透彻,让爱这个字,变成了一种很可笑的廉价品。

    萧秋风能明白这个女人地心思。甚至此刻她想什么。^^^^他也知道,此刻的他有一点倒不知道。正是因为梦家通灵术地作用,他才融附了星芒的力量,而此刻星日诀的大成,通心术,也随之在身体里显现,成为他本然存在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他坐了下来,笑了一笑,说道:“你不是我找的人,但是如果你请我喝酒,我可以说一说关于你地故事,当然,酒要好酒,故事却并不一定会让你高“好,我请你。”红姐没有再说一句废话,她很有兴趣知道,这个男人,真的可以知道她地故事,这个世界上,知道她故事的人不多,只有几个人,而唯一个可能会说出来的人,已经死了,死人是不会说话的。

    酒,的确是好酒,萧秋风已经很些年没有喝过这种极品的红酒,女人果然不吝啬,作为聊天的对象,的确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四周的人却不这么看,红姐芳名远播,每一个知道香港红楼的人,又如何不知道红姐地芳华绝代,冷艳如冰,倾国倾城,就是她地写照,这一刻,所有的人都羡慕萧秋风地艳福。

    就算当不了入幕之宾,光是这份亲近,也可以让任何人都敬畏他几分,因为红楼代表的就是香港最大的力量,傲天盟,没有人敢轻视它的存在。*****

    握住了她的手,很柔很细腻软嫩,红姐一瞬间的羞涩,却也任之,接着,萧秋风说话了:“天妒红颜,命运颠沛流离,你八岁丧父,由母亲抚养,十五岁开始,你的美丽已经传扬一方-

    萧秋风又如何知道这些,握着这女人的手,他所说的任何话,都是从女人的脑海里传来,只是通过萧秋风的嘴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红姐脸色变了,变得赤红愤怒,因为她的过去,不堪回首,她不想再提及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说话,萧秋风已经感受到了,轻轻的放开了她的手,最后一杯红酒已经倒入了口中,轻轻笑道:“谢谢你的酒,让我尝到了忘记了很久的感觉,人生充满着希望,你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萧秋风真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,难道不想让我陪你?”这个男人的确吸引了她,红姐承认,虽然不能扫床以待,但是做个朋友,却还是可以,但是他竟然没有丝毫的留恋,让她心里有些不是个滋味,从来没有男人给她这种挫败感。\\\\\\

    这个男人,似乎可以看透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要找的女人,我的爱,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属于她的记忆,虽然她的记忆中,有很多个美丽的身姿舞动,但没有这个女人,他要找到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萧秋风走了,红组有些迷乱的喝着红酒,竟然有些醉了,自从加入红楼以后,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的沉醉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酒吧的门口,被推开了,几个粗壮彪悍的男人走了进来,在他们中间,尽职的保护着两个女人,两个很漂亮很优雅的女人,她们的魅力,并不比红楼的老板娘红姐逊色,甚至在青春风彩中,稍稍的胜了一筹。

    人群中,自觉的退开了一条路,因为在这些壮汉的胸口绣着傲天盟的标志,表示着他们的霸权,整个香港的地下势力,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傲天盟十三妹与青萍儿的声名,比总督更大,总督随时可以更换,但是傲天盟的主人,却永远都是这两个女人。\\\*\\

    有人已经认出了两个女人中的一个,就是青萍儿,与十三妹并称为香港两条凤凰的女人。

    冷眸扫了众人一眼,竟然没有一个男人敢多看她一眼,她是很美,只是这种处在万仞山巅之上的女人,并不是他们可以采摘欣赏,如果想多活一天,还是老实一点才好。

    另一个女人也很美,但是却没有人认识她,如果萧秋风在这里,可能会感到熟悉,因为她正是东南黄金水城红楼中,最美艳的四位公主之一的玉婵。

    声未出,笑已经露,玉婵的嗲娇之态,就算是当初的萧秋风,也不堪承受,那几乎可以让男人软了骨头的声音,比春药的作用还大。

    “萍儿姐,你这么漂亮的女人,干嘛装着这副冷冰冰的样子,会吓坏这里客人的,走吧,看样子,红姐今天似乎心情不太好,竟然喝了这么多酒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脸色稍稍的平静了一些,但是扫了那里面看场的保镖,一个像是头头的男人已经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这个男人连忙说道:“红姐来的时候很正常,只是与一个男人聊了天,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青萍儿疑惑的问道:“你们没有看错,真的只是聊天,那个男人没有无礼?”

    男人头上都冒出了冷汗,说道:“帮主,我们盯得很紧,红姐还请那个男人喝酒,我们也有些奇怪,所以不敢疏忽,那个男人走的时候,红姐还试图挽留,但是那个男还是走了。”

    玉婵立刻插道:“莫非红姐动春心了,什么样的男人,这么了不起,你们,为什么不把那男人留下来?”

    男人一惊,有些委屈的看了看青萍儿,青萍儿摆了摆手,让他们如蒙大赦的退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玉婵,不要胡说,红姐不是这样的人,她很难再有爱的勇气,过去问问吧!”

    二人已经说着来到了红姐的桌边,没有开口,就已经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你们,玉婵,萍儿,你们这么有空,过来看我,来,陪我喝酒,今天我很想多喝一点。”红姐抬起头,脸呈现出一片红润之态,看样子,酒已经有些过量了。

    玉婵已经叫道:“红姐,虽然你喝酒不要钱,但是也不要这样的浪费,再说,这样喝,对身体可不好,要是让凤姐知道,她会很生气的,好了,出了什么事,告诉我们吧,我们一定想办法替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青萍儿却直接得多,问道:“那个男人是谁?”

    提到那个男人,红姐已经笑了,笑得有些神秘,声音似乎有些驿动的兴奋:“那是一个极品的男人,是我这一生中,见过最可以让女人心动的男人,他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,飘逸得就像风,如何也捉摸不到-------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,红姐这个被男人伤害的女人,竟在也会如此的赞扬那个男人,估计还真是不差。

    青萍儿倒只是苦笑了一下,女人天生就是为爱而伤却不知悔悟的动物,可怜的守着那一份坚持,却当成一生的幸福,红姐当初也是如此,她也是如此,在她身边的女人,又有哪一个不是如此?

    玉婵却不屑一翘小嘴,喝道:“什么臭男人这么好,倒让我去见识一下,本小姐思春思了三年,也没有找到这样的极品男人,我从来不相信,世上还有比他更风流的家伙,唉,这个王八蛋,也不知道究竟死到哪里去了?这么多人想他,也不见他回来,还真是狠心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