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九章 回归东方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很可惜,当所有的惨叫声恢复平静的时候,整座金门大桥已经不复存在了,两万士兵,能够爬起来的,不到二千人,而毁灭大桥的东方男人,在这一刻,身形消失了。

    露丝飞身离开桥面,趴在地下,拼命的嘶喊着,但是萧秋风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身后的屠神高手已经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是不是可以撤退了?”

    露丝连他的背影也没有看到,三年之后,这个心爱的男人,已经变得更加的强大,而且他好像已经不认得她了。

    “杀,杀掉这些王八蛋,给我狠狠的杀------”因为萧秋风的惊龙一现,带给露丝一种悲喜交加产生的戾气,她也需要发泄,这些可怜的M国大兵,才在大桥的断裂中捡回了一条小命,心有余悸的时候,杀戮已经展开。

    几百辆装甲车已经掉入海中,没有任何掩体的他们,被当麦子般的割倒,鲜血与大海相映,红红如火,染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以露丝这种强大的力量,也探索不到他的气息,但是她并没有失望,因为她很确定,失踪了三年的心爱男人,依然还活着。\\*\\\

    活着,就有希望,不是么?

    给远在中东的舞去了电话,把这个消息告知,舞作为大姐,这种事情,她知道如何通知大家,而露丝并没有在这停留多久,不管那个男人在哪里,她都会紧紧的跟随着,看着依然如火如荼。杀戮的战场,她只是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。已经人去无踪。

    “杀完收工。”

    这些可恶地人竟敢如此的对付老公,她要让这个国家知道什么是杀戮地力量,一波又一波的继续着。在承受了东方恶魔的残酷之后,M国又迎来了新一轮地杀戮。但是很可惜,这一刻,这个曾经最强大的国家,也变得十分地狼狈,因为他们处理不了。也没有人可以帮到他们。

    在任何战争都以着强硬姿态的国家,在这一刻。就如一只待人屠杀的猪,没有更好的措施来防范,他们也防范不了。

    异能组在这一次连串的恶魔大战中,损失惨重,已经没有可以使用地力量,两万士几乎全部挂掉,但是恶魔依然健康的活着,而幽阴人在失去了一个长老之后,已经很严重地对待这件事,对屠神的杀戮。\\*\\\不闻不问。他们只负责对付恶魔。

    面对着全民的指责,M国政府只有作出了一个不得以的决定。低下了头,向古老的东方国家求助,因为这所有的事件发生,都有着东方神秘力量的影子。

    至于想闹多久,也得看露丝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舞的存在,露丝从不任性。

    魔海之舟,只是一个海里的一个小岛,这个小岛,如一叶小舟,而小岛四周地水域暗流涌动,根本没有船只可以靠近,所以被七杀取名为魔海,而小岛,当然就被称为魔海之舟了。

    七杀一口鲜血,已经狂喷而出,种在龙之子体内地魔根,竟在被无形的力量,强势地扭断,失去寄托,这种反弹的力量,就算是七杀,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七杀很怒,但是在这种怒意中,却有了一种意外的惊喜,因为另一件人形兵器的力量,似乎带来了强烈的反应,在他的召唤下,发出了相合的感应回复。

    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

    人形兵器,只要完成一件,就已经足够了。*****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---破军,你不要以为一抹天机,就可以打败我七杀,天意不会总是向着你,这一次,我的运气比你好。”有了龙之子的教训,七杀已经决定,亲自监督新的人形兵器的诞生,种下这么多种子,总有一粒是可以给他带来希望的。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萧秋风已经回到了东方,回到了那个曾经很熟悉,但是现在显得有些陌生的城市,东方之珠香港。

    与西方完全不同的文化氛围,冲击着萧秋风心里梦般的神经,有些东西,他曾经也经历过,但是无论如何的想,却总是抓不住,那隐隐显现的一幕。

    但是他知道,这就是属于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先生,是不是去红楼啊,五十块车费,包括带路------”

    一个人,漫步在热闹的街头,萧秋风领略着这种舒服的感觉,连天空下的风与空气,似乎都让人闻到有些清香的醉人味道,而一辆车,停在他的面前,司机探出了头,很是怪怪的笑叫道。*****

