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七章 金门大桥之战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长老,放任东方人在这里横行无忌,我们幽阴人已经失去了尊严,请你相信,只要你们愿意,派出太阳卫队,我们就可以消失他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五位长老的威严,就算是被称为太阳之子的宙斯也不得不十分的恭敬,因为这里面,其中一位,就是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幽阴一脉,传自太阳神的后代,当然,这只是一种传说。

    “宙斯,你身为太阳之子,肩负着战将的美名,但是却连一个女人也解决不了,实在让我们很失望,这件事,你不需要再插手了,让五长老亲自去处理吧。”大长老一开口,他们五人之中,立刻有一个老者站了起来,轻声的应道:“是的,大长老,我就走一趟吧,看看这百年来,东方又出了什么奇才。”

    宙斯心里气恨,但是不敢再开口,五大长老很明显的对他这一次的行动失利相当不满,在他们掌握的世界里,从来没有这般的窝囊过,幽阴人不允许失去尊严,他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出去了,这里只剩下宙斯与大长老,也就是宙斯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孩子,骄傲的本性是要不得的,希望你能从中吸引经验,我们幽阴人虽然强大,但是世界上强大的并不仅仅是我们,去吧,等你领悟太阳的救赎,你就知道生命的真谛,那个时刻,你才是真正的强者,这个世界需要你和你一样充满着青春朝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宙斯仍然不是很明白,他已经过百岁,还算年轻?

    但是太阳的救赎,却是他生命的伙伴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在领悟着,只可惜,百年来,他没有领悟到。太阳神,究竟想告诉他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老人慢慢的离开,只剩下宙斯,静静的呆立在那里,四周浮出太阳的救赎图案。

    当凶杀七子变成三个人的时候,七杀终于下达了特赦令。让他们回归魔海之舟,神之子魔化的进境,他很满意,已臻大成,凶杀七子地作用,已经不需要了,人性的魔灭,需要最后一步的崩溃,那需要死亡。

    金门大桥。百年来最着名地世界级大桥。萧秋风地脚步已经踏入了这里。而在大桥地两端。强大地军队已经封锁。属于异能组与幽阴人地力量。也分守两端。所有这一切。只是为了杀戮之魔地存在。

    “下令禁严吧。我先去会会那个年青人。”五长老戴着一个冷漠地面具。声音里没有一丝地温度。说道:“我不保证。可以救到所有地人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残酷地高手面前。一切地救助都是无力地。五长老接受地指令。是消灭这个男人。至于死多少人。他并不在意。也不需要在意。因为没有人敢谴责他。

    他动了。在负责长官地命令下。两万士兵。在上百台装甲车地引领下。全副武装地向前搜索。这个男人就在桥上。这一点。不需要怀疑。

    五长老已经感受到萧秋风地存在。那种强大地魔力与杀戮气息。根本不需要特别地去关观。意识之海里。稍稍一探。就可以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手凝地利劲化成了无形地气刀。那辆双层公交车。已经被劈成了两半。幽阴人也是好杀地。此刻车子在突然之间被袭中。部分人根本没有机会逃走。已经随着车子一起掉落了大海中。惨叫地声音。响彻云天。

    “魔之子,你可以出来了,今天,就是你的终结。”

    五长老身体悬浮在空中,随风飘扬地衣袖,带着几分飘逸,但是那脸上见不得人的面具,却让这种飘逸多了诡异的气息,而且刚才那一击,却显示出他阴毒的心肠,致如此众多的人丧命。

    在没有魔气波动的时候,萧秋风是一个正常人,和善的对待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刻他已经从桥下跃起,双手各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,她们在车里,带给他快乐,微笑的脸庞,充满着幸福感染,所以,他救她们。

    如一个最善良地人,轻轻把两个吓呆了的女孩子放在了地下,他已经站了起来,冷冷的看着五长老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不是凶杀七子,但是在他的身上可以感受到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幽阴人的五长老------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这些杂碎,真是该死。”萧秋风仍然记得,正是因为幽阴人,紫瑶才会受伤,才会使用出幻化境地的一剑,弄得疲身无力,遭遇到凶杀七子的重创。

    或者这一刻,在他的脑海里,只有紫瑶,那是一份牵挂,然后剩下地,只有杀戮与死亡。

    就如破军所说,这只是一颗种子,早就已经在彼此地心灵中种下,魔有魔根,情有情种,到时候,就看哪一种力量更为强大,哪一力量可以在那个人体中占据主势,他就属于哪一个方。

