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今年哪里有红包活动百六十六章 远方传来的消息

九月阳光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紫瑶已经被带回了云仙岛,在最后一抹意识即将逝去的时候,她只是急切的说出一句话:“师傅,救他--------”然后玉手紧紧的抓住破军的手臂,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“你个破锣,我早就给你说过了,你看看,你看看,紫瑶都伤成什么样子。”贪狼心里的气,外带着气劲滔涌,屋里的几个古典家俱,似乎承受不住这种怒意,已经发出了“啪啪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破军也没有想到,所算的有惊无险,竟然伤到了这个地步,不仅一身力量全失,竟然还中了一剑,有些事情,终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这个丫头也真是的,明明一身力量全失,竟然去给那个魔种挡剑,就算是找死,也不要这样做,不知道我这老头子看着很伤心的么。”贪狼又自言自说的埋怨起紫瑶来,看着那一剑,他都想上去拧下那个凶杀之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破军轻轻的点头,脸上有了一种安慰,那就是了,天道命运,就是紫瑶的机缘,有些事,挡是挡不住的,不如就顺其自然好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是需要休息一些日子,我保证,紫瑶会更健康。”心里有了了解,破军并不担心紫瑶的伤势,说着,一颗红润透着清香的圣果已经放入了紫瑶的口中,手在她的背影暗一运劲,圣果的汁水已经渗入,开始疗治所有的外伤。

    紫瑶重回师傅的关爱下,但是萧秋风迷茫的就像是世上最孤独的人,明明有家,却不知道家地路在何方,满身的伤痕。没有安慰,没有人相伴,他只是一个人。就如一只野狼。偷偷的躲在暗处,舔拭着自己地伤

    魔性地暴发。他整个人就如一把剑,一把杀戮之剑,任何企图靠近他的人,都只有一个字:死。

    为了他们,两列火车相撞。死了上千人,而此刻。几个赶来四周搜索地警察,正在对他举起枪的那一刻,已经被扭断了脖子,然后变成了肉泥般的,撞在火车的车厢上,如几副最残酷的水山画。

    在这种杀戮中,萧秋风找到了心理地平衡,他要继续杀戮下去,一直找到他需要的答案,他是谁?

    就算是他想休息。凶杀六子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因为他们一出现,萧秋风心里地杀气就会升腾。有发泄的**。

    从深山老林,到边域小镇,他们领着萧秋风,一步一步的进化着魔性,每到萧秋风平静下来,他们就出现,杀戮开始,然后他们消失,只在这个范围内出现的所有活着的人,都会变成尸体,萧秋风无法抑制心里的恨,他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愤怒。

    慢慢的,一种谣传,已经在M国整个国家里散布,国家里出现了一个恶魔,所到之处,尸横遍野,连当地政府想收尸,也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这种谣言,当然是有心之人散布出去的,这样,萧秋风这个人形兵器,就有更多的敌人,只要他不死,任何地磨练,都是必须地,感受着他无比的进化与强大,七杀望穿秋水,他称霸整个世界地日子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杀戮可以让他无限的强大,萧秋风的武之魄体能被激发到了无限的强大,魔性更是澎湃滔涌,脑海里唯一的画面,就是紫瑶,那就是一颗种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杀戮,也可以让他的理智磨灭,等到他心智彻底失去的时候,就是七杀可以完全掌握他的时候,那个时候,他就不再是人,而是兵器。

    军警,军队,越是严密防守的地方,凶杀六子就越是把萧秋风往那里引诱,随着上这种路程的继续,萧秋风的力量在无限的提高。

    以前是出现在他的身边一百米,五百米,当六子变成四子的时候,他们的形踪将更加的小心,第五子就是太过于放纵,被那个男人追到,被撕成了肉块,那残酷的血淋场面,连一向冰冷残酷的他们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,属于军部的科研小组,凶杀四子把萧秋风引了进来,当第一声枪响的时候,萧秋风狂暴的身形,成了神通广大的恶魔,三十个士兵,被一一的格杀,任何拿武器对着他的人,都必须得死。

    当萧秋风慢慢的拖着脚步离去,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,出现了两个身影,他们皆掩饰不住脸上的狂热,对刚才这个男人的杀戮,有着一种激动。