    在香港这个不夜城来说,任何单身的男人,都会选择去那里,红楼的声名,就如这个国际大都市一样,几乎是无人不晓,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红楼,就是**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一个人逛街这般的无聊,当然是一个人,司机的眼睛也是很利的。

    “红楼-------”萧秋风暗暗的喃语了一句,这个名字,他好像有些印象,拿出了身上仅有的十美元,送到了司机的手里:“送我到那里,这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司机接过了美元,拿着抖了抖,确定是真的,这才以一副顾客是上帝的表情,说道:“先生,你放心,如果你还需要别的介绍,这里没有我不知道的---

    使用美元的人,当然是在国外混的,在本地人的心里,外地的都是有钱人,如果这个司机知道萧秋风拿出的,是他身上仅有的十美元,也许就不会这般殷勤了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听他太多的废话,当看到红楼这个硕大的招牌的时候,车子已经停下来了。^^^^

    “先生,要不要我进去帮你介绍,这里我很熟的,只要五十块,我可以------”但是当他自说回头的时候,才发现,车里的人已经不见了,竟然走了也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,司机吓出一身的冷汗,莫不是见到鬼了,但是鬼有用美元的么?

    与曾经誉响东南的黄金水城相比,这里气势更是非凡,三十几层的大厦,似乎只属于这家红楼,吃喝嫖赌一条龙,只要是男人**里渴求的,这里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三十几层的大楼,按照功能区的分别,一一的划分,在门口的示意图里,就可以看得明白,不过能在香港这种寸土寸金的环境里,购置如此一座大楼,的确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想去几楼?”不同的楼层,代表着不同的消费,门口里欢迎的美女很有礼貌,很是有兴趣的眼神里,带着一种暧昧的笑意:“我可以为先生领路。”

    一米八七的修长身材,长发有些散乱的披在肩头,淡淡的气质,略略有些冷漠的神态,刀削般的五官,神彩飞扬,绝对可以吸引任何女人的眼球,神与魔相融的力量,在他的身上,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味道,对普通人来说,这是一种诱惑。

    萧秋风没有这个兴趣,他只是一个观光客,因为红楼,触动了他心灵的某一抹神红,他只是来这里寻找一下,有没有属于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上去。”他拒绝,转身而走,留给了这个美女一个心动的背影。

    一楼,二楼,三楼------萧秋风一楼一楼的走过,待到了十六楼,他才轻轻的走了进去,这里热火朝天,也是这么多楼层里,最热闹的地方,拥挤的人群,狂动的音乐,都在这里渲泄着一天的郁闷与不快。

    一个酒吧台,一个小型的舞台,然后,疯狂的人们在呼喊,在嚎叫,香艳的气潮,在这里开始呈现,而越往上,越是男人神往的世界,一层更比一层,能得到享受。

    这是很奇怪的感觉,萧秋风慢慢的走过去,坐下,然后,要了一杯水,这种地方,对他来说,很有感觉,他知道,曾经的岁月里,他一定来过这种场所,虽然不一定是红楼,但是经历过。

    红楼虽然是一个让男人**的地方,但是并不缺少女人,特别是这里,有酒的地方。

    男人一天的疲惫,需要个放纵的地方,而女人也是一样的,这里就有不少行态放纵的女人,至少她们媚欲的眼神,与暴露的衣装,都说明着所有的心思,萧秋风不需要去探测,就可以一眼看出来。

    一杯酒,一个女人,香气怡人的迎来,媚态的脸上,带着很世故的内敛,这并不是一个少女所能拥有的气质,但是她的那张美丽的脸,却青春洋溢。

    “帅哥,我敬你一杯。”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,在这里的四周,有一瞬间的惊讶,至少有一半的人,已经把眼神注意到萧秋风这一桌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女人,并不是一般的女人,她叫红姐,就是这座红楼的大掌柜,每天工作空暇的时候,她总会在这里来喝一杯,这一点,常来的客人都知道,这对她寂寞的心房来说,也是一种消谴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这不需要怀疑,但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,却很少有人知道,美丽的容颜,就是她伤心往事的根源,人生就是这么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当她成了这里的掌柜那天开始,她的生命就出现了奇迹,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运,包括她自己。

    在这里,她就是女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