    人形兵器,并非没有破绽,紫瑶就是这一抹生机。

    五长老眸里荡着戾气的光芒,轻轻一笑:“东方地魔子,这里不是属于你的世界,去吧,去地狱吧,你的杀戮,在那里,可以得到黑暗的永生。”

    如念着咒语一般的声音,悠扬的随风而动,空气开始变幻,凝聚成了一团,形成刀,化成剑,已经在萧秋风的身体四周,旋绕不定。

    无声的魔劲已经涌动,在周身布下了强大的防域,但是看着这个杂碎的幽阴人,萧秋风戾气重生,已经忍无可忍,被凶杀七子激起的魔性,此刻又一次呈现,连血液翻滚着的,都是杀、杀、杀的欲念。

    清明的眸子里,慢慢的变得迷茫,慢慢的变得疯狂,每到这个时候,他的力量,就会无限的澎涨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------”萧秋风理智沉沦的那一刻,他已经动了,心里此刻唯一的念头,就是把眼前的人撕裂,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太阳之光-------”随着五长老这四个字的吼出,空气形成了刀与剑已经变成了实体,在太阳之光的照耀下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风起,刀芒动,向着萧秋风身形之处袭去。

    萧秋风双手抬起,划出了刀心之力,这一刻的刀心之力,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白光芒闪,而是变成了透红的血色,这才是心之力最高境界的心血之刀。

    如绝世神兵,那空气刀剑所染的的瞬间,发出“叮叮当当”之声,然后被劈成两半,落地气化,恢复成空气,在眼前一一的消失,这种凝固之力,并不能挡住萧秋风的脚步,魔气更盛,人未到,杀意已涌。

    凌然的霹雳掌势,在上空响起,五长老身形逆转,随风而逝,这个东方魔之子的力量,果然强大,也难怪宙斯会抛弃幽阴人的尊严,狼狈而逃了。

    身体从天而降,五长老一百多年的修习真力,已经融入了手掌之中,遇狂则狂,遇强至强的萧秋风,竟然没有闪避,硬硬的接下了这一掌,一口鲜血,吐出,对这种伤势,他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从洛根家族出来,他已经受伤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    身形爆退,腰部却正好撞在了一条桥梁边的钢丝上,随着反弹之力,萧秋风又冲了回来,这一次,另一掌势,夹着魔性、星芒、刀心三力合一,与反弹之力融为一体,五长老一掌奏效,心里已然的放心,就算魔之子再强悍,也挡不住他百多年的修为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运转全力,试想一下把萧秋风身体震得粉碎的时候,这股反弹之力融生的新力量,却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脚步就算是陷到了桥面上三尺,也不能帮他止住脚步,一声惨叫之后,五长老身形爆退数十米,然后口中吐出的鲜血,已经染红了整个面具,微微抬起头来的时候,他变得更是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萧秋风修成魔,根本无畏痛苦,但是对幽阴人的五长老来说,享受了百年的荣华,他们实在太安逸了,痛苦的入腑,让他的脸都已经皱了起来,如果没有面具的遮掩,他的脸色,此刻一定很是难看,手还捂着胸口,身体在晃悠着。

    “命令部队,攻击-------”这一意外的变化,让指挥军队的长官很是惊讶,还没有让士兵从这种超人的打斗中回过神来,强攻的命令已经发出。

    这件事已经受到了国家最高总统的重视,处理杀戮狂魔的事,将会影响他的任期,不管付出任何代价,都需要把这个狂魔消灭掉,就算是两万士兵的生命全部失去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国家民众对这个狂魔的害怕,已经超出了任何一次的战争与恐怕袭击,而且让国家zf最愤怒是这个狂魔,无所顾忌,根本就没有隐藏自己,明目张胆的在闹市区展开血煞的杀戮,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对付他。

    这种事不可能发生,不然zf会失去民心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消灭这个魔之子,是一道死命令。

    萧秋风冷然一笑,看着身体颤动,暗中调息的五长老,却已经冲了上去,幽阴人要死,凶杀七子也要死,所有伤害过他的人,都一定要死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五长老已经有些心惊,这个魔之子似乎是打不死的怪物,这一刻,枪声响了。

    万声齐鸣,全只对着萧秋风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