    如果萧秋风回头,或者他说不定会有些印象,因为这两人,绝对是他最熟悉的,三年未见,拉布与狼犬已经长大了,再也不是小孩子,一身狂霸的气势,带着浓然的凶悍,绝对没有人可以小觑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残酷的杀人手法,这个人,好像就是最近传说的杀人狂魔吧!”拉布在这三年里,杀了人至少已经超过了千人斩,但是若论起手法,还真是没有办法与这个男人相比,这个男人似乎就是一把绝世奇兵,天生只为杀人而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狼犬高大的身形,却一动未动,被拉布惊醒,有些幽幽的说道:“拉布,我似乎感受到他的气息,很淡很轻的,但很真实。”

    拉布微微一愣,急切的问道:“你说那个杀人狂魔,有可能就是萧少?不、不可能的,那个人就是疯子,走吧,狼犬,我知道你想念萧少,我也是,但是我们有任务的,既然杀人狂魔帮我们把这些麻烦处理了,我们应该去找我们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来这里,他们是被露丝命令,寻找一种武器能源,以配合狼牙最新的研制,只要新的武器诞生,中东的魔鬼兵团,就是永胜的王者,永远不灭。

    半明半暗地屋里。有着一种熟悉的气息,三年了,这个房间的灯就没有打开过。甚至连窗也没有开。就是为了留住那种气息,对露丝来说。这就是她一生生存下去地唯一渴望,唯一动力。

    三年了,她经过了三十六战地磨练,斩杀了世界闻之而变色的三十六个高手,而且早就已经融合了父亲天命传给她地所有力量。她恨自己,恨自己的弱小。看着心爱的男人,在她的面前消失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,轻灵地身影,慢慢的走了进来,映着那半明地光线,这是一张透着冷霜白玉,但是清香怡人妩媚的脸庞,却正是风华绝代,诱惑众生的舞。她也来到了中东。

    这里是心爱男人的东西。她们需要好好的守护着,期待着有一天。他还会回来,但是,三年过去了,她们找遍了整个世界,都没有这个男人的消息,他们没有失望,也没有沮丧,寻找仍在继续着。

    脸的冷漠,在看到舞之后,渐渐的有了一楼融合,轻轻的声音响起:“舞姐。”

    “露丝,我知道你很想他,我也很想,但不要伤害自己,如果他回来,看到你这个样子,他会很心痛。”

    虽然一次又一次的劝慰,一次又一次地再犯,但是舞还是又一次地提醒,这是她作为大姐,需要做的,有没有用,她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脸上地表情一凝,露丝眼角已经滑落了一滴晶莹的泪水,慢慢的滚到了脸庞,落到地下,轻轻的说道:“舞姐,我恨我自己,为什么帮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,我们所有的姐妹心情都是一样的,如果上天真的要他死,我愿意替他,露丝,只要有一丝的希望,我们仍然继续,不能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首领,首领------”门外传来了芭比的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是魔鬼兵营里最严密的禁地,除了露丝与舞几个少有的女人,这里就算是芭比也不可以进入。

    但是听她的声音,似乎出了什么急事。

    门在下一刻,已经被打开了,在门口,伫立芭比,还有模样秀丽一脸兴奋的平娜。

    “首领,狼犬与拉布传来消息,他们已经拿到了方程式---

    原来是这回事,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,但是平娜却已经接着说道:“两位大姐,狼犬说在那里他嗅到了主人的气息,真的,他嗅到了,但是却没有找到主人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舞惊动的身形,比露丝更快,一把把平娜的手捏住,喝道:“你说的没有错?”

    露丝已经飞身而出,联系狼犬去了,这个消息,的确是一个好消息,狼犬随着实力的提升,那种天生敏感的异能,也越发的犀利,如果他嗅到了那个男人的气息,说明这个男人绝对还活着,还有什么事,比知道这个男人还活着更让她们惊动狂喜。

    等舞与平娜还有芭比回到了厅里的时候,露丝已经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舞姐,我要亲自走一趟。”虽然目前魔鬼军营压力重重,但是没有什么事,比这件事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如果塔塔班真的要较量,就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,狼组可以应付一切危机。”声音一落,露丝的身形就已经到了厅外,接着车子隆响,如电般的飞驰而去,很快的消失在众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姐,主人真的可以回来么?”在这里住了三四年,每天每夜都期待着主人的回归,看着这些大姐一个个辛酸含苦的生活,她觉得心好痛,好痛。

    平娜的话得到了芭比的附合:“萧少是战无不胜的,世上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打败他。”

    精神的力量,真是不可小看,如果这句话,这会儿被萧秋风听到,估计他会尴尬